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陈小茹:“叙利亚模式”在冲突升级中渐显雏形

2012年06月19日07:30中国青年报陈小茹我要评论(0)
字号:T|T

  如果说一个月前,美国还在犹豫是否要“军事干预”叙利亚,那么,眼下奥巴马总统考虑更多的则是何时“动手”。美国外交政策顾问埃利奥特·艾伯拉姆斯17日坦言,考虑到即将举行的大选,奥巴马一直犹豫着是否武装叙利亚反对派,但从目前局势看,奥巴马总统已“不得不这么做”。

  叙利亚将陷入新一轮暴力冲突潮

  由于叙利亚冲突持续升级,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联叙监督团)团长穆德16日宣布,联叙监督团将暂停在叙活动,停止外出巡视。英国媒体分析称,这表明联合国-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安南提出的和平计划已经夭折,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将陷入新一轮暴力冲突潮。

  叙利亚反对派“全国委员会”17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在联合国宪章第七章的框架下,采取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手段制裁叙利亚。叙“全国委员会”新主席阿卜杜勒巴塞特·西达称,如果这一提议在联合国遭到否决的话,叙“全国委员会”将绕开联合国向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国家寻求援助,让他们尽早行动起来。

  本月4日,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在伊斯坦布尔举行全体会议,会议不仅推选出了新主席,整合了反对派力量,更在美欧情报部门的支持下制定了作战战略。眼下,通过设立在土叙边境“自由叙利亚军”大本营内的一个联络点,叙“全国委员会”可对反对派在全国的行动进行有效协调。仅从叙政府宣布的官兵阵亡人数来看,6月前半个月里至少有341名军人死亡,而3月全月的军人死亡数是176人,暴力升级已是不争的事实。

  美欧全力武装叙利亚反对派

  与叙利亚反对派呼吁相呼应的是,美欧及部分海合会成员正在全力武装叙利亚反对派。本月以前,美欧即便有心武装叙反对派,在面对一盘散沙的各派力量时也无从下手。然而,通过6月4日的伊斯坦布尔会议,美欧弄清楚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应该支持反对派中的哪些力量,应该将武器发给谁。因而,未来一段时间内,全力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将得到实际落实。

  英国《每日电讯报》16日称,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的代表近日正与美国驻叙利亚大使罗伯特·福特及叙利亚问题专家弗雷德·霍夫进行谈判。谈判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叙利亚反对派想要通过袭击哪些目标削弱叙利亚政府;二是叙利亚反对派希望美国提供何种武器援助。

  有消息人士称,美国高层正在讨论向叙自由军提供包括地对空导弹在内的重型武器,据称这些武器将由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两国政府埋单。在去年的利比亚战争中,美国曾向利比亚反对派提供类似的武器装备。

  有叙利亚反对派高层曾向路透社表示,反对派利用安南“和平计划”停火空隙,大量充实武器库,目前已获得包括迫击炮、反坦克导弹、火箭推动式榴弹等武器,并准备向叙利亚政府军发动新一轮更大规模的攻势。

  此前有报道称,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已出资在利比亚搜罗大批武器弹药,目前这些武器已屯积在班加西港口,将择机运往土耳其的港口,再经土耳其陆路送抵土叙边境的叙反对派手中。

  大战在即,大马士革重兵布防

  或许意识到大战将至,叙利亚政府军连日来已在大马士革四周布下重兵。

  “阿拉伯人在线”日前披露,各国恐怖分子进入叙利亚国内、参与旨在推翻巴沙尔政权的“圣战”,其中包括来自科威特、阿尔及利亚、利比亚、突尼斯等国的人员,他们或加入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或以“基地”组织分支“胜利阵线”名义进行恐怖活动,人数估计已经上千。

  虽然叙政府坚称在首都布下重兵是针对恐怖分子的,但有分析人士指出,防止恐怖势力渗透固然是一点,但叙政府作出这一决定背后还有两大原因:其一,反对派实力大增,甚至已实际控制了叙利亚中部和北部核心区域;其二,由于意识到政府军进行全境防御已不可能,因而转变战略,将全境防御转为重点防御,重兵部署在大马士革周围,就是要确保首都权力核心地区的安全,防止“叙利亚自由军”突袭,尽可能争取时间。

  美俄“嘴仗”背后动机相似

  围绕叙利亚局势,美俄两国连日来大打“口水仗”,而背后动机却惊人相似。

  继售武“嘴战”之后,美国媒体17日称俄罗斯黑海舰队“尼古拉·费利琴科夫”号正在驶向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船上装载武器,并搭乘有海军官兵,美国正在严密监视这艘舰只的动向。据称,这艘大型运输舰可装载1700吨物资和300名军人。但这一消息却遭到俄罗斯黑海舰队的否认。

  同一天,俄媒体援引以色列debkafile新闻网的报道称,美国即将决定对叙利亚实施“利比亚式”军事干涉,其中包括批准向叙利亚反对派输送武器的计划,以及决定美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的具体形式。

  有消息称,由于叙利亚独特的地缘地位以及美欧各自国内的问题,在叙利亚实施“也门模式”或“利比亚”模式的可能性都在减少,相反,“叙利亚模式”却日渐浮出水面。据称,对叙干预将参照北约对利比亚军事干预的模式,即建立小规模禁飞区和实施空袭,但美欧眼下讨论的关键问题是由谁来设立禁飞区,由谁来执行突袭?有消息称,可能会由北约成员土耳其出面设立禁飞区,而“叙利亚自由军”则承担突袭任务,因为眼下北约的政治意愿已无法和利比亚战争时相提并论。

  事实上,美俄都非常清楚,用一场战事来结束叙利亚的危机早已不可避免。对美欧而言,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何时开战、以何种方式开打,而这很可能取决于叙利亚国内局势在何时出现某种“标志性”的恶化。一旦这种“恶化事件”出现,美欧就很可能会绕过安理会对叙实施军事打击。目前,这种可能性正随着叙国内冲突的加剧而日益增大。反过来,对于俄罗斯而言,即便向叙利亚提供防空导弹、海防系统甚至派遣军舰都被证实是真的,那么,这些支持也就像当年的科索沃战争一样,从根本上讲,俄罗斯并不可能卷入其中,它想保障的只是叙利亚后巴沙尔时代的俄罗斯利益。

(陈小茹)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