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2012年美国大选 > 正文

分析称美国大选之前军事干预叙利亚可能性不大

2012年06月15日15:01中国新闻周刊[微博]陈向阳我要评论(0)
字号:T|T

6月7日,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为“叙利亚日”。这一天,他和联合国-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科菲·安南、阿盟秘书长阿拉比,一道向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汇报有关叙利亚局势的最新情况。

针对叙利亚最近两周内连续发生的两起大规模屠杀平民惨案,潘基文指出,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及其政府显然已失去了所有合法性。

同一天,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只要巴沙尔还在,叙利亚就没有和平、稳定和民主”。她还说:“只要巴沙尔交权下台,美国愿与所有国家合作。”

头天晚上,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代表在伊斯坦布尔就叙利亚问题召开非正式会议,提出巴沙尔必须交权并离开叙利亚。

而在6日于华盛顿举行的“叙利亚之友”工作组会议上,美国财长盖特纳则表示“美国希望所有负责任国家尽快采取恰当经济措施制裁叙利亚政权,必要时可采取《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规定的措施。”

由于《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包括在安理会授权下采取军事行动的内容,美国似乎再次暗示了对叙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实际上,近来法国、沙特、以色列等国先后呼吁对叙利亚动武。

对于军事干涉,中国和俄罗斯坚守一贯的反对立场。7日发布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声明表示:“成员国对西亚北非地区局势深表关切,反对进行武力干预或强行推动‘政权更迭’”。声明同时强调,“通过政治对话和平解决叙利亚问题符合叙利亚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内战迫在眉睫

事实上,近来此起彼伏的暴力活动已经让叙利亚局势危如累卵。潘基文警告说,叙利亚不断恶化的局势正在走向一个“临界点”,全面内战的危险真实而迫在眉睫。

今年4月,叙利亚冲突各方根据安南的六点计划宣布停火,联合国观察员负责监督停火协议的执行情况。但在此期间,反对派和政府军都定期传出有冲突发生、人员伤亡的消息。

令局势急转直下的是5月25日发生在叙利亚中部胡姆斯省胡拉地区的惨案。据联合国监督团观察员所做的初步调查,至少有108位平民被杀害,其中包括49名儿童和34名妇女,另外还有300多人受伤。凶手使用了重型武器大炮和坦克,死者中有的是被近距离射杀,有的遭受了严重的身体伤害。

胡拉惨案真相至今不为外界所知。叙利亚反对派和西方将矛头对准了叙利亚政府,而叙利亚政府则将杀戮归于“恐怖分子”。

中东问题专家马晓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正常逻辑来讲,政府军实施这次屠杀的可能性很小,在巴沙尔政权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其政府组织系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

马晓霖还认为,惨案极有可能是“基地”组织所为,这些人在当地无亲无故,期望通过制造屠杀来挑起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之间的内战,然后从中渔利。

他说,虽然政府不至于制造胡拉惨案,但凶手有可能是支持政府的极端武装分子或是政府组织系统的个别人所为。联合国引述接受访问的目击者和生还者的话说,大部分受害者是被支持政府的沙比哈民兵草率处决的。

“美国公布了惨案的卫星照片,但不足以证明胡拉惨案是政府军所为。不过,叙利亚当局有责任也有义务保护平民,难辞其咎。至于西方一口咬定是政府军所为,有其政治目的。”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东问题专家王联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5月底,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协调采取行动,驱逐叙利亚外交官。西方和阿拉伯世界要求巴沙尔下台的呼声再次吹响。

或许是受此鼓舞,6月4日,“叙利亚自由军”发言人萨米·库尔迪宣布不再受停火约束,借机打破实施还不足两个月的停火协议。另一个反对派团体也于同日宣布,将组建1.2万名战斗人员的新军事组织,以求推翻巴沙尔政权。

在叙利亚乱局日渐不可收拾之际,叙利亚中部哈马省一个名叫库贝尔的村子在6月6日又发生一起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平民事件,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有近百人死亡。

暴力活动愈演愈烈。据法新社10日消息,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称,支持叙利亚政府的武装力量9日打死83名平民,其中包括在对德拉镇的轰炸中死亡的妇女和儿童。

叙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分子已经在多地开始激战。美联社报道,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6月9日发生3次爆炸后,叙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分子开始了长达约12小时的交火。脆弱的停火协议早已被隆隆的枪炮声打得粉碎。

再给和平一个机会

对当前局势最感沮丧的恐怕要数联合特使安南。安南7日在联大坦承,他的和平计划并未得到落实,危机持续升级,暴力仍在继续。这是他自2月23日领命担任联合特使以来,首次承认他提出的六点计划并未得到落实。

抛开未能实现包容各方的政治进程不说,各方停止战斗,立即在联合国监督下切实停止一切形式武装暴力行为的提议也成了空谈。

局面为何如此?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殷罡认为,停火协议主要约束的是叙利亚当局和反对派。但在叙利亚兴风作浪的还有两股势力不听从停火安排,一是外来的“基地”分子,由来自伊拉克、利比亚等国的逊尼派极端武装组成;另一股则是教派民兵,现在叙利亚的任何教派都可能拥有武装。尤其是前者,有意在乱局中搅局。

“西方对安南的六点计划并不是真心支持,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也没有认真履行停火协议。”王联认为,“现在说安南的六点计划彻底失败还为时过早,但可以说接近于失败。”

为挽救濒临失败的六点计划,安南6月7日在安理会的闭门磋商中递交了新计划。计划的核心是设立叙利亚联络小组,把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对叙利亚政府或反对派具有影响力的地区重要国家——例如沙特、卡塔尔、土耳其和伊朗——集中起来,从而探讨从政治上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出路。

马晓霖认为,安南的新提议意味着再给和平一次机会。这一联络小组有着广泛的代表性,不是一边倒。倘小组得以成功组建,相信能提出公道可行的方案。

俄罗斯7日也提出了与“联络小组”方案思路一样的建议,提出召集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土耳其和伊朗等地区大国和国际组织派代表参加。

实际上,外界对于俄罗斯的态度格外关注。“巴沙尔能挺多久,取决于俄罗斯挺他多久。”马晓霖说。9日,俄外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说:“如果叙利亚人彼此在巴沙尔下台问题上达成共识,我们就很乐于支持这样一种解决办法。”

俄罗斯的这一表态引起西方媒体的热炒,因为这似乎很靠近西方提出的巴沙尔必须交权并离开叙利亚的呼吁。英国《卫报》认为,拉夫罗夫的这番评论显示,在国际上要求巴沙尔下台的呼声不断增高的情况下,莫斯科对巴沙尔的支持日益减弱。

马晓霖认为:“受美俄关系前段时间恶化的影响,俄不愿意在叙问题上配合西方的意图。但叙利亚只是俄的一个筹码,它会基于自己的国家利益来考量,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是推行且战且退的战略。但俄政策也有很大的摇摆性,很难从一时的表态判定俄不再支持巴沙尔。”

殷罡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实际上,俄罗斯的立场从始至终没有分毫的差别,它的表态是很有逻辑的。俄罗斯从来没说过,在叙利亚执政的必须是巴沙尔,如果叙利亚人民选择用选票抛弃巴沙尔,俄罗斯不会反对,这是民主的体现。俄罗斯反对的是进行武力干预或强行推动政权更迭。这与中国的观点类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6月8日表示,中方注意到近期安南特使和俄罗斯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中方对一切有利于缓解叙利亚紧张局势、有利于推动尽早启动政治解决进程的积极建议都持开放态度。

在国际社会寻求政治解决途径的同时,西方还是希望对叙利亚实施制裁。据法新社8日引述联合国未具名的外交官的话报道,英法美等国正在起草一份安理会决议案,提议对叙利亚实施制裁,并称在接下来几天就会投票表决。此前,中俄已经先后两次就叙利亚问题动用了否决权。

分析人士认为,从目前来看,在年底美国大选之前,军事干预的可能性并不大。王联说:“美国虽然嚷嚷着要对叙利亚动武,但它也明确表示,需要安理会授权,这就需要先过俄罗斯这一关。只要美俄之间达不成妥协,叙利亚僵局就会持续。”

马晓霖则认为,如果巴沙尔死扛到底,拒不下台,西方军事干预的可能性极大,最晚可能是在美国大选结束之后。(中国新闻周刊)

相关专题:

美国大选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terryl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