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穆巴拉克受审 > 正文

揭秘:埃及“幕后女王”苏珊·穆巴拉克

2012年01月21日10:41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许多埃及人对他们的前第一夫人苏珊·穆巴拉克不甚了解,但一些接近高层的人说,苏珊可能曾是这个国家的“幕后”掌控者,尤其是在穆巴拉克执政的最后几年里。一些政治分析师说,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她把这个国家推向危险的边缘。

令人奇怪的是,穆巴拉克家族统治被推翻后,苏珊却成了家族中唯一未遭牢狱之灾的人。如今,她的生活虽然不可与当年同日而语,却也足够富足安逸。

她就是政权

埃及动荡最初的日子里,开罗的大街在燃烧,但苏珊在给朋友打电话时,语气依然异常平静。她不相信危机已经到来,不清楚问题究竟有多严重,完全不知道“穆巴拉克帝国”正在倾覆。

据她的朋友回忆,这场动荡对于她来说“突如其来”。在其70年岁月里,尤其是最近几年,苏珊是通过一个“镶金的钥匙孔”看埃及的。在她眼里,开罗街道整洁美丽,路边种植着鲜花绿草,每一个埃及人快乐幸福。她不明白,为何一夜之间,昔日的支持者都成了激烈的反对者。

但苏珊并非一个强人背后柔弱的妻子。美国《新闻周刊》认为,在穆巴拉克掌权的不少时候,他只是一个“幻影法老”。在他当总统的最后5年里,他退居到旅游胜地沙姆沙伊赫,脑筋越来越糊涂,听力也越来越不济,生活起居离不开妻子和儿子的照顾。其间,苏珊的政治势力不断加强,把国家逐渐推向危险的边缘。

“她不是附属于这个政权,”一名女权主义者说,“她就是政权。”

一名前美国官员对《新闻周刊》说,随着穆巴拉克年纪增长,苏珊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越来越大,而且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穆巴拉克现在正接受庭审,而前第一夫人却全身而退。去年5月,她一度遭拘禁,就非法所得财富接受质询,后来很快获释,但340万美元财产和开罗一处别墅遭没收。

忠诚第一位

苏珊出生于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医生,埃及人,母亲是护士,威尔士人。她15岁时参加了开罗一个俱乐部游泳队,一份杂志曾采访过她,当时的她喜欢侦探小说和芭蕾,希望将来能当一名空姐。

她17岁时嫁给30岁军官穆巴拉克,很快有了两个儿子阿拉和贾迈勒。穆巴拉克担任副总统期间,两个儿子都在读大学,充满野心和好奇的苏珊也报了名。她在开罗的美国大学攻读政治学,最终获得社会学硕士学位。

苏珊在校期间学习努力,但始终把对国家的忠诚放在第一位。萨德·艾丁·易卜拉欣是苏珊的社会学教授,如今是一名活跃的民主活动家。他回忆了当年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学生是副总统夫人时的情景(苏珊以娘家姓注册入学)。那是在一堂课上,他批评埃及人因为早婚而致人口膨胀,当时的领导层(时任总统安瓦尔·萨达特)一边呼吁普通埃及人推迟结婚,一边让自己的女儿16岁就出嫁。

这时,苏珊举起手。她说:“这是总统的私生活,我们不应在这里讨论。”两人就这一问题争执不下,她坚持认为不应讨论“大人”的事情。易卜拉欣说:“他不是‘大人’,他是萨达特先生。”之后,苏珊退选这门课。

令易卜拉欣意外的是,第二年,苏珊选修了他的所有课程。后来,她还把易卜拉欣引荐给丈夫,穆巴拉克经常向他讨教。

埃及最著名的女权活动家纳瓦勒·萨达维也在那段时间和苏珊有过接触。她回忆道,在一次讲座中,“苏珊是听众,她不喜欢我说的妇女应反抗男权的观点。她站起来说,妇女应该顺从她的丈夫!”

为荣誉而战

穆巴拉克1981年担任埃及总统后,苏珊一度仍恪守她认定的“顺从”原则。用朋友的话说,在当“第一夫人”的最初10年里,她仍是一个“谦恭的人”,重点关注教育和儿童问题。

她掌舵一系列非政府组织,如埃及儿童发展协会、国家儿童历史博物馆、埃及红新月会等。其中,“全民读书”活动为穷人出版了上万册廉价通俗读物,深得人心。

到上世纪90年代,她开始关注妇女问题。但女权主义者认为,她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名夺利。新妇女基金会的阿迈勒·阿卜杜勒·哈迪说:“她不是人权的捍卫者,也不是女权主义者,她做这一切只是为了个人荣誉。”

当穆巴拉克执政进入第三个十年时,苏珊的“荣誉之战”已经从国内延伸到国际。2003年,她成立“苏珊·穆巴拉克妇女国际和平运动”,发起“现在就停止人口买卖!”运动。但大多数埃及人认为,人口买卖并非埃及最亟待解决的问题。

苏珊的履历表上写满了她因从事人道主义工作而获得的无数荣誉,但她的好友、前文化部长法鲁克·胡斯尼认为,对苏珊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获得一个国际大奖”。许多埃及人私下议论,苏珊的梦想是赢得诺贝尔奖。

苦心谋继位

世纪更迭之际,穆巴拉克政权发生深刻变化。总统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糟,他的儿子贾迈勒及其商界朋友逐渐控制这个国家的命脉。一个强人控制的军政府正在蜕变成一个家族的寡头集团。

《危在旦夕的埃及》一书作者塔里克·奥斯曼说:“埃及从来不奇怪高层有一个强人,尤其是当他来自军队时。真正稀奇的是,我们有了一个统治家族。”

这种演变开始得十分残酷。2000年,苏珊的教授易卜拉欣在一次脱口秀节目中提到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之死,说阿萨德的儿子巴沙尔可能成为他的继任者。一名听众说,这种事情也可能发生在埃及,易卜拉欣表示同意。第二天,一份阿拉伯杂志将易卜拉欣的讲话做成封面文章。不到中午,所有杂志遭没收。之后,易卜拉欣在监狱里呆了3年。

与此同时,苏珊及其儿子却在积极谋划“继位”。埃及动荡的爆发起源于无数社会不公,但贾迈勒的“继位”野心却是导火索。埃及社会广泛认为,苏珊是整个计划的核心人物,至于穆巴拉克是否支持这一想法存在争议。据胡斯尼回忆,穆巴拉克从未表达过这一意愿。“4、5年前,我曾与总统同机,他说:‘我还没疯狂到要亲手毁灭我的儿子。’”

而苏珊一直谋求维护家族权力。有人形容她是一个典型的莎士比亚戏剧中人物,热衷谋略、精于弄权,时刻提醒丈夫不能软弱。她坚信,这个国家离不开穆巴拉克家族。

然而,坐井观天的她拒绝让反对派报纸进入家门,因此感受不到埃及社会正在酝酿巨变,不知道家族统治已经岌岌可危。

唯一幸免人

苏珊是穆巴拉克家族唯一没有遭监禁并接受庭审的人。有一种解释说,可能是阿拉伯文化对妇女的定位让这个年逾七旬的老妪暂时逃过牢狱之灾,但关于她主谋、合谋的猜测甚嚣尘上。关于苏珊的传言不少,其中包括前古文物最高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扎西·哈瓦斯将管辖的文物作为礼物送给苏珊。对此,哈瓦斯坚决否认。

自去年春末遭短时拘留后,埃及非法所得调查局继续对苏珊展开调查。瑞士冻结了属于穆巴拉克家族的3.4亿美元银行账户。代表穆巴拉克家族的律师法里德·迪卜称,这笔钱是穆巴拉克的儿子在国外工作时所挣。埃及当局估计,这个家族的资产在20亿到700亿美元之间。

如今,苏珊住在开罗城外一处别墅,经常去探望在押候审的丈夫。儿子贾迈勒和阿拉也都关在监狱里,就是当年关押苏珊的教授易卜拉欣的那座监狱。穆巴拉克律师说,埃及政府为穆巴拉克支付了医疗费用,苏珊则靠丈夫的养老金生活,每月1.55万美元,而埃及人的平均月薪只有100美元左右。

尽管一直竭尽全力保住家族权力,苏珊还是无可奈何地看着埃及走向后穆巴拉克时代。一名埃及市民对《新闻周刊》记者说,如果在大街上看到苏珊,他会“揍扁她的脸”。(唐昀)

关键词:苏珊·穆巴拉克(Suzanne Mubarak)

相关链接一:埃及检方要求判处穆巴拉克死刑

埃及检方1月5日当庭要求法官判处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死刑,理由是他参与镇压并致死大约850名示威者。

“总统有义务保护民众,问题不仅仅是他是否下令射杀示威者,而是他为什么不阻止暴力的发生,”穆巴拉克一案的主要检察官穆斯塔法·苏莱曼在庭审过程中说,穆巴拉克应对镇压并致死示威者“承担直接责任”。

穆巴拉克当天躺着出庭,没有对检方要求作出反应。

埃及律师界6日就前一天的庭审动向反应激烈。多名律师指出,穆巴拉克一案不该成为“安抚示威者”或“安抚公众”的工具。一些律师认为,既然是常规司法审理,就应该在司法层面给穆巴拉克定罪,不该掺入任何政治意图。

埃及去年初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爆发流血冲突,超过850名示威者丧生。穆巴拉克2月辞职后受到数十项罪名指控,包括腐败和下令镇压示威者。

相关链接二:埃及举行人民议会最后阶段决胜轮投票

埃及人民议会(议会下院)第三阶段的决胜轮投票1月10日开始在马特鲁和北西奈等8省举行。此次投票将选出本阶段首轮投票中胜负未决的独立候选人议席。

埃及人民议会选举于去年11月28日开始,分三个阶段,每阶段在埃及27个省中的9个省举行。各阶段中,若独立人士选区的候选人得票均未过半,则一周后举行决胜轮投票。根据埃及最高选举委员会已公布的结果,目前穆斯林兄弟会的自由与正义党和极端保守的萨拉菲派光明党所获选票居于前两位。

埃及人民议会共有508席,其中498席通过选举产生,10席由总统任命。

2011年2月11日,时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因国内抗议活动辞职。此后,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接管国家权力,议会被解散。

相关专题: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受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