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薛宝生:解决叙利亚危机避免战争须民众觉醒

2012年06月11日10:17中国网薛宝生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现在的叙利亚危机,确实变数很大,其发展程度日甚一日,明显与从前不同。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反对派还在反,西方国家还在无休止地干涉和制裁,动武可能性大。

  为了说明一些不同之处,我们需要以4月10日安南特使宣布自当月12日起,叙全境实现全面停火,并启动叙各方和谈和解程序,通过政治对话的途径和平解决问题为界限,从中窥视可怕的变化。同时,还可以发现叙利亚危机恶化的轨迹,以及恶化的祸根在哪里。

  在此界限之前,是叙各方的你争我斗,外部势力乘虚而入,恐怖袭击事件时有发生,个别地方乱作一团,难民出境;在此界限之后,是叙各方有了安南特使和平斡旋六点建议的大框架,有一定的约束和缓解,但是,还不守规矩,外部势力怂恿一方使恶化升级不断,屠杀平民引起众怒。

  连日来,叙利亚局势更加恶化起来,叙利亚和平前景十分渺茫。在胡拉镇、代尔祖尔两起屠杀事件发生后仅有几天的时间,6月6日在哈马省的两个村镇又一次上演屠杀悲剧,有86人死去。

  三起屠杀,几乎用的是相同的卑鄙残忍手段,那就是近距离射杀,甚至是刽子手用刀刺死。而被夺命的绝大多数是没有对抗之力、缚鸡之力的平民。由此可见,叙利亚人权状况极其恶劣,不堪入目。

  但是,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至今还在否认三起屠杀事件都不是自己干的,更为强硬回应的是阿萨德·巴沙尔政府。阿萨德·巴沙尔前不久首次提及近期发生在中部胡拉镇的袭击事件,指认“恐怖分子”和“外国极端分子”制造了这起致死百余人的“屠杀”。

  他说,政府与胡拉镇事件“毫无关联”,“即便是魔鬼也不会犯下如此恶劣的罪行”。“对那些残忍画面,特别是儿童(遇难),我心如刀绞。没有痛感,那还算是人吗。” 阿萨德·巴沙尔这样沉痛地表示。在谈及和谈和解问题时,阿萨德·巴沙尔坚持,叙利亚“坚决不与寻求国际干预的反对派对话”。

  循声回味,阿萨德·巴沙尔还算是一个负责任、敢担当的总统。早在2011年12月7日,他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就说过:“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会杀害它的人民,除非这个政府由一个疯子领导。我们没有下达杀人或者采取残暴行动的命令。”他也无意一生领导叙利亚,如果民众不支持,他会主动下台。

  阿萨德·巴沙尔面对记者的提问不避讳问题,他说:“我从没说过我们是民主国家,”“我们正在推行改革,特别是在过去这9个月,(实现民主)需要长时间(努力)”,国家需要足够成熟才有条件实现“充分的民主”。

  面对西方国家、阿拉伯国家联盟和土耳其的制裁或制裁威胁,这位身在严重危机之中的叙利亚总统显得异常坚强。阿萨德·巴沙尔告诉记者,他并不因制裁而感到困扰。“过去30多年来,我们都在遭受制裁,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阿萨德·巴沙尔表现得很坦然。

  作为叙利亚现任总统,阿萨德·巴沙尔,基本是说到做到。承认自己的国家不是民主制,他便冒着反对派的炮火组织民众搞民主政治改革,一举公投成功,叙利亚新宪法新鲜出笼,随后一党专制体制被解除,多党执政格局开始形成。前不久,又依据新宪法搞了议会选举,组建了新的内阁,国家机器正常运转,确实难能可贵。

  而他不想做终身制的总统,只要民众不支持,就会主动下台的发声,也让人感受到阿萨德·巴沙尔具有明智的一面。这是值得肯定的长处,难怪民众在爆发危机的时刻,还在拥护他。这与反对派武力推翻阿萨德·巴沙尔政权,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制裁逼迫或武力威胁阿萨德·巴沙尔下台,形成了反差。民众支持,阿萨德·巴沙尔岂能交权?

  然而,在危机恶化的时候,阿萨德·巴沙尔政权仍然没有摆脱来自反对派和西方等国家的打压,甚至是变本加厉的打压。尤其是三起屠杀事件发生后,对其打压更为残酷。6月3日,阿萨德·巴沙尔在新一届人民议会首次会议上发表讲话称,目前国家正处在一个敏感的环境中,政治进程在向前推进,但恐怖活动不断升级,叙利亚面临来自外部的一场真正战争。

  阿萨德·巴沙尔在长达70分钟的讲话中深刻地指出,叙利亚危机并不是内部危机,而是利用内部势力的一场外部战争。“我们现在面临一场真正的战争,应对战争与应对内部问题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他强调,目前政治进程正在持续,但是恐怖活动也在升温,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将政治进程与恐怖活动相分离才是解决危机的基础。

  阿萨德·巴沙尔坚定地表示,叙利亚的大门向所有愿意进行真正改革和真诚对话的人敞开,即使这些人怀有不同的政见。我们不主张外来干预、不支持恐怖活动是参与对话的前提。他同时表示,国家安全是不容触及的底线,不容许恐怖活动在任何借口和幌子下进行,政府不会饶恕损害国家安全的人,也不会放纵或停止与它的斗争,更不会宽容对待支持这些恐怖活动的人。

  尽管阿萨德·巴沙尔政权如此努力,但是,国际社会还是有人不能给予理解、尊重和支持,将叙政府与反对派各打五十大板。更有甚者,将所有的危机恶化,包括不停火和最近的屠杀事件,统统归咎于阿萨德·巴沙尔,未免有失客观和公允。

  我们注意到,自2011年3月中旬反政府运动爆发以来,已有超过1.3万叙利亚人被杀。其中,大部分是平民。4月12日停火生效后,又有至少1881人,其中,平民1260人死于非命。

  胡拉屠杀事件发生后,反对派拿着血淋淋的死伤数据指责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社会“不作为”,一些反对派人直接否认联合国军事观察员未能阻止暴力。反对派还公然宣布停止执行南安和平斡旋六点建议,向叙政府军发起进攻。

  事态恶变之快,叙利亚险情加重,国际社会面临一场严峻的挑战。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6月7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说,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在试图进入叙最新发生杀戮事件的现场时,观察员受到小型武器的袭击,但他没有说明受枪击人数和受伤情况。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解决叙利亚危机到了最为紧要的时刻。

  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必须排除美国等西方势力的干扰,排除动武强迫阿萨德·巴沙尔政权下台,排除不利于落实安南和平斡旋六点建议的一切制裁行动,力主尊重叙利亚人民的选择,有必要由保持中立、客观、公正的力量组成第三方,依据叙利亚新宪法组织公投化解危机,实现政权的和平更替。

  解决叙利亚危机,首先要避免战争,而最终的有效之举,还是紧紧依靠叙利亚民众的彻底觉醒,一切由叙利亚民众自己作出选择,而不是外部势力的干涉和叙境内外的那些枪炮声。

(来源:中国网_观点中国)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