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孙兴杰:大屠杀后 巴沙尔被逼入死角

2012年05月31日08:59时代周报孙兴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孙兴杰

5月25日,叙利亚的一个居民点有108人死于一场屠杀之中,其中49名儿童。血肉模糊的视频在全世界网络上流传,而巴沙尔政权和反对派互相指责对方。无论这一惨剧由何人所为,巴沙尔都要为其负责,因为任何合法政府都有义务保护国民的生存与安全,如果做不到,那就换人吧。

在阿拉伯一连串的变局中,叙利亚似乎正在创造一个奇迹,其它四个国家已经实现了政权更迭,而巴沙尔在多次危机中涉险过关。5月16日,巴沙尔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此后又接见了来访的伊朗官员,内贾德总统要求巴沙尔参加9月份召开的不结盟会议。巴沙尔宣称,叙利亚能够从这场危机中走出来,而反对派叙利亚全国委员会领导人加利温在卸任前说,反对派阵营中的世俗主义和伊斯兰主义的分裂使其无所作为,辜负了人民的期望,使巴沙尔获益。

联合国和阿盟特使科菲?安南的斡旋之下,叙利亚局势没有继续恶化,安南的六点计划得到各方的支持。在叙利亚举行的议会选举中,执政的复兴社会党大获全胜,局势似乎朝着有利于巴沙尔的方向发展。5月25日晚上,叙利亚中部霍姆斯省的胡拉镇的枪炮声打破了表面的平静,也让巴沙尔再次成为风口浪尖的人物。

安南本来计划是在本月底访问叙利亚,进一步落实六点建议,没想到,又一次扮演了救火队长的角色。4月21日,安理会通过决议设立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监督团只是观察而已,叙利亚国内局势并没有明显好转,5月25日,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的报告中指出,在许多地区,叙利亚军队并未停止使用或者撤走重型武器。胡拉镇的惨剧只是叙利亚国内局势的冰山一角,借助网络,世界舆论将巴沙尔逼入死角。巴沙尔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拖延呢?

叙利亚政府指责反对派嫁祸于政府,破坏安南计划,但是欧美舆论一边倒,英法美等大国纷纷表态,谴责巴沙尔政权的暴行。英国政府宣布拒绝与叙利亚政权有关联的人员进入英国;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则说,“巴沙尔政权是谋杀和恐怖的统治者,制造惨案的人必须绳之以法。”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则呼吁在巴黎召开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巴沙尔政权本来就不见容于西方大国,现在胡拉镇惨案也让这些国家不得不下通牒,毕竟人权是西方国家的核心价值观。

如果奥巴马对胡拉镇惨案无动于衷,而专注于选举的话,那他必然被罗姆尼攻击为没有人道主义精神。奥朗德虽然刚刚上任总统,但他必须展现出处理危机的手段和决心,奥朗德表示将在6月1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中商讨对策。近期,欧美国家被欧债危机搞得晕头转向,八国集团首脑峰会中的焦点是希腊问题,但是,胡拉镇惨案让欧美国家也没有选择,大选之年,示弱无疑是政治自杀。

一直力挺巴沙尔政权的中国和俄罗斯也对惨案表示愤慨与谴责,毕竟惨案已经不仅仅是政权更迭问题,而是人道主义灾难问题。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称,立即停止暴力比由谁执政更重要。俄罗斯一直向叙利亚施压,希望落实安南计划,大屠杀之后,俄罗斯对巴沙尔政权的容忍度还有多少呢?巴沙尔也知道,俄罗斯支持的不是巴沙尔及其家族,也不是现政权,而是叙利亚所具有的地缘政治价值。

俄罗斯的态度成为巴沙尔政权存废的关键,英美等国在寻求软化俄罗斯的立场,如果条件合适,抛弃巴沙尔也未尝不可。此前白宫安全顾问多尼伦访问莫斯科时,曾将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方案透露给普京,美方希望在叙利亚复制“也门模式”,既照顾俄罗斯的颜面,又可以将巴沙尔赶下台。大屠杀之后,再度力挺巴沙尔政权便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逆行。对于俄罗斯而言,国际声誉也是国家利益的组成部分,反对美国霸权是一回事,保护一个残暴政权则是另一回事,前者可以视为正义,后者则是不义。

任何改革或者时局的变迁都有窗口期,当权者的怠惰与傲慢往往会错失良机,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巴沙尔可以开启一个政治和解的进程,举行一次具有包容性的选举,结束武力镇压。当胡拉镇枪炮一响,巴沙尔或许会发现,潮水已退,自己是在裸泳!

作者系国际关系史博士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