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烟草院士之争再起波澜 近百院士联名求重审资格

2012年05月30日15:29新华网余晓洁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华网北京5月30日电(记者 余晓洁)31日世界无烟日即将来临之际,近百位院士联名致函中国工程院,请求重审谢剑平当选工程院院士的资格,使持续半年的“烟草院士”之争再起波澜。

2011年12月8日,中国工程院发布新增院士名单仅一小时后,新晋院士谢剑平便在网上被冠名“烟草院士”。作为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谢剑平的主攻方向是卷烟“减害降焦”研究。

随后,中国控制吸烟协会火速致信工程院,希望“工程院坚持实事求是是科学的基本精髓,重新评估关于‘降焦减害’研究成果”。另外,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建议这类课题不要再立项支持。

2012年4月9日,秦伯益、钟南山等30位院士联名对“中式卷烟”项目入选中国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候选项目表示严重关切。

院士们在信中指出,作为企业,追逐利润无可厚非,但上述入选项目的本质,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提高卷烟吸引力,从而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这将导致更多人的健康问题,损害更多人的生命质量,有违基本的社会正义。

事实上,近半年来,从未停息的“烟草风波”和方方面面的质疑,让谢建平如坐针毡。但他尚没有像一些老院士建议的那样——主动放弃“院士”这一中国科学技术最高学术称号。

疲惫、低调,是新华社记者在工程院参加“学习‘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院士事迹和科学精神座谈会”时对谢建平的第一印象。他是以新晋院士身份参会的,工程院把学习朱光亚等老一辈科学家躬身科学的精神作为对新当选院士培训的重要一课。

当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增选政策委员会副主任谢克昌示意谢建平要不要发言时,他轻轻摇了摇头。

“院方认为,对谢建平当选院士有两点可以肯定,即‘程序合法,学术上不存在造假’。我们注意到了大家的关注,我明天会向周济院长做个汇报,继续做工作。”工程院办公厅负责人30日对新华社记者说,“工程院并没有承受多大压力,相反做了很多工作。”

这位负责人所说的“工作”,包括工程院内部曾就“烟草院士”举行专题讨论。会上,谢剑平详细汇报了自己的学术成果。来自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和医药卫生学部的院士们对谢剑平当选院士态度各异。

谢剑平所在的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大部分为环境、气象、海洋等领域专家,在工程院九学部中规模最小,院士人数少。不少医药卫生学部院士认为,如果放在医药卫生学部,谢剑平未见得能当选。

这场马拉松式的院士资格争论影响不可谓不大。从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到院士,到网络“草根”,都加入了这个舆论场。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陇德表示,国际科学界从未承认烟草“降焦减害”这一命题。工程院在“烟草院士”的评审程序上“不够完善”,评审主体也有一定问题。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干勇今年“两会”期间回应全国政协委员们对此事的关切时说,“烟草院士”是一个伦理问题。院士本身很努力,认为自己在搞科学,为烟民降焦减害。

干勇表示,这涉及对烟草、烟草行业的认识。明明知道烟草有害,还有那么多人要抽,不抽还不行。这个行业出院士,就难免有争论了。

“但我认为这个争论跟个人没多大关系。谢剑平是在搞科学搞降焦。他尊重了传统的烟草研究,学术上也比较严谨。”干勇说。现在的问题是,降了焦后,有人抽烟不过瘾了,原来轻轻吸的现在要猛吸,焦油减少了,其他有害物质增加,危害反而更大了。

干勇坦言,工程院对院士应当更加严格遴选、严格管理。

网友们认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代表着我国科学界、工程技术界最高学术荣誉。因此,院士增选就不单纯是两院自己的事。“烟草院士”当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后蕴含着两大“死穴”:一是院士评选缺乏民意关,二是缺乏纠错和退出机制。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mberm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