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中国船员在泰遭劫 > 正文

糯康被捕前边跑边掏枪射击 豢养情妇做眼线防身

2012年05月12日01:45北京晨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警方披露湄公河惨案元凶糯康抓获押解过程(图)

5月10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糯康被带下飞机后,已经等待多时的中国警方现场向其宣读了逮捕令,指出其涉嫌贩卖毒品、劫持船只、杀人等,并让其在逮捕证上签字画押。新华社发(万象 摄)

警方披露湄公河惨案元凶糯康抓获押解过程(图)

签署备忘录后,一身囚衣的糯康被荷枪实弹的老挝警察押进现场。这个昔日的大毒枭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按警察的指示跪下,还不时用当地语言和老挝警察交流。 新华社发(塔纳克侬摄)

5月10日上午,老挝万象机场,“金三角”特大武装贩毒集团的首犯糯康,由老挝警方正式依法移交给中国警方。

来源:广东电视台所属分类:新闻

诸多血淋淋的真相,随着审讯的开始,可能很快将大白于天下。在此之前,记者实地走访中国公安部专案组,深入“金三角”腹地,追溯案件侦办过程,还原那一场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剿匪之战。

被捕前边跑边掏枪射击

时间倒回到半个多月以前——4月25日,老挝波乔省敦棚县孟莫码头。来自对岸缅甸的一只小船,悄悄地横渡湄公河,停靠在码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船上的3人快步上岸,即将没入岸边的密林。

“不许动!”“站住!”

霎时间,多位持枪的老挝警察突然从周边现身。3人见状不妙,拔腿就跑,边跑边掏枪射击。枪声响起,更多的警察从四面八方而来,包围圈如同布袋,越收越紧。终于,3人束手就擒。

这3人,正是糯康及两名手下。此刻,糯康或许意识到,横行“金三角”这么多年,自己这次真的到头了。

“糯康抓住了!”捷报第一时间传给了坐镇指挥部的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局长、专案组组长刘跃进。刘跃进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口气已憋了半年多。

“10·5”案件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要求尽快查明案情,缉拿凶手,给遇难者家属一个负责任的交代。从去年10月底开始,刘跃进等200多位专案组成员一直坚守在一线,展开艰苦的破案工作。

沿岸豢养情妇做其眼线

记者见到了被捕后的糯康,尽管气焰不再,但与他对视,仍能感到其眼中透出的暴戾之气。

为了在“金三角”长期盘踞,糯康使出了许多手段。例如,他从制贩毒品和抢劫勒索获得的财物中,拿出一部分贿赂当地政府官员;给村民一些小恩小惠,收买人心;在沿岸不少村寨养着情人,同时也成为他的“线人”。

“这就是为什么大大小小那么多次围剿,糯康总能提前得知,而且一些当地人还为他打掩护。”刘跃进说。

去年12月,中老缅泰四国启动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行动。据了解,这令糯康十分嫉恨,专门研制手机遥控炸弹,制造数起爆炸事件,并试图袭击船队,所幸未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

这个凶残而狡猾的对手,令专案组一度感到无计可施,“明知道他在靠近缅甸的那一带活动,可就是很难抓到。”

刘跃进坦承,曾有2个多月的时间内,似乎看不到希望,“就像黑夜里渴望亮光一样,支撑大伙儿坚持下去的,是不息的信念。”

被捕手下吐出重要情报

道魔相长。专案组不断调整策略,随时研判、决策部署。同时,中方迅速向老缅泰三国分别派出警务工作组,一方面继续加强执法合作,另一方面展开秘密侦查。四国执法部门还建立了24小时重要情报信息交流热线。

更多的“亮光”开始闪现。不久前,糯康集团的二号人物伞康、三号人物依莱在围捕中相继落网。根据他们的交代,专案组掌握了更多犯罪证据和重要情报。

“我们吸取了教训,严格保密,把知密范围控制在很少人之间,不到最后一刻,不向一线抓捕人员下达具体命令。”刘跃进说。

刘跃进介绍,中方督促缅甸方面不断加强清剿。主要目的,就是让糯康藏身的空间越来越小,使其迫于压力走出大本营,进入老挝境内。而在那里等待着的,是中老警方早已布下的天罗地网。

于是,也就有了4月25日的一幕。因首犯被捕,糯康集团受到摧毁性打击。截至目前,已经有30多名集团成员主动投降。

■背景资料

糯康其人

糯康(NawKham),男,1969年11月8日生,掸族,原籍缅甸腊戌,外号“教父”,身高1.68米,体态中等,吸毒,通缅语和泰语。

糯康原系泰缅边境民族地方武装坤沙部下,1996年坤沙向缅政府投降后,糯康收编了坤沙残余人员,逐步形成多达100余人的武装暴力犯罪势力,配备有AK冲锋枪、M16步枪、手枪、火箭筒、机枪、手雷等武器,长期盘踞在湄公河“金三角”流域,大肆从事绑架杀人、抢劫商旅、制毒贩毒、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

经过半年多的调查取证,现已证明,特大武装贩毒集团首犯糯康及其骨干成员与泰国个别不法军人勾结策划、分工实施了“10·5”案件。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8年以来,糯康集团涉嫌针对中国籍船只和公民实施抢劫、枪击犯罪活动多达28起,致伤3人,致死16人。

■新闻分析

毒源待尽

“糯康落网,以后跑船要安全得多了。”在湄公河跑了13年船的重庆奉节人黄文华表示。同时,黄文华也表达了和许多人一样的担忧:“打掉一个糯康,会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

“我们判断,短期内不会出现;但长期来看,确实存在这个可能性。”公安部禁毒局局长、专案组组长刘跃进说,笼罩“金三角”的巨大“毒”影,才是导致该地区不稳定的根本因素。“根本还是要摘‘毒’瘤,铲除糯康存在的社会土壤。”

相关专题:

中国船员在泰国遭劫杀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