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芮成钢出新书:中国到了有必要“示弱”的时候

2012年05月01日07:22中国经济网[微博]刘悠扬我要评论(0)
字号:T|T

芮成钢出新书:中国到了有必要“示弱”的时候

央视主持人芮成钢 (资料图片)

深圳商报记者 刘悠扬

“中国人的自信始终来自长江长城、黄山黄河、56个民族繁荣富强,这样的自信并非基于平等基础,反倒特别脆弱。”昨天下午,央视主持人芮成钢携新作《虚实之间》在深圳举行首场读者见面会,接受媒体专访时他犀利如常。

作为央视最具国际风格的年轻主播,以及采访过数百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政商学界领袖的媒体人,芮成钢的到来令深圳读者很兴奋,中心书城北区大台阶许久没有出现如此人山人海的盛况。“作为财经记者,深圳是我来得最多的城市之一,这真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芮成钢说。

中国到了“示弱”的时候

当大多数中国人为“大国崛起”欢欣鼓舞之时,芮成钢却在书中清醒发问:“我们真的准备好了吗?”在书中,他从自己因为长着一张“中国脸”,在国外逛街被人跟踪、吃饭挨宰写起,引出一个关键话题:世界如何看中国?

他以媒体人特有的敏锐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年中国已经展示了过多的强大,到了有必要示弱的时候。“自信的人敢于承认缺点,不怕被别人批评两句,也不会一年被严重伤害感情若干次。一个强大的民族也应该敢于客观全面地展示自我我们有高楼大厦,也有老少边穷;我们有奢华现代,也有平凡市井;我们与世界接轨,也需要世界援助。”

在芮成钢眼中,“价值观单一”是当下中国人的通病。对物质不切实际的追求,对一夜暴富的渴望,对金钱的颂扬,使得所有人为了一种价值观而活。他并不简单抱怨人们“素质低”或“没理想”,而是深入反思,为什么生活在这个社会上的每个阶层的人,都没有足够的安全感?

与“大人物”平起平坐

芮成钢能说一口“比大多数美国人”还好的英语,他对此的解读是:“这个‘好’指的不是发音,而是语言的质量和信息的深度。”凭着高超的英语水平,他曾与数百名国际政商领袖对话;并且通过真诚的交流,从这些头顶光环的人们身上,读出了人的共性。“不是因为做了朋友才平等,而是因为平等才能做朋友不相信这一点,不践行这一点,就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好的交流者。”

作为唯一一个两次在G20峰会上提问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中国记者,芮成钢讲述了背后的故事。第一次在G20伦敦峰会上,他得到了最后一个提问机会,因为一直举着手,表现得“很执着”。他透露说,支撑自己一直举着手的,竟是香港导演李翰祥在回忆录中提到的一句话:在香港做演员,一定要记住八个字,“旁若无人,死不要脸”。

而第二次在G20首尔峰会上提问奥巴马,芮成钢因为“代表亚洲”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议论。为了还原事实,他特意在书中再现了当时与奥巴马的对话全文《我与奥巴马对话真相(国际未删节版)》,曝光未经剪辑的真实过程。“提问是否‘恰当’,是否‘符合国际礼仪’,相信读者会给出自己的答案。”

一辈子不敢挣脱“纸枷锁”

今年34岁的芮成钢,刚好走到了“而立”与“不惑”之间。

他见过世界上“最有钱”、“最成功”的人,所以深知,“钱买不来快乐和幸福”,“任何一部英雄史的背后都有一部血泪史”。

他曾经在高考估分后填满了志愿表上的每一个空格,只要有学上,坚决不复读,哪怕只能读一个大专。他经历了姥姥姥爷相继去世的伤痛。“我能够揣着几个月的薪水飞回去,为姥爷付手术费,但却没能在他行动自由的时候多尽一些孝心。”

“人的一生,真正能拥有的财富,其实就是这些记忆。”在媒体见面会上,芮成钢说,人生在世,都背负着各种各样的“纸枷锁”,明明一挣就开,但是一辈子都不敢挣开。“我喜欢爬香山。傍晚华灯初上,在山顶可以远远眺望北京的五环路、四环路、三环路、二环路,圈圈环绕的灯光围起了一座城市。而这个城市里所有的狂喜和刺痛、幸福和挣扎,此刻都与我无关。往日的忧虑和困扰,此刻也都失去了意义。如果不曾登高望远,我们可能永远要用那些枷锁折磨自己,从而变得干涩、易碎,远离真实的自己。”

(深圳新闻网-深圳商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ezh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