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中菲角力黄岩岛半月仍然未见局势缓和

2012年04月26日11:13广东出版集团刘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随着南海的能源开发活动日益频繁,加上东南亚国家寻求与其他国家进行军事结盟,南海主权争端正在进入一个新的白热化阶段。对峙半个月后,中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的紧张局势仍没有明显缓和的迹象。

中菲角力黄岩岛半月仍然未见局势缓和

美菲军演资料图片。——本报图片库

随着南海的能源开发活动日益频繁,加上东南亚国家在加快建设海军的同时寻求与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进行军事结盟,持续数十年的南海主权争端正在进入一个新的白热化阶段。

对峙半个月后,中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的紧张局势仍没有明显缓和的迹象。

此前的4月10日,12艘中国渔船在中国黄岩岛(菲称斯卡伯勒浅滩)泻湖内作业时,被一艘菲律宾军舰干扰,菲军舰企图抓扣被其堵在泻湖内的中国渔民,遭到两艘中国海监船阻止,引发双方舰船对峙。

黄岩岛距菲律宾的主要岛屿吕宋岛大约124海里,靠近美国过去位于苏比克湾的海军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在1997年之前从未对中国政府对黄岩岛行使主权管辖和开发利用提出过任何异议,并且还多次表示黄岩岛在菲领土范围之外。

4月22日,隶属于农业部的中国渔政310船和国家海洋局管辖的中国海监船084号离开黄岩岛海域,目前只有一艘海监船仍在黄岩岛执法。

渔政310船是目前中国所有渔政船中,航速最快,总体性能最先进,特种设备配备最齐全的,其总吨位2580吨,最大航速每小时22海里,船上并可搭载直升飞机。

日本《周刊新闻》此前的评论认为,中国大陆派遣最先进渔政船前往黄岩岛海域,“表明北京不希望用武力解决南海问题,但已经开始作最坏打算。”

4月24日,南海问题专家、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教授李金明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这次的黄岩岛对峙没有妥善地解决,以后南海问题会越来越复杂,也会越来越难处理。”

从某种程度说,随着南海的能源开发活动日益频繁,加上东南亚国家在加快建设海军的同时寻求与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进行军事结盟,持续数十年的南海主权争端正在进入一个新的白热化阶段。

“从《孙子兵法》中汲取智慧”

自本月10日中菲发生南海对峙事件以来,尽管菲方称愿意通过外交谈判解决此次危机,但其调门“由强转弱”的背后,却并非真想化解南海争端。

在厦门大学李金明教授看来,此次黄岩岛对峙,菲方的战略意图非常清楚,“就是坚持把黄岩岛对峙拖下去,拖到国际社会关注,将一个中国主权问题拖成国际焦点。”

努力使黄岩岛争端国际化,是菲律宾政府打出的一张王牌。

此前,菲律宾计划正式向中国提出“邀请”,在某一个国际机构仲裁黄岩岛归属问题,菲外交部长罗萨里奥提出了两个首选的国际机构:国际海洋法法庭和联合国国际法庭。

对于菲方试图诉诸国际海洋法法庭的行径,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表态称,黄岩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并不存在提交国际机构仲裁的问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锋分析称,“此次对峙,更重要的不是在争主权,或者说这不仅是主权战,更是外交战、宣传战、心理战,就是一种外交攻势。”

在菲律宾国内,一些强硬势力借此对“反华”行动推波助澜。

4月19日,菲国防部长加斯明声称,在此次黄岩岛事件中,菲律宾“被中国欺负”,呼吁菲律宾人“支持菲政府与中国对抗的立场”。

在朱锋看来,菲国内高官的表态,更大程度是在取悦他们国内的观众。

长期起来,菲律宾对华政策一直受其政府高层人士更迭而摇摆。其前任外交部长罗慕洛被认为是“亲华派”,罗慕洛更倾向于在对华关系上保持良好态势,防止南海问题等一些敏感问题影响到中菲关系大局。

菲现任外交部长罗萨里奥则被认为是“亲美派”,其在2001-2006年曾担任菲律宾驻美大使。

在本月14日的菲律宾外交部战略规划研讨会上,罗萨里奥与其同僚分享了他的外交理念。他特别提到了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他称菲外交规划应从《孙子兵法》中汲取智慧。

“我认为孙子首先让我们思考的是,他懂得何时以及如何开战,其次他知道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决策,再次他能洞察到事情的本质。此外孙子知道如何凝聚人心,教会人们彼此欣赏。”

4月22日,罗萨里奥呼吁东南亚国家表明南海立场。次日,他又对外宣称当前对峙局势“威胁到了许多国家”,“中国在传递怎样的信息?那就是:我可以对任何人设定规则。”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4月23日回应称,菲律宾让其他国家在主权问题上选边站队,只会将问题复杂化,将事态扩大化,丝毫无助于当前事态的妥善解决。

美国重返亚洲的“支点”

在经过10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的外交重点开始更多地向亚洲倾斜。

在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教授李金明看来:“随着东南亚国家纷纷开始向美国寻求帮助,美国在军事上和外交上包围中国的企图变得可能了。”

目前,菲律宾正在扩充其规模很小、装备过时的海军舰队和军事基地,今年将从美国购买两艘“汉密尔顿”级武装艇,重点升级三艘“哈辛托”级巡逻舰,并拨款数百万美元扩建巴拉望的乌卢甘湾海军基地。

美国海军已经表示,将向亚太地区的“海上十字路口”部署本国的新型两栖攻击舰,它们将以菲律宾或新加坡为基地。

20年前,菲律宾人投票把美国的海军和空军基地从该国赶了出去,如今,美国重新开始加强在这个前美国殖民地的军事存在,在此之前,美国去年刚刚宣布将在澳大利亚北部建设一个海军基地,并可能在新加坡部署军舰。

目前,菲律宾正在讨论给予美国更多权利,让美国军舰和飞机可以进入该国港口和机场进行燃料补给或享受其他服务。

从4月16日起的11天里,美国与菲律宾举行第28次“肩并肩”联合军演,这军演的地点就在巴拉望岛及吕宋岛中部。

李金明认为,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与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一些国家联合举行年度军事演习,但这些努力在南海紧张局势下出现了新的意义。

4月22日,美国海军陆战队太平洋司令杜安·蒂森表示,美菲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依据该协议,任何一方若有需要,另一方将会提供国防援助。

另据法新社报道,菲国防部长、外交部长和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将在本月30日华盛顿举行的“2+2会议”上讨论黄岩岛争端。

因石油之名

“菲律宾蓄意挑起黄岩岛对峙,根本是为了攫取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和南海海域蕴藏的石油资源,特别是南沙群岛礼乐滩蕴藏的石油和天然气。”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李金明这样告诉《时代周报》。

礼乐滩在中国南海九段线内,位于中国南沙群岛东端,毗邻菲西部大岛巴拉望岛。菲律宾窃据中国南海8岛中就有礼乐滩,菲律宾还擅自将这些岛礁改名为“卡拉延群岛”。

4月24日,国营的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Philex)称,根据该公司最新勘探结果,礼乐滩附近的“郁金香”气田(Sampaguita)的天然气储量是2006年初步勘探结果的五倍,达到了2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

值得一提的是,在报告中,菲石油公司还提及“新发现可能进一步加深菲中两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紧张局势”。

而美国能源信息中心在2008年3月的一份报告中说,已经探明的未开发的南海石油储备预计至少有280亿桶,还可能高达2130亿桶。

很显然,这一区域可能蕴藏着巨大的尚未开发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有可能让菲律宾、越南和其他有主权之争的国家成为与沙特、卡塔尔一样的富油国。

菲律宾一直试图开掘中国南海诸岛下蕴藏的油气资源。为此菲国家石油公司与英国能源企业“论坛能源”联合成立了“论坛能源”菲律宾公司,菲方占合资公司中65%的股份。

这家公司一直试图开采礼乐滩周边的油气资源,并将其命名为“郁金香”气田,去年3月中国海军曾阻止“论坛能源”菲律宾公司的一艘勘探船在礼乐滩附近作业,当时菲国家石油公司一度中止了在南海争议水域的活动。

在黄岩岛对峙局面发生后,为了令局势复杂化,菲律宾更是大打“能源”牌。

本月19日,菲能源部长阿尔门德拉斯证实,菲律宾将在本月27日就开采南海石油和天然气问题进行公开国际竞标。

而在此前的2011年6月,菲律宾启动其第四轮能源承包项目,允许外资勘探油气资源公司参与包括礼乐滩在内的15个油气区的合作开发,其中第三区块和第四区块竟在中国南海。此次竞标成功的公司将获得在上述海域内7年的勘探资格,并可额外延期3年。

中国在2011年就曾对菲方提出严正抗议:“在中国领海内擅自开发属于违法行为。”

现在看来,菲律宾的这一手“能源”牌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印度这几年对南海地区就格外关注。

近日,印度又抛出了所谓南海“世界财产”论,称“印度主张南海是全世界的财产……其航道必须不受任何国家干扰,用于促进相关国家的贸易行为”。

中国需整合海上执法维权力量

4月23日,针对日益复杂的南海局势,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CrisisGroup,ICG)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自2009年以来,南中国海紧张局势加剧,严重影响了中国和东南亚邻国的关系,也破坏了中国的国际形象。”

该报告称,自2011年中期以来,中国为了缓和南中国海紧张局势,进行了各种外交努力。但由于中国政府各部门缺乏协调,难以统一执行政策,使中国的努力大打折扣。

该报告说,协调各机构最大的问题是,这些相关机构原先多半是为了执行国内政策而建立的,但是目前却在涉外政策上发挥作用。

在李金明看来,国际危机组织关于黄岩岛对峙的报告有一些道理,但有失偏颇。他认为,南海问题牵扯国内很多部门,但从根本上来讲,仍取决于中央的外交政策。

目前,除海军外,中国有多个部级机构都涉及在南海的工作。他们分别是:“海警”部队隶属于公安部边防管理局;“海事”隶属于交通部,“海救”隶属于交通部港监局;“渔监”“渔政”隶属于农业部渔政渔港监督局;“海监”隶属于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海关缉私”隶属于海关总署缉私局;“边防派出所”和沿海县乡政府;还包括“搜救中心”和打捞部门。

事实上,我国海洋国土管理一直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严重影响到海洋权益的保护和开发。不少国内学者也呼吁,中国应该加强涉海洋机构的协调工作。

今年3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在“两会”期间公开表示,为了更好地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有必要整合海上执法维权力量,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

李金明则认为,中国的海军力量应为危机可能升级预做充分准备。此外,“相关部门在巡航、护渔、维权等执法行为要长期化、定期化,这或许比一时的对峙更加重要,”

对于中国军方是否已做好关键时刻在南海宣示主权的准备,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在4月24日表示:“这个根据国家外交的需要,现在我们是外交部门和有关的海事部门在应对处理这个问题,我相信会处理好。”

(时代周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