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PC“绿色”化工项目遭遇邻避运动

深度报道南方网王小聪 崔筝2012-04-24 13:52
0

[导读]天津一场以“散步”为形式的抗议行动持续进行。市民抗议的对象是一家在附近破土开工的化工厂。一个被称作“绿色”的化工项目却遭到激烈的公众抵制。或许,这正是地方政府、相关企业应当反思的。

天津PC“绿色”化工项目遭遇邻避运动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4月3日至13日,一场以“散步”为形式的环境抗议行动,在天津市滨海新区下辖的大港(原大港区)持续进行。他们抗议的对象,是一家在附近破土开工的化工厂。

该厂主体是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下称中沙公司)旗下的年产26万吨聚碳酸酯(英文缩写PC)项目。4月3日该厂举行了热烈的开工仪式,出席仪式的有中石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傅成玉和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董事长萨乌德亲王。

中沙公司2009年10月成立,中石化集团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各自持股50%。这也是中国迄今最大的PC项目,含有技术引进之义。

PC是一种用途广泛的工程塑料,也是中国亟需的一种化工品。但在项目附近的居民看来,这并非好事。他们怀疑自身将承受此项目的环境污染,尤其是大气污染。

通过网络和口口相传,大港人认为PC是一个剧毒项目。而项目5公里内,居民区众多。荣华里小区距离项目最近,只有1670米。

少部分居民在4月3日的开工仪式上即进行抗议。在随后的十余天里,抗议人数日渐增多,4月13日达到高潮,至少数千人参与“散步”。

4月13日晚间,天津市政府和中石化集团作出决定:立即停止项目施工,重新对环境影响评价、安全评价进行更详细复审。上述公告内容当夜张贴于大港多处公共设施。此后抗议活动平息。

财新记者4月17日来到计划修建PC项目的场地。它位于中沙公司新厂区内,已经过土方平整,目前已经停工,只留下两棵孤零零的桩基,还有两个职工在入口处看守。

多位受访环境专家指出,相比PX(对二甲苯)、垃圾焚烧厂等项目,PC项目污染小得多;而非光气法生产PC,更是业界公认的绿色生产方式,只要环境设施到位,措施得当,污染可控。

一个被称作“绿色”的化工项目,却遭遇激烈的公众抵制。或许,这正是地方政府、相关企业应当反思的。

大港环境积怨

多位大港人对财新记者分析,PC项目,实际上只是大港居民环境抗议的导火索。“大家被废气臭气熏了好几年,投诉无门。积压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在PC项目上爆发了。”一位当地居民说。

位于大港区的大港油田于上世纪60年代进行勘探开发。上世纪70年代,中石化分公司天津石化开始建设与油田配套的炼油、化纤、小乙烯等化工厂。很多原为农民或渔民的大港居民,在此时开始进入这些化工厂就业。

“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大港环境还算不错,有的工厂里还养了梅花鹿和仙鹤。”一位在石化系统工作的大港人告诉财新记者。“大港环境从2005年后加速恶化。当时建设了大港石化产业园区,园区里陆续进了几十家工厂,有制药厂、硫酸厂、自行车厂等。”

工厂日渐增多,居民区也早已发展为城区。双方距离一再拉近,矛盾开始产生。据上述石化系统人士称,2005年前后上马的化工厂规模都比较小,环保措施不得力,晚上偷排气体。“我们反映了很多次,写了邮件、打了电话。大港的环保执法者也来了,也罚过款,可最后都不了了之。”

当地多位居民称,每刮南风时,住在南环路以北的居民总是能闻到各种怪味,酸苦味、臭味、苦杏仁味,不一而足。这种情况尤以晚上为甚。一位姚姓中年女性告诉记者,早晨窗台上总是会堆上一层粉尘。

大港环保部门也曾承认,园区内企业存在夜间偷排漏排行为。2007年,该部门制定了专项夜查制度。但上述措施,被居民认为“没有多大效果”。

就在此时,中沙公司的第一家大型化工厂落户化工园区。2010年,中沙公司年产100万吨的大乙烯项目投产。附近居民认为该项目存在污染。上述石化系统职工对财新记者说,项目中有一个年产35万吨苯酚丙酮的装置,设计反应温度为850度,但是实际操作中只能达到300度。“反应不充分,无法完全分解原料,造成有毒气体排放。”

截至发稿,财新记者尚未证实大乙烯项目是否存在上述环境问题。中国石油和化工工业协会市场部副主任祝昉表示,并未听说过中沙公司有此问题。

时隔两年,中沙公司的第二个大项目——26万吨PC项目举行开工仪式。在附近居民眼中,该项目离他们更近。

大项目又来了

PC是五大工程塑料之一,广泛用于生产汽车配件、CD/DVD光盘、树脂镜片等,甚至还用于宇航员的头盔面罩。

谈及大港人集体抵制PC项目,一位中石化集团的中层领导对财新记者表示不解。他说:“PC用来生产高尔夫球杆、杯子、眼镜这些高附加值的产品,多好!他们的就业,难道不是要靠工厂来解决吗?”

据中石化提供的材料,2010年,中国PC消费量113万吨,产量只有22万吨,产品主要依赖进口。中石化初步预测,2015年中国PC需求量将达到178万吨,2011年至2015年年均增速近10%。

面对如此大的市场缺口,中石化当然有上马PC项目的冲动。中石化的资料称,项目占地66.6公顷,总投资110.27亿元,预计于2015年投产。包括两条生产线共计八套生产装置,是国内最大和世界非光气法规模最大的PC装置。

中石化还收到了沙特方面伸过来的橄榄枝。据中石化第四建设公司一位人士称,一些大乙烯技术,包括PC,欧美国家对中国实行了技术封锁。而沙特基础工业公司愿意在成立合资公司进行合作后,逐步把相关知识产权移交给中方。东道主天津市和滨海新区对于这样一个符合大港区发展石化产业定位的大项目,也非常欢迎。

但大港人最关心的是自身的环境权益可能受到新的损害。中沙公司在事前已向附近居民散发传单,介绍非光气生产法,将其宣传为无毒、绿色的生产方式。但居民普遍表示无法相信,相反,“PC会产生剧毒气体,如果发生泄漏,5公里内人畜皆亡”的说法,在居民中广为传播。

还有不少居民用“上世纪印度就发生过类似项目的中毒事件”,来佐证“剧毒说”。但财新记者查阅相关资料,无法证实印度曾发生过生产PC毒气泄漏事件。与传言最为接近的是1984年印度中部发生的博帕尔农药厂爆炸事件。当年12月3日凌晨,博帕尔市北郊,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印度公司的一家农药厂,剧毒的农药原料气体异氰酸甲酯(MIC)发生泄漏。数百人在睡梦中被悄然夺走了性命。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上述事件与PC项目风马牛不相及,生产PC不会用到异氰酸甲酯。

市场资讯机构金银岛分析师王贞贤对财新记者表示,PC的原料来源是双酚A,具有一定毒性,但制成品只要温度不超过摄氏130度,就没有毒性问题;生产过程中只要没有误操作,对厂区外影响就很小。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网络上流传的PC剧毒说,应该与PC的传统工艺——光气法有关。光气法指的是通过光气与双酚A直接聚合。光气确是剧毒化学品,浓缩后甚至可用作生化武器。“但即使是传统光气法,工艺上也是经过论证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

中石油下设的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一位专家认为,此项目用的非光气法,是对环境影响度最小的PC生产工艺,能把传统光气法的污染降低90%。

环评疑云

业内专家几乎一致认为,地方政府、企业与居民之间无法互信和缺乏沟通,是导致抗议发生的深层次原因。项目实施前的环境评价、安全评价是三者进行沟通、最终取得互信的重要步骤。多位受访居民称,该项目环境评价是悄悄进行的,过程他们并不知情。

该项目环评由北京飞燕石化环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飞燕公司)执行。环评报告中提到大气环境影响预测结论有四条。前三条表示工程排放污染物占标准的比例较低,工程投产后,污染物均能达到环境要求;第四条说装置的大气防护距离和卫生防护距离范围内没有居民。

但居民对环评报告提出系列质疑。

首先环评报告被质疑为内部环评。中石化旗下的燕山石化公司相关人士向财新记者确认,飞燕公司是燕山石化下属单位。

显然,飞燕公司与中沙公司为关联公司,都是中石化下属公司。

飞燕公司就此表示,他们具有环保部颁发的甲级资质,开展环评符合国家要求。但抗议居民不接受飞燕公司说法,认为其独立性值得怀疑。

其次,上述环评报告只公布了缩简本,未公布全本,居民认为这侵犯了他们的知情权。

再次,居民和企业、环评公司对安全距离要求相差十分巨大。5公里安全隔离带的概念,被大港人反复提及,称发达国家此类项目要建在离居民区5公里外的偏远地区。

飞燕公司负责上述环评报告的一位人士则告诉财新记者,5公里是评估范围,不是防护距离,中国最严格的防护距离是1300米。因此即使项目与小区相距1600米,也是符合规定的。

上述环评负责人特别强调,“国家有一整套严格的法律法规,我们当时是按照这些规范去做的。这个环评报告,当时是经天津市环保局通过的。”

上述解释无法打消居民的疑虑。不少居民认为:“环评就是个空架子,根本没有征求大港老百姓的意见。”

飞燕公司上述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他们做环评时,首先在媒体上公示,居民区也张贴了告示;然后发放了公众参与调查表,还曾召开公众座谈会,有30多人参加。

不过,记者随机采访了五位荣华里小区居民,结果他们或者亲友都没有参与过环评公众意见调查。

在安全评价之外,有大港居民表示,他们看到过中沙公司印发的宣传材料。“但我们总觉得有王婆卖瓜之嫌,好或不好应该由中立的机构说了算。”

截至发稿,财新记者尚没有获得更多环评细节。

常年参与环境事件的NGO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研究员陈立雯认为,从现状看,在很多与公众利益存在冲突的项目中,在环评环节,公众参与度低,能达到的效果也非常弱。项目公示、发放调查表和座谈会等,均无法达到发达国家般的公众参与效果。

求解中国式邻避运动

发生在天津大港的这次事件,显然是一次典型的邻避运动。它与政治无关,西方发达国家和一系列亚洲国家,都经历过此类运动多发时期。

邻避运动最早出现在城市化中的欧美国家。起因是垃圾处理厂等市政、工业设施在建设中,时常遭到附近居民的强烈反抗。居民的诉求通常是“别建在我家后院”(Not in my back yard,英文简称NIMBY,中文译为“邻避”)。

在亚洲,邻避运动首先现身于日本。随后,中国台湾、香港等经济发达地区也迎来了这一浪潮。

“台湾国立台北大学”公共行政暨政策学系教授丘昌泰告诉财新记者,台湾邻避运动始于30年前,早期口号是“鸡屎拉在我家后院,鸡蛋却下在别人家里”。邻避运动行动者最早以中小型工厂为抗议对象。

丘昌泰表示,台湾环境影响评估法规是邻避运动得以部分解决的主要保证,其中包括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程序。厂商若不做相关公开,则属于违法,该项建设就不能进行。

据介绍,最终能补偿和收买怒气冲冲的抗议民众的,是邻避设施建设方的“环保回馈”。丘昌泰称,建设方通常会将令人讨厌的邻避设施变得不讨厌,例如设立公园、图书馆、运动中心、温水游泳池等,供附近民众免费(或打折)使用。此外,还有减免电费、减免土地相关税赋、给予奖学金等措施。

事实上,充分的公众参与和公正的环境评价,是所有国家和地区解决邻避运动问题的法宝。

但在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看来,中国大多数邻避设施在建设中,周边居民的权益通常没能被充分考虑。“一个很重要的观念误区是,政府照顾大多数人利益,想当然地认为小部分群体应该牺牲和付出。中国向来重视集体利益,对小部分个体的意见不以为然。封闭决策、简单通告,当老百姓开始有意见时,又采取回避的办法,问题于是越来越大。”

让人欣慰的是,4月13日,天津市政府和中石化的决定,包括了重新对项目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和安全评价。

(《新世纪》周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herrylee]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