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柳州鲤鱼尾河遭厂矿常年排污 影响庄稼植被

2012年04月16日09:27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刘志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柳州鲤鱼尾河遭厂矿常年排污 影响庄稼植被

鹧鸪江村河段,虽然河水有点脏,但一名村妇仍带着小孩在河坝上洗衣服,河坝下堆积了大量漂浮的垃圾。

鹧鸪冲,民间又叫鲤鱼尾河,是广西柳州市区内柳江河北段最重要的一条支流,起于柳北区梳妆村附近山沟和上垌塘渡水库,自北而下,流经杨柳村、二化、香兰村、鹧鸪江村,最后在柳江河西岸鹧鸪江大桥北侧经香兰泵站流入柳江河,全长十五六公里。4月8日至10日,记者逆流而上,对这条小河进行了全程探访,发现她也像柳州的其他小河一样,正在遭受污染。

1矿场紧挨小河

小河由清变黑

4月8日,天气晴朗,记者看到,经过香兰泵站沉淀后,鲤鱼尾河流入柳江河的水,虽然已经没有带多少“颜色”,但是沿河而上,钻进河两岸的荆棘和竹林丛中,却发现各种污染源正在伺机吞噬这条小河。

泵站与鹧鸪江村之间,几个大型露天选矿场就建在小河岸边,其中鹧鸪江路外侧的一家选矿场,未建池子和围墙,就将矿渣直接堆放在岸边,一些矿渣从岸上倾泄而下,掉入河中,岸坡上的植被也被埋掉。“现在天气好,所以河水还不算脏,但每到下雨天,即使建了池子,经过雨水冲涮,这些选矿场的黑水也会把鲤鱼尾河染成红黑色!”正在鹧鸪江村河段钓鱼的高老先生神情疑重地说,如果政府再不加大治理力度,这条小河将变成“黑河”。

“这条河的水,以前可以直接饮用,且鱼类繁多。”回忆起过去的“好时光”,老人悠然神往。63岁的他,已经在这条小河边钓了近40年的鱼,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每天下班后跑来钓一两个小时的鱼,都会满载而归。黄蜂鱼、斑鱼、草鱼、鲤鱼等,什么鱼都有,不但个头大,而且味道鲜美,那时小河两岸每天都会站满垂钓的人。

然而,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小河沿岸突然冒出了不少化工厂、造纸厂和洗矿场,小河很快由清变黑,最严重的时候,岸两边的一些植被都会被毒死,部分庄稼地甚至无法耕种。幸好政府及时采取措施,关闭和取缔了一批不符合产业政策的非法排污企业。

“最近五六年来,河水的颜色才又慢慢变浅,但是污染仍然还没有得到彻底治理。”老人无不担忧地说,现在不时有人在河里电鱼、炸鱼,小河里的鱼,已越来越少了。

据香兰泵站的一名管理人员介绍,曾有钓鱼爱好者,送给他两条从泵站边钓上来的重七八斤的大头鱼,结果拿回家后,煮出来的鱼头汤腥味强烈,根本没法吃。“这不摆明都是污染惹的祸嘛”。

2 厂矿排污“要命”

庄稼植被遭殃

沿河而上,记者看到,几乎在流经的每个村落里,靠河边都会有一些铁皮或砖混厂房,它们的排污管道,直接通往河里。而这里的水,颜色也不像经过泵站沉淀后那样浅了,有点酱红,尤以鹧鸪江村河段最明显。

鹧鸪江村河坝旁边,一家造纸厂的污水,从围墙脚下流入河里,带着纸屑的污水所经之处,植被枯黄。“这些小型造纸厂,根本没有污水处理能力,产生的废水,基本上都是直接排放到河里,很要命!”说到小河受到污染,正在河边种菜的鹧鸪江村村民佘先生深有感触。

据其透露,早些年,这种利用土法造纸的小纸厂,沿河分布有好多家,鹧鸪江村、香兰村等都有,经过政府整治,大部分已被关闭,但目前仍然有个别造纸厂在偷偷生产,鹧鸪江村除了靠河边的这一家,另外还一家,“就在铁路口左边那里”。

佘指着自己地里已长到十多厘米高的玉米苗告诉记者,这些玉米他已经种了一个多月,现在才长了这么点个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水还没受污染的时候,种下去的玉米,一个多月可以长到三四十厘米高。他还发现,现在的玉米,结穗也没结满,收成大受影响。

受访村民普遍反映,用受污染的河水灌溉庄稼,确实影响收成,一些人因此干脆将田地丢荒,或者租给他人。

“你看,现在是春天,但沿河的竹叶都是枯黄的,根本没有春天应有的那种青翠欲滴!”佘指着小河两岸的竹林不无担忧地说。记者一路从出水口走到源头,发现小河两岸全被竹林环绕,只是这里的竹子,叶子确实不像他处的竹子那样青翠。

记者沿河探访发现,其实除了造纸厂,沿河还有几家化工厂和砖厂,也时刻威胁着小河。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