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药用胶囊铬超标 > 正文

工业明胶又传作恶 “问题胶囊”沪暂未发现

2012年04月16日08:16新闻晨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被明令禁止使用的工业皮革废料究竟是如何变成药用胶囊原料?在前后长达8个月的调查中,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记者走访了河北、江西、浙江等地多家明胶厂和药用胶囊厂,发现一些不法厂商使用重金属铬超标的工业明胶冒充食用明胶,通过隐秘的销售链条,把价格相对便宜而铬含量严重超标的工业明胶买去作为原料,生产加工药用胶囊。这种被检出铬超标的药用胶囊最终流入青海格拉丹东、吉林长春海外制药等药厂,做成了各种胶囊药品。目前,河北、浙江等地执法部门已对问题胶囊厂展开调查。

“白袋子明胶”只能暗中交易

药用胶囊是一种药品辅料,供给药厂用于生产各种胶囊类药品。浙江省新昌县儒岙镇是全国有名的胶囊之乡,有几十家药用胶囊生产企业,年产胶囊一千亿粒左右,约占全国药用胶囊产量的三分之一。这里的胶囊出厂价差别很大,同种型号胶囊高的每一万粒卖六七十元,甚至上百元,低的却只要四五十元。

浙江省新昌县卓康胶囊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王浩明向记者透露,他们厂生产的药用胶囊主要供应东北、山西等地一些药厂,所用原料主要是明胶,胶囊价格悬殊跟明胶原料有很大关系。两万元一吨的是不合格的明胶,合格的明胶现在最起码三万多元一吨。记者注意到,便宜的明胶外观呈淡黄色颗粒状,和三万多的相比,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差别。至于白袋子明胶来自哪里,这名销售经理不肯透露。

当地其他一些厂家也在暗中使用白袋子明胶生产药用胶囊。新昌县华星胶丸厂是当地一家规模较大的胶囊生产企业,每天可生产几千万粒药用胶囊,产品主要供应吉林、青海、四川等省的多家药厂。生产线负责人朱明光介绍,用这种便宜明胶加工药用胶囊能大大降低成本,在当地非常畅销。至于来源,朱明光表示属于商业机密。

原来,白袋子明胶一般都是通过经销商偷偷卖给胶囊厂用来加工药用胶囊的。卓康胶囊厂生产线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厂既生产药用胶囊,也经销这种明胶原料。在一个隐蔽的原料存放点,记者见到了大量的白袋子明胶,除供应华星、卓康胶囊厂使用,还卖给其他一些熟客。

在新昌县做药用胶囊的厂家圈内,大量的白袋子明胶通过地下链条暗中销售和使用已是公开的秘密。这种神秘的白袋子明胶大多来自河北衡水、江西等地。

下脚料成便宜“蓝皮”原料

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经理宋训杰表示,白袋子包装的明胶之所以便宜,是因为使用了一种价格低廉的“蓝皮”作原料,用这种“蓝皮”加工的明胶业内俗称“蓝皮胶”。浙江新昌儒岙镇一些厂加工药用胶囊所用的白袋子明胶,实际上就是这种“蓝皮胶”。所谓“蓝皮胶”的原料,都是各种各样的碎皮子,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这名经理介绍,这种碎皮子正是“蓝矾皮”,业内俗称“蓝皮”,实际上就是从皮革厂鞣制后的皮革上面剪裁下来的下脚料,所以价格便宜,每吨只要几百元。鞣制后的皮革通常被用来加工皮鞋、皮衣、皮带等皮革制品,这些便宜的皮革下脚料则被他们厂收购来加工成所谓的“蓝皮胶”卖给一些胶囊厂,做成药用胶囊供应药厂生产胶囊类药品。

《中国药典》规定,生产药用胶囊所用的原料明胶至少应达到食用明胶标准。按照《食用明胶》行业标准,食用明胶应当使用动物的皮、骨等作为原料,严禁使用制革厂鞣制后的任何工业废料。

工业明胶铬超标十五六倍

在河北学洋明胶厂,记者目睹了整个加工过程。这些又脏又臭的碎皮子首先要加生石灰进行前处理,处理后的碎皮子必须进行脱色漂白和多次清洗。通过强酸强碱中和。原本又脏又臭的工业皮革废料,经过生石灰浸渍膨胀、工业强酸强碱中和脱色、多次清洗等一系列工序处理后,变得又白又嫩,看上去跟新鲜动物皮原料没什么两样。

熬胶车间,清洗后的皮子被放入这口直径达三四米的熬胶锅里熬成胶液,里面竟然还夹杂着其他异物。熬出来的透明胶液,再经过浓缩、凝胶、干燥、粉碎等工序,就变成了淡黄色的所谓“蓝皮胶”。

厂里的经理承认,这种明胶实际上就是国家明令禁止用作食品药品原料的工业明胶。然而,他信誓旦旦地向记者保证,这种工业明胶完全能够用来生产药用胶囊。

在浙江新昌儒岙镇被用来加工药用胶囊的白袋子明胶,实际上就是使用这种又脏又臭的“蓝矾皮”生产的工业明胶。

“蓝矾皮”是工业皮革废料,由于皮革在工业加工鞣制时使用了含铬的鞣制剂,往往会导致铬残留,使用这种“蓝矾皮”加工的工业明胶,重金属铬的含量一般都会超标。那位经理说,“铬不用化验,肯定超标。一般十五六(倍)吧。”

龟峰明胶有限公司位于江西省弋阳县,是一家有着二三十年生产经验的老牌明胶厂,年产明胶一千多吨。公司董事长李明元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他们厂使用“蓝矾皮”生产的工业明胶也是通过白袋子包装,大量卖到新昌县儒岙镇用来加工药用胶囊,客户多达上百人。在浙江新昌县,使用工业明胶生产药用胶囊的现象非常普遍。

在明知这种白袋子明胶卖到胶囊厂是生产药用胶囊的情况下,这家厂竟然还专门拟定了购销合同并声称,厂方提供的明胶为“蓝矾皮”加工的工业明胶,不得用于食用和药用,购买方如违反则承担完全责任,提供产品的厂方不负任何责任。

大药厂不检验就“合格”

胶囊作为药品辅料,生产环境和加工过程必须卫生。但是在新昌县卓康、华星等胶囊厂,记者却看到了另外一幕:人员未经消毒,便可随意出入生产车间。负责挑拣整理的工人直接用手接触胶囊。一些掉在地上的破损胶囊被扫起来,连同切割下来的胶囊废料一起回收使用。这种工业明胶原料在用来加工药用胶囊前首先要进行溶胶,并根据药厂需求添加各种食用色素进行调色,还要加“十二烷基硫酸钠”的化学原料杀菌去污。就这样,这种工业明胶,掺入胶囊废料,经过色素调色及化工原料清洁,进行充分溶解,就成了加工药用胶囊的胶液。胶液再经过半自动胶囊生产设备成形,最后通过切割整理,便加工成了五颜六色的药用胶囊。

按《中国药典》规定,出厂检铬,但是这种胶囊没有对重金属铬进行检测,就直接包装成箱,贴上合格证出厂了。在卓康、华星等胶囊厂,竟然连检测胶囊铬含量的设备都没有,上产线负责人还信誓旦旦,“没有铬。”

2010版《中国药典》明确规定,药用胶囊以及使用的明胶原料,重金属铬的含量均不得超过2毫克/公斤。那么,这种白袋子包装的工业明胶,以及使用这种工业明胶为原料做出来的药用胶囊,重金属铬的实际含量究竟是多少呢?

记者在华星、卓康两家胶囊厂,分别对白袋子明胶原料和药用胶囊成品进行取样,送到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经过检测,这两家厂的白袋子明胶的金属铬含量分别超标30多倍和50多倍。两家厂的药用胶囊样品中铬含量分别超标20多倍和40多倍。

事实上,在新昌县儒岙镇,部分药用胶囊生产商对白袋子工业明胶铬超标的事实心知肚明。这种铬超标的药用胶囊,除流入小药厂、保健品厂、医院和药店,还卖到了一些大药厂,如青海格拉丹东、吉林海外制药集团等。

记者调查后发现,青海格拉丹东药业公司和吉林长春海外制药集团公司的确都在使用浙江华星胶丸厂生产的药用胶囊。但青海格拉丹东药业公司总经理声称,他们厂对采购的药用胶囊都进行了严格把关。“每一批货进来必须经过我们药检,必须经过我们质量检验。连空心胶囊都要检。”

在吉林长春海外制药集团公司,记者看到,仅一张化验单上显示该厂所用华星胶丸厂的胶囊就达2040万粒。检验人员未经检测就在铬的检测项目写上了合格的结论。

是一种毒性很大的重金属,容易进入人体细胞,对肝、肾等内脏器官和DNA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

相关专题:

部分药用胶囊铬超标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llent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