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专案组揭秘“以假乱真”的新型地沟油

2012年04月13日14:22东方网葛熔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六省市公安机关集中行动,全环节摧毁一个特大跨省新型地沟油犯罪网络。该案中,涉案人利用动物废弃物炼制地沟油,在经过一些油脂公司精加工以后以“牛油”的身份添加至饼干、火锅底料等食品。

专案组揭秘新型地沟油:根据国标质检无法分辨

警方揭秘动物废弃物炼制地沟油特大案 变身“合格牛油”添加至饼干等食品

1斤猪废弃物能熬4两油 家庭作坊一个月能熬500-600斤

专案组揭秘“以假乱真”的新型地沟油

专案组揭秘“以假乱真”的新型地沟油

白龙桥生猪屠宰厂每天有60斤左右 猪废弃物给杨贵根熬制地沟油。

专案组揭秘“以假乱真”的新型地沟油

李卫坚用于炼存地沟油的房子外堆满了初炼油,还装了摄像头。 本版图片 早报记者 葛熔金

原料管控防不胜防 销售终端无法检测

“如果炼油的原料仅仅是依靠屠宰场的动物废弃物,或许管控屠宰场会立见成效。但很多黑窝点的地沟油炼制原料非常庞杂,来源防不胜防。”只要能熬油的动物废弃物,很多窝点都会拿来利用。这些动物废弃物可能是来自菜场鸡鸭宰杀后的遗弃物,也可能是被人遗弃不能食用的各类病死、变质和腐败的肉质品,或者用于工业原料的猪皮等物。

由于没有明确的检验指向物,仅仅根据国标进行质检,质检部门也没有办法分辨出“地沟油”,整个销售终端管控变得几乎不可能。在此次查获的一家涉案油脂企业,去年其精加工的地沟油在当地质量监督局的年检中,油品质量被检测为合格。目前尚无对新型地沟油有效的辨别方式,很多食品加工企业在毫不知晓的情况下,将这些油用于食品制作,存在很大的隐蔽性。

3月21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浙江、安徽、上海、江苏、重庆、山东6省市公安机关集中行动,全环节摧毁一个特大跨省新型地沟油犯罪网络。该案中,涉案人利用动物废弃物炼制地沟油,在经过一些油脂公司精加工以后以“牛油”的身份添加至饼干、火锅底料等食品。

不过,案件侦破背后,却也暴露出政府相关部门对新型地沟油源头、终端管控的两难。由于没有明确的检验指向物,质检部门没有办法分辨,且从外观、气味上看经过精加工的新型地沟油几乎能“以假乱真”,堂而皇之进入食品企业。另一方面,屠宰场、菜场宰杀动物后的遗留物,被人遗弃不能食用的各类病死、变质和腐败的肉质品,都可能被用来当做新型地沟油的炼制原料,源头管控相当困难。

“要明确是否为新型地沟油,唯一的方法,只有查实地沟油从动物废弃物收集、炼制到销售的整个环节。”专案组人员说。或许,今后如何在新型地沟油的原料管控以及找出更好的检测办法等方面,都是政府相关部门需要思考的问题。

犯罪网络

历时5个月全环节侦破地沟油案

去年8月,温州乐清市警方在一次走访活动中了解到,该市大荆镇蔗湖村有人私自炼油,臭味四处飘散。随后,警方前往该处调查,发现房内摆放着一台碾压机和几口大锅,锅内是一些动物内脏;角落里摆着数十个塑料桶,里面装着颜色不一的油制品,现场脏乱不堪、恶臭难当。最终,警方以工厂涉嫌生产、销售地沟油,将老板干某和工人罗某、杨某控制,并会同工商部门对加工点生产的1吨涉案“牛油”予以抽样、查封。

在警方对该加工点老板干某的审讯中获悉,干某来自浙江台州,这个加工点是他于2011年2月才开办的,之前他一直在其妹妹位于台州的炼油厂工作。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干某妹妹与杭州萧山区1家油脂公司和安徽人潘续韩生意来往密切,其中与潘续韩的资金来往达500余万元。不过,此后乐清警方在对萧山油脂公司和潘续韩的调查过程当中遇到一些问题,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在此情况下,乐清警方将该案上报至温州市公安局,并逐级报至浙江省公安厅。“去年3月,在我们全环节侦办由浙江宁海发端、涉及14个省的‘由泔水油制作地沟油’大案后,具备一些处理该类案件的经验。当乐清上报这个情况后,我们感觉这个背后问题可能非常严重,必须花大力气去侦办。”一名专案组成员表示。

去年10月21日,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召集温州、杭州、金华、嘉兴、台州和宁波等地治安支队的主要领导,在乐清召开专门协调会。会上,警方明确这种由动物废弃物炼制的油脂属于新型地沟油,各地对此要重点打击和取缔,同时专门成立“10·21”专案组对此类行为进行针对性侦查。

去年11月中旬,警方调查发现,潘续韩将熬制、收购来的废弃油脂转手卖给金华的李卫坚。“这类案子并不是简单打掉几个加工窝点、抓一些炼制者和收购者就能解决问题的,这些只是‘神经末梢’,必须对从炼制到销售的整个环节彻底打击才会取得明显效果。”专案组成员说。而正是李卫坚进入警方的视线,并对其展开侦查,让一个巨大的跨省新型地沟油犯罪网络渐渐浮出水面。

在整个新型地沟油犯罪网络中,李卫坚充当“掮客”角色,他先是从个人、黑窝点收购动物废弃物炼制的初炼油,然后把这些油转卖给全国一些省份的油脂公司赚取差价。在对李的布控中,警方发现李收购地沟油的窝点不仅局限金华本地,还涉及浙江省内温州、宁波和台州等地。而他的销售网络更是遍布重庆、安徽、江苏和上海等各省(市),其中仅对江苏连云港康润食品用料有限公司,去年11月的出货量就达到40多吨,而某油脂公司从他这里购买了上百吨油脂精加工成的“牛油”。

今年3月,经过长达4个月的严密布控和调查取证,警方基本掌握了整个新型地沟油犯罪网络从炼制到销售的全流程,抓捕时机成熟。3月中旬,公安部召集浙江、安徽、上海、江苏和重庆警方,在3月21日对此案展开收网行动。3月21日,警方对浙江的数个地沟油炼制、存放窝点,以及重庆、安徽、江苏和上海等多个地沟油加工厂进行集中行动。在集中行动中,由于江苏某油脂厂负责人身处山东,为此公安部协调山东警方也参与此次抓捕。行动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00余人,现场查扣地沟油3200余吨。

“技术革新”

地沟油精加工后能“以假乱真”

在金华市婺城区苏孟乡桥头村的一幢民居,堆满了各种装有油脂块的编织袋和铁桶,有些油脂已融化后外溢到路基上,不时发出阵阵恶臭,房子四周围着警戒线。这就是3月21日警方破获特大跨省新型地沟油犯罪网络中,重要嫌犯李卫坚从事炼制、存储和销售地沟油的场所。

早报记者发现,在这幢房子的周边装了一些摄像头,在询问附近村民后了解到,这些摄像头已装了好久,应是李卫坚装的。“你不要看这么幢房子,以前进进出出运油的车子很多,不少还是外地牌照的。李卫坚不但在房子里存放油脂块,还自己炼油,每次熬油时都很臭,我们都不敢开窗子。因李是本村的,我们不怎么好说。”一位村民透露,这里炼油已有五六年,起初李自己炼的较多,后来是外面运过来的多。

李卫坚靠这起家,生意越做越大,接着他鼓动亲朋好友集体加入,他的老婆、侄子和哥哥等都渐渐加入了这个地沟油犯罪网络。他们开始四处向个人和黑窝点收购由动物废弃物初炼的地沟油,价格从最开始的3000余元/吨一直飙升至案发前的近5000元/吨,而且收购区域也从金华本地拓展至浙江各地市。与此同时,李卫坚也在地沟油的炼制过程进行了“革新”,加入了牛角软骨,使得地沟油的味道更加近似于“牛油”。

此后,李卫坚开始充当起地沟油销售“掮客”,将这些油以7600元/吨的价格卖到重庆、江苏、安徽和上海等地的多家正规油脂公司。仅从2011年1月到11月,李卫坚就获利1000多万元。在这些油脂公司中,有的是单纯收购后通过精加工成“牛油”,有些除了收购外本身也进行此类地沟油的熬制。

接下来,各油脂公司都会将这些地沟油进行精加工,且加工方法基本类似。加工的过程,首先要把油脂加温溶化,用水洗掉皮、毛等大块的杂物。去水去杂后,这些油脂中还游离着一些细小杂质和异味,就需要加入白土进行沉淀,吸附这些油的异味。即使如此,这类油脂还会散发恶臭,颜色也不够清澈,还需多次高温处理。

“这样反复熬制除了让地沟油没有异味外,更重要的是让地沟油的酸价降下来。这样做出的地沟油不但从外观、气味上能‘以假乱真’,甚至能逃过相关部门的常规检测。”一位知情人士介绍,酸价是脂肪中游离脂肪酸含量的标志,酸价越低说明油脂质量越好,新鲜度和精炼程度越好。一般实用油的酸价在4以下,而这些地沟油的酸价往往超过20,但经过上述方法层层加工以后,酸价就可以降到4以下,甚至还能达到1。

由此,经过精加工的地沟油大部分被这些油脂企业用12500元/吨的价格,以“食用油”、“牛油”等名义卖给食品加工企业,用于饼干和火锅底料等的制作。不过也不乏有人,直接以“猪油”卖给一些餐厅。

这些正规油脂公司,通过该方法获利巨大。如安徽省宿州某油脂公司,占地10余亩,全部工人仅20余名,他们除了向李卫坚收购外,自身也用一些鸡鸭、猪牛的废弃物熬制地沟油,并最终精加工成“牛油”。就是这么个规模不大的公司,公司台账显示1年的流动资金上亿元。

同时,这些正规的油脂企业为了隐藏向李卫坚等渠道购买地沟油的痕迹,在公司的资金往来上并不会直接出现向李卫坚付款的记录,而是通过第三方进行资金往来。比如上海金山某油脂公司暗地里向李卫坚拿货,但货款记录上却显示与安徽一家油脂厂结算,然后由安徽这家油脂厂再将钱打给李。

监管难题

新型地沟油源头、终端管控两难

“与此前警方破获的用泔水油制作地沟油案件相比,用动物废弃物炼制地沟油犯罪端更为靠前。相对于此前犯罪端主要是精加工环节而言,新型地沟油案从收集、初炼环节开始就有着明显的犯罪指向。例如该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李卫坚,为了让炼制出来的动物油脂在外观和气味上更接近牛油,他在熬制油脂过程中就故意加入牛角软骨,这表明李卫坚知晓油脂最终将作为牛油进入食品环节。”该案专案组相关人员表示。

事实上,相对于泔水油制作的地沟油,动物废弃物炼制地沟油无论在源头的原料管控,还是后期对销售终端的严查都存在很大的困难。

“如果炼油的原料仅仅是依靠屠宰场的动物废弃物,或许管控屠宰场会立见成效。但很多黑窝点的地沟油炼制原料非常庞杂,来源防不胜防。”据办案民警介绍,只要能熬油的动物废弃物,很多窝点都会拿来利用。这些动物废弃物可能是来自菜场鸡鸭宰杀后的遗弃物,也可能是被人遗弃不能食用的各类病死、变质和腐败的肉质品。

这些情况,在警方查获的部分黑窝点中,体现得更为明显。如在金华李卫坚的窝点内,发现了大量用于工业原料的猪皮,这些发臭的猪皮被放在石板上刮油,刮下来的油放在锅子里烧成地沟油,还有一些明显腐烂变质的肉也被拿来炼油。而在安徽宿州的油脂工厂内,警方发现大量由鸡鸭等禽类废弃物炼制的地沟油,由此推断这些禽类废弃物可能来自菜场等场所。

由于没有明确的检验指向物,仅仅根据国标进行质检,质检部门也没有办法分辨出“地沟油”,整个销售终端管控变得几乎不可能。而事实似乎如此,在此次查获的一家涉案油脂企业,去年其精加工的地沟油在当地质量监督局的年检中,油品质量被检测为合格。目前尚无对新型地沟油有效的辨别方式,很多食品加工企业在毫不知晓的情况下,将这些油用于食品制作,存在很大的隐蔽性。

“要明确是不是新型地沟油,目前唯一的方法只有查实地沟油从动物废弃物收集、炼制到销售的整个环节。”专案组人员说,由于这类案件没有明确指向的受害人,因此需要办案民警有较强的责任心。同时,这类案件犯罪行为往往存在涉及人员众多、跨省作案等特点,因此各级公安部门不能只想着“守土有责”,而是要做好协同作战的准备,才能将案件证据掌握得更扎实。

(东方早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