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湘江治理折射水资源污染困境 重金属成潜台词

2012年04月13日09:48中国新闻网[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湘江成为第一个获国务院批准的重金属污染治理地区。湘江治理所面临的种种复杂问题,折射出中国水资源污染困境的方方面面

阴雨连绵两个多月,湘江结束了漫长的枯水期。站在橘子洲头的雨雾中望去,湘江似乎找回了几分浩荡之势,凝重地向北流去。

去年春天,湘江成为第一个获国务院批准的重金属污染治理地区;今年的“两会”上,湘江仍被频频提及。饮用水安全、经济结构转型、土壤生态修复、污染工业区搬迁等等话题,潜台词都离不开“重金属”。

跟其他江河相比,湘江治理别具深意,因为“要给国家重金属污染治理先走出一条路子来”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语)

污染的农田

“那里本是一片良田。”54岁的刘海指着一大片野草丛生的荒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是,这片土地种出的东西不能吃,2007年免耕后,一直撂荒至今。

免耕是政府的要求。因为污染的缘故,水稻产量只有以前的70%,要命的是,稻米中重金属超标,属于“镉米”。

为此,湘潭市岳塘区易家坪村易家组和湾塘组的162亩田全部停耕,由附近工业园的企业按早晚两季稻1100元/亩的标准进行补偿。

刘海年轻时做过农技师,是一个种田好手,他现在租种邻村的10亩水田。

浇灌时,他不用湘江水,而是从一个叫做“大塘”的池塘里取水浇田。“湘江里的水含重金属,浇到田里,土壤也有毒,会种出镉米。”刘海说。“大塘离湘江远一些,可能也含重金属,但比湘江轻。”

刘海的两个儿子都在深圳工作,其中一个在深圳落了户。他和老伴在家里帮大儿子带小孩。靠这10亩田,每年收入5000多元,足敷日常生活,“还可以买烟抽”。

“我一辈子,没到工厂里做过半天工。”刘海说道,他看着远处的化工厂,脸上露出鄙夷的表情。

但除了种田,他其实没有其他赚钱的法子。“我们种的菜,拿到外面集市上卖,人家一听是竹埠港的,不买,说这菜有毒。”打鱼也无法维持生计。株洲曲尺乡有一个渔村,上世纪90年代村民全部改行干别的了,因为已经无鱼可打。

刘海吃自己种的米。也有村民把本地产的大米卖掉,再买常德、益阳等地的米吃,但刘海嫌麻烦。尽管污染严重,他也不打算离开这儿,“反正一天两天毒不死人。”他说着,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刘海的村子位于竹埠港工业区,是湖南省七大重金属污染工业区之一,区内原有四五十家化工企业,如今已经关掉一半,还剩26家。

湘潭市环保协会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一份报告指出,湘潭段湘江两岸农田土壤镉超标3至30倍不等,原因是长期灌溉镉含量超标的湘江水所致。

而一些从事金属冶炼的企业,则可以通过大气沉降、污水、固体废弃物等途径,导致土壤重金属污染。

2009年8月,浏阳市镇头镇湘和化工厂发生镉污染事故,原因是该厂未经审批修建了一条炼铟生产线,在长达4年时间里通过多种途径排污,导致该厂周围1200米范围内土壤镉超标。当地的处理方法是,给污染土壤换土,改种苗木。但有专家对此表示异议:换土是不现实的,有毒土壤堆到哪里去呢?

相比之下,湘潭市对重金属污染土壤进行生态修复的探索更有现实意义。

湘潭市水稻种植面积共310万亩,据湘潭市环保协会调查,其中120余万亩土壤镉污染超标,占总面积的40%。从2008年至2010年,湘潭市环保协会联合中南大学、湖南农大、湖南省农科院土壤肥料研究所等科研单位,在市科技局、环保局、农业局的支持下,先后在滴水村、竹埠村、金霞村、月形村进行镉污染土壤(水、田、旱土)修复试验。结果证明,通过施用赤泥、纸厂滤泥、石灰、海泡石等物质,对土壤中的重金属进行钝化处理,产出稻米中的镉含量降低40%~60%。

据南京农业大学抽样调查显示,中国市场上销售的大米中约有10%镉超标。湖南稻米产量连续多年居全国第一,到底多少“镉米”产自湖南,目前没有准确统计数字。可以确定的是,在湘江重点治理的工业区内,大部分农田遭受重金属污染,已无法种植农作物。需要作“变性”处理,退一(农业)进二(工业),或退二进三(服务业)。目前,株洲清水塘、湘潭竹埠港已经作了“变性”规划。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