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消失的湖泊:藕田变身高楼 水患源于湖殇

2012年04月12日09:12第一财经日报[微博]周芳我要评论(0)
字号:T|T

73岁的金婆婆自50多年前从武汉新洲嫁到杨汊湖村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她见证了杨汊湖从浩渺水域向繁华街市演变的整个历程,真正是沧海变桑田。

现在的武汉“80后”大多不再知道,这块名为“杨汊湖”的陆地曾经确实是一片湖区。30多年前,杨汊湖还不是街,是一湾湾清澈的河塘。

自上世纪80年代初,武汉汉口的发展大道以北、张公堤内外,绝大部分都是连绵成片的湖区,发展大道以南的核心城区也有多个大小不等的湖泊。但是到了2000年前后,发展大道以北地区内,以汉口火车站、杨汊湖小区为中心的大片湖泊遭到填占,常青花园、民航小区、杨汊湖小区、桥苑小区、汉口火车站、民航管理局等在这片湖区上拔地而起。

30多年后,发展大道以北,张公堤以内的大片湖区几乎消失殆尽,如今满眼都是密匝居民楼和纵横交错的街道。人来人往间,鲜少有人尚记得这里曾水波荡漾。

杨汊湖仅是武汉众多湖泊缩影之一,武汉市水务局的最新统计显示,50年来武汉已经有近百个湖泊被填消失,城区内仅保留了38个湖泊,“百湖之市”已经盛名难副。

湖景房价格一路飙升的同时,城市中的自然生态链则在日益萎落。

藕田变高楼

“那时候没有一幢高楼,只有一些低矮的平房,和大片的菜地、藕塘。”金婆婆说,杨汊湖曾是武汉远郊最著名的藕塘和菜园子,尤其是杨汊湖出产的莲藕曾是湖北名菜“排骨煨藕汤”的首选主料。

“经常有人在河塘里挖藕、钓鱼;不过,要是遇上张公堤发大水,杨汊湖的庄稼就遭殃了,几乎全部都会被淹死。后来,张公堤变牢固了,小河塘也越来越少了,到最后就变成现在一条条的马路。”金婆婆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末期,杨汊湖就已经看不到湖的影子了。

与杨汊湖有着相似命运的还有武昌的沙湖和南湖。

沙湖,曾是武汉市仅次于东湖的第二大“城中湖”。明洪武年间,沙湖水域有近万亩规模。1900年,粤汉铁路的建设,将沙湖一分为二,分别为“沙湖”(又称“外沙湖”)和“内沙湖”。上世纪60年代末,沙湖水域尚有3200亩左右。到了90年代,为修建武汉长江二桥而拓宽中北路、徐东路,部分沙湖水面被填。而近10年来,随着友谊大道的修建和周边房地产开发的热潮,沙湖有一半水域遭填占。

盛爹爹在沙湖边生活了半个多世纪,“我小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到沙湖里钓鲇鱼,再是挖藕,直接用湖水洗洗就能吃。”盛爹爹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沙湖就一直在填,“儿子的单位在1995年分了一套湖景房,打开窗户可以看到浩渺的沙湖,现在开窗只看得到更高更密的楼房了。”

填湖30多年,加上城市生活垃圾,沙湖自然生态平衡遭严重破坏。早在2006年,武汉市发布的环境状况公报便提醒公众,沙湖污染严重,成为非人体接触的劣五类水质,已不适合水产养殖。2007年,沙湖被禁止养鱼。如今,走近沙湖,臭味扑鼻,水面油黑一片、不停有气泡泛出。

不单单在武汉,因一曲《洪湖水浪打浪》享誉海内外的洪湖亦是如此。歌曲创作时的洪湖,其水域面积达760平方公里,如今已锐减至348平方公里,平均水深仅1.35米。而整个荆州平原湖区的情况更不容乐观。截至2011年底,其湖泊总数已从建国初期的631个减少了89%至71个,湖泊面积亦从2178平方公里降至800平方公里。

此外,长湖亦因过度围垦而严重萎缩。大规模地造田5.1万亩,使长湖水面由229.38平方公里缩小到157.5平方公里,减少了31.3%,总库容也由7.63亿立方米,减少到6.18亿立方米(长湖水位33米时)。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