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广东练江遭工业污染成黑江 治理失败教训惨痛

2012年04月09日10:00《羊城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罪魁祸首

“工业污染才是最主要的因素。”在彭少麟看来,上世纪80年代,练江流域经济发展对自然环境的破坏还没有超越练江的自净负荷,但上世纪90年代开始,工业发展失控,才形成对练江的致命性污染。

记者在练江入海口附近的一角看到,有一个粗大的排水管伸向江心,乌黑的污水冒着热气源源不断地从里面排出来,周围漾起白色泡沫,十米开外形成鲜明的界限———一边是漆黑的污水,一边是黏绿的江水。一位林姓村民告诉记者,这是附近一家冷冻厂在清洗打捞上来的海鲜,“这些水还算好的,不像上游染布、电镀的污水,至少‘没有毒’。”

村民口中的上游“污水”,最著名者莫过于练江流入潮阳的“门户”、“电子垃圾之都”贵屿镇的电子拆解行业带来的污水。记者调查发现,贵屿镇境内,垃圾密集地堆砌在道路的两侧,有时甚至会“占领”十字路口。主干道之外的道路被垃圾挤占得只剩下窄窄的一条车道。从门口望进去,每家每户都是拿着小锤敲击电路板的景象,垃圾堆成一个个小山头。“说实话,这些年经过整治,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某环保组织资深项目主任赖芸自2003年开始关注贵屿的电子垃圾拆解,之后几乎每年都要实地调研。

记者沿练江而上时,看见两岸工厂鳞次栉比。事实上,从上游的普宁到下游的潮南、潮阳,几乎沿岸每个市镇都有自己的特色产业。如“中国内衣名镇”潮阳区谷饶镇,“中国衬衣第一市”普宁等。2004年普宁成为“中国纺织产业基地”,目前全市纺织服装年产能力为:化纤4万吨、针织布100万吨、梭织布550万米、印染布5亿米、拉链达2亿条、聚丙织带1000吨、各式服装达16亿件。在这背后,是印染行业带来的巨大环境污染。

有环保组织指出,纺织品的生产过程中,多道工序都会使用大量有毒有害化学物质。这些物质除了重金属,还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如壬基酚,辛基酚和全氟辛烷磺酸盐等,往往最终被释放到河流或其他水体中,它们通常都是普通的污水处理程序无法完全消除的,会长期存留在水中或污泥里。

记者在靠近练江的普宁市青洋山桥附近看到,沿岸堤坝下有一个印染厂。“印染厂日夜不停地运作,两个大烟囱不断地吐着刺鼻的烟雾与恶臭,印染厂产生的污水就直接排到了隔壁的练江。”住在附近的村民小张告诉记者。

谁在荼毒母亲河

殃及后代

一项研究中,对比了贵屿孕妇与200公里外福建厦门郊区对照组孕妇的一些指标,2003年到2007年,贵屿的早产率、死胎率和出生体重不足均显著地高于对照组。其中,贵屿的死胎率是对照组的6倍,而早产率高62%。

说起河水污染,陈店镇内新村村民詹先生不禁直摇头:“一靠近河水就有臭味,连井水也不能吃,只能用来冲厕所。”他从水井里压上来的水看起来亮晶晶,但记者靠近一闻就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放置一会就会变黄。

水,成了当地一种紧缺物质。“去年一段时间,八天才来一次自来水,现在4天来一次,我们一家三口,一次要储备两吨水。”詹先生说,村里自来水3元多一吨,比潮阳城区里贵2元左右。

彭少麟给记者讲了一个他求证过的故事:有一年征兵,贵屿所有去体检的人竟没有一个合格的。汕头大学医学院教授霍霞及其团队对贵屿污染情况跟踪多年,其研究结果显示,练江环境激素(PBDEs)含量超过香港地区河流的10倍至1000倍。在发表于《环境研究》杂志中的一篇论文中,霍霞及其同事比较了贵屿154名儿童与124名对照组儿童的血铅和血镉水平。对照组的数据来自一个没有从事电子垃圾处理的小镇陈店。他们发现,在贵屿,70.8%的儿童的血铅水平处于铅中毒的程度,而陈店这个数字只有38.7%。贵屿儿童的血镉水平也比陈店儿童高,分别是20.1%和7.3%。

霍霞及其团队的另一项研究中,对比了贵屿孕妇与200公里外福建厦门郊区对照组孕妇的一些指标,后者没有从事过电子垃圾处理业。他们发现,在2003年到2007年,贵屿的早产率、死胎率和出生体重不足均显著地高于对照组。其中,贵屿的死胎率是对照组的6倍,而早产率高62%。

“研究发现,贵屿的铅污染已经影响了当地儿童的血铅水平, 并对儿童智力产生了一定影响,铬污染影响当地儿童的神经发育。”霍霞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环境污染带来的某些损害是“不可逆”的。她举例:铅等重金属一旦存在于人体内,对中枢神经等造成伤害,以后就算通过各种方式将这些重金属排出去了,但伤害却是永远没有办法弥补的。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