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正文

本报新闻人物做客江西卫视 段龙虎和“草根”明星谈选秀(图)

2012年04月05日08:16山西新闻网
字号:T|T

本报新闻人物做客江西卫视 段龙虎和“草根”明星谈选秀(图)

段龙虎一家在火车上。

本报新闻人物做客江西卫视 段龙虎和“草根”明星谈选秀(图)

段龙虎与崔苗(左)、阿星姐(中)。

本报新闻人物做客江西卫视 段龙虎和“草根”明星谈选秀(图)

段龙虎在车厢里为旅客唱歌。

  在选秀节目层出不穷的今天,草根一夜成名已经不是奇迹。选秀以大众为源泉,以平民化为主要特色,无疑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之一,从超女李宇春到快男陈楚生,从旭日阳刚到西单女孩,草根成名成星的“快感”不仅点燃了不少城市年轻人的激情,也刺激着许多来自偏远山区农民的神经。

  3月10日晚,著名导演冯小刚在微博上发布《两个钢琴师》的视频,讲述了奥斯卡影帝布洛迪和霍州农民段龙虎 “奇缘”偶遇的故事;本报第一时间采访并刊发了《一个农民与奥斯卡影帝的奇缘》一文。此后不到20天时间里,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南方人物周刊》、《博客天下》等众多媒体纷沓而至,段龙虎“火”得一塌糊涂,他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民变成了一个“名人”。

  3月30日,应江西卫视邀请,本报新闻人物段龙虎赶赴南昌,与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2009年度十强选手崔苗、青海卫视《花儿朵朵》2011年长沙赛区十强选手阿星姐做客江西卫视《深度观察》节目,共同探讨“选秀·草根·一夜成名”的话题。尽管他们的经历不尽相同,但对于歌唱梦想的信念却惊人的一致。

  

  一路歌唱到南昌


  3月26日,江西卫视《深度观察》节目编导给本报打来电话,邀请段龙虎一家到江西卫视参加节目录制。得知消息,正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的段龙虎十分高兴,这是他第一次走进电视台演播室。他当即让女儿向单位请假,还推掉了3月28日到30日的演出。

  3月28日6时,段龙虎带着妻子和女儿踏上了霍州到太原的列车,11时42分转乘太原到厦门k903次列车前往江西南昌。段龙虎说,这是他第二次出远门,第一次是去年7月和儿子到北京参加《星光大道》海选。

  段龙虎抱着电子琴,女儿背着吉他,一走上列车就引来了众多旅客关注的目光。不过,尽管《两个钢琴师》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但还是没有人能认出他,这让段龙虎多少有些“失落”。他拿出刊登他报道的《三晋都市报》向周围的旅客“推介”起自己。随着报纸的传阅,不少旅客用手机上网查看关于段龙虎的报道,得知曾经与奥斯卡影帝弹琴唱歌的农民就在车厢里,旅客们纷纷围坐过来,详细打探当时的场景,还有的旅客拿起手机、相机拍照。

  吃了两盒方便面之后,段龙虎坐不住了,他安排妻子和女儿休息,自己怀抱吉他走进硬座车厢。“她们娘俩不在跟前,能发挥得更好。”怀抱吉他的段龙虎站在车厢中间,大声喊道:“大家静一静,我给大家唱支歌!”在旅客们诧异的眼神中,段龙虎弹起吉他,投入地唱起《你把爱情给了谁》。一曲唱毕,车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在旅客的掌声和要求下,段龙虎又接连唱了两首歌。而在旅客中,段龙虎“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和自己发型一样的小伙子,俩人很快聊得热火朝天,还不忘拍照留念。随后,段龙虎抱着吉他逐个车厢演唱。

  闲暇间,段龙虎说,自三晋都市报刊发报道之后近20天,他天天忙碌于接受各家媒体的采访,像做梦一样。他明白,如果没有和布洛迪的“偶遇”,没有人会关注他,更不会有记者采访他。他表示,他喜欢唱歌,喜欢让更多人听他唱歌,“最大的心愿还是上《星光大道》。”

  3月29日下午2时,经过26个小时的长途旅行,列车抵达江西南昌。

  

  录制现场谈梦想


  3月30日一大早,段龙虎一家走进江西卫视演播室。第一次进演播室,段龙虎显得有些紧张。

  段龙虎作为第一个嘉宾上场,在主持人的询问中,他回顾了和奥斯卡影帝布洛迪一起弹琴唱歌的细节。一个从不被大家关注的人到突然之间成为所谓的“名人”,段龙虎一时有些不能适应。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副主任曹林认为,段龙虎的“成名”多少有些被动成分,严格来说应该是“出名”,但为什么“偶遇”布洛迪的不是别人,而是段龙虎,说明机会还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得到现场观察员的支持,段龙虎逐渐进入状态。他详细讲述了自己从小热爱唱歌的历程。为了追逐唱歌的梦想,他曾购置音响设备,成立乐队,花费近30万元,占到家庭收入的一大半;为了参加《星光大道》海选,他拿着家里仅有的500元钱,带着儿子在北京街头卖唱,“儿子第一次到北京,没有去故宫(微博)、长城,却跟着我流浪了半个月,觉得对不起儿子。”段龙虎的眼里满含着泪水。

  “我从小就喜欢唱歌,两天不唱嗓子就会难受。”段龙虎说,他痴迷于唱歌,但不识谱,弹琴、弹吉他都是“跟着感觉走”。“只要会唱的歌都会弹”,他梦想能走上《星光大道》的舞台,他会为此继续努力。

  录制现场,段龙虎的妻子郭明英和女儿段彦廷讲述了她们从抱怨、反对、无奈、默认到支持段龙虎的心路历程。看到妻子和女儿对自己的支持,段龙虎再次落泪,一家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段龙虎和女儿现场用吉他弹唱了一曲《外婆的澎湖湾》,博得了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观察员认为,农民可以有自己的梦想,也应该追逐自己的梦想,但不能偏执,不能为了梦想不顾一切。段龙虎的心态非常好,拿得起放得下,他只享受唱歌的乐趣,而不是追逐名利,这一点难能可贵。

  

  选秀明星曝“内幕”


  来自贵州省、自称是“苗家莎拉布莱曼”的吴秀萍大姐今年40岁,她从小就喜欢唱歌,村里人都叫她“阿星姐”。2011年青海卫视《花儿朵朵》长沙赛区现场,阿星姐手拿一瓶酒,时不时喝上一口,吸引了现场众多观众的眼球。她自己改编并用苗语演唱了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深受评委青睐。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阿星姐说,她喜欢一边喝酒一边唱歌,从来没有喝醉过,唱《青藏高原》绝不输给韩红。

  没有想到的是,在《花儿朵朵》舞台上迅速走红的阿星姐却急流勇退,在贵州家乡开起了“阿星苗家农家乐”,成为了一个饭店老板,闲暇之余,她还成立了一支演出队,给前来餐馆就餐的游客唱歌。每天可以唱歌,又能把饭店的生意做好,着实让她非常享受。

  阿星姐很支持段龙虎的梦想,表示如果可以走更远的话,可以继续追求梦想;如果不能走更远,就当做一个爱好。对于选秀,阿星姐有着自己的看法,她认为选秀活动就是推年轻人,而且非常浪费时间。她已看清选秀的“内幕”,“谁晋级谁淘汰都是内部定好的,有些表现很好的反而上不去,比如花儿朵朵广州赛区的冠军,既然是冠军为什么还要一直pk到最后,不是冠军的反而提前晋级了?不管你唱得再好,名次都是提前定好的。”

  现场观察员、新锐媒体评论员盛洋认为,阿星姐太聪明了,她看明白了选秀节目的本质。国内选秀节目本身是模仿国外真人秀节目,只是国外的节目是真的真人秀,国内选秀节目却多多少少会有编导组设计的东西,因为要保证收视率,保证广告额度,能不能走到最后,选手首先要有实力,但是有没有实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好是外形有特点,要有故事,故事好听了才能往后走。光是一个唱得特别好,未必能走到最后。

  现场观察员、湖南万和律师事务所王曙律师称,人为什么要唱歌?是我们悲伤的时候,是我们高兴的时候,是我们喝酒之后有一种情绪要宣泄的时候,是我们需要交流表达爱情的时候,这就是唱歌的本源。我们不是为了出名要唱,不是为了去赚钱。名和利只是唱歌的一种副产品,如果你把副产品当成艺术本身,那这条路就会走不下去,或者变成一条死路。毫不客气地说,选秀节目其实就是一场“飞蛾扑火”的游戏,一堆熊熊大火,大家看到很亮堂,于是不顾一切地奔着光去了。大多数人被火把翅膀燎掉了,但还能爬回去,有的人就死在了上面。真正能浴火重生变成凤凰的没有几个,是非常特例的东西。

  

  不惜举债为成“星”


  崔苗出生在陕北榆林的一个贫困农村家庭,她从小爱唱爱跳,13岁就读于清涧县折家坪艺校,14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涧文工团,从此走上艺术道路。18岁她闯荡西安,边工作、唱歌挣钱,边拜师学艺,第一次参加选秀活动是2007年参加江西卫视《中国红歌会》,之后频频参加选秀节目。从2009年7月起,她先后4次到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节目,并成为年度10强选手。一个月后,突然爆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崔苗参加选秀的费用竟然高达120万元,其中个人举债40万元。消息一出,一片哗然。据了解,为了登上选秀的舞台,崔苗从陕北老家带来了庞大的助演团队,累计240人,花费78万元,生活费18万元。

  录制现场,崔苗讲述了自己坎坷的成长经历。在参加《星光大道》年度总决赛时,母亲突然去世,崔苗没有停止脚步,只在家呆了一个晚上就匆匆赶往排练现场。崔苗说,她从小喜欢唱歌,“唱歌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她一再表示,“《星光大道》是百姓舞台,绝不会收选手任何费用。”崔苗表示,陕北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陕北的道情、说书、信天游、腰鼓、评弹都很出色,但一直没有走向全国,她参加《星光大道》的目的是想将陕北文化发扬光大,为此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谈起当前的经济状况,崔苗表示“不谈这个问题”,随即愤然离开了录制现场。

  节目录制结束后,段龙虎说,他会保持好心态,不管到什么时候,他会记得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是一个喜欢唱歌的农民。追逐梦想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他绝不会疯狂到不顾一切。

  3月31日,段龙虎一家踏上了返程的列车。一路上,段龙虎依旧像来时一样,抱着吉他穿梭于各个车厢唱歌。

  特约撰稿人董杰文/图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