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昆明地下水遭严重污染 几十年水井发臭(图)

2012年03月29日09:54生活新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昆明地下水遭严重污染 几十年水井发臭(图)

在一些老小区由于供水不足,到井边打水的人越来越多 孙兵/图

昆明地下水遭严重污染 几十年水井发臭(图)

因为干旱,城中村的水井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孙兵/摄

地下水危机

如果时光倒流十年,麻园村也算“时尚感”十足,除了房子配套设施较齐全,源源不断从井里冒出的地下水更是让他们引以为豪,甚至多年后,回想起往事,老水井依然是村里的老人们唠叨不完的话题。不过,当年麻园村几乎每家一口的水井如今只剩下了寥寥几眼,地下水的质量也早已大不如当年。不过,这也是昆明十年来,地下水变化的缩影。在很多外地人眼中,作为全国水资源最丰富的省份,水在云南似乎从来就不是稀罕物,而有着春城名号的昆明更不会因水发愁。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如今的昆明,已经是全国14个严重缺水的城市之一。连续三年的大旱,更是使这里的水资源匮乏问题日渐凸显,对地下水的乱开采也进一步加剧了水资源危机。三年前,被逼无奈的昆明市终于展开了一场地下水保卫战,全城范围内,多个“黑水井”被强制关闭,但随着干旱的加剧,地下水再次成为了市民的救命稻草……

生活用水 老小区“井水不用白不用”

在2009年的昆明市法制办与昆明市水利局举行的《昆明市地下水保护条例(草案)》立法听证会上,当时的昆明市政协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主任岳卫平说:“最近的资料显示,昆明滇池流域目前的水资源人均占有量仅为188立方米,甚至比不上中东一些沙漠国家的水资源人均占有量。”三年后的今天,饱受大旱折磨的滇池流域水资源人均占有量越发微乎其微。虽然相关部门明文规定禁止非法开采地下水,但市民们总不得不用水,在很多市民看来,“昆明的地下水免费,而且永远用不完。”

“这水井自古就有,打了就又出来了,一天都有水的,用也用不完。”虹山脚下的麻园村是一个典型的昆明老小区,在城中村拆迁的步伐日趋加快的时候,这座老小区显得越发“苍老”。随着小区一起老去的,除了房子,还有曾经几乎每户一眼的水井。三年前,昆明市封停城区水井,曾经拥有着众多水井的麻园村自然首当其冲。不过,据村民统计,目前,整个麻园村里躲过封停浪潮保存下来的水井仍有十余眼,虽然干旱严重,但是大部分水井一年四季仍在出水。在村民们的观念里,这些水井的水打掉也能流出来的,“打干井里的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些水井依然可以饮用,有些只能用来洗洗衣服、拖拖地。”自从村里通了自来水后,以前麻园村几乎每家一眼水井的情况虽然已不复存在,但除了几口公用水井外,部分居民自家庭院里依然还留有自用水井,这多少算个稀罕物。而且在当前严重干旱的大环境下,这些水井更是显得弥足珍贵。

“前两年好像封掉了一些,但这些水井一直是没有人来管的,不过,不管也好。” 一位村民表示。麻园村近年来变化很大,尤其是这里居住的人。村子里大量的房子都出租给了别人,而这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日常生活用水给麻园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而洗衣服尤其浪费水,不过这倒是让村里的一部分人借着地理优势做起了生意。家住水井旁边的王婷就顺势开了一家洗衣店,但王婷称洗衣店使用的大部分是自来水,井水只用来煮饭和饮用,“洗衣店用水量太大了,估计抽井水不够用,而且这水是从虹山流下来的,水质好得很,比自来水好喝。”王婷称,由于外来租房人员的增加,洗衣店的生意基本可以维持,但是洗衣店用水量相当大,虽然家门口的井水不用出钱,但他们家并不舍得用井水洗衣服。

洗衣店洗衣服固然方便,王婷家的生意却并不红火。

即便工作繁忙,村子里的很多人却并不把衣服拿到洗衣店里洗,而是从王婷家门口的水井打水上来自己洗,这件事一直让王婷为难。“这样好的井水拿来洗衣服确实是可惜了,但水井是公用的,谁也不好说谁什么。”王婷说,即便村子不大,但是每天到家门口的水井前取水洗衣服的人数却多得数不清,“还有人会提水回家拖地板、冲厕所,平日里大家就抢着用这口水井里面的水,而一到停水的时候,更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水井打水。”王婷称,“这口水井地势相对较高,村民生活污水影响不到它,水质好,而且又是免费的,大家肯定更喜欢。”

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但还在用井水的情况在昆明市不仅仅是麻园村一个地方,小普吉、马街、杨方凹等地都有类似情况。为了减少家庭水费开支,只要附近有水井,村民都会想方设法利用好这免费的水资源。

吃了几十年的水井都臭了

和王婷家门前水质较好的水井不同,麻园村如今剩下的水井虽然都能出水,但是许多水井内冒出的水质早已不如当年了。

50年前,杨秀琴一家住到麻园村时,村里已经有很多眼水井,麻园村口的这一眼就已经有60余年的历史。在她的记忆中,麻园村水井的水质一直非常好,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不过现在,麻园村口的水井“别说做饭,用来拖地都有些怪味”。

天气晴朗的时候,年过六旬的杨秀琴和老伴大清早便到麻园村口的水井旁洗衣服,这是他们多年的习惯。在前些年,这里也是她洗菜的场所,不过“现在想在这里洗菜都不行了,谁会用发臭的水洗菜。”杨秀琴称,他们一家人四五十年前就住在这口水井旁,这口水井养育了家里好几代人。“近几年根本喝不成了,只能拿来洗洗衣服、拖拖地,哪还像前些年,可以当矿泉水喝。”杨秀琴把刚洗过衣服的手抬得老高,一股污水的恶臭气味顿时就扑鼻而来。

因为年久失修,麻园村口的水井内壁已经破败不堪,杨秀琴使劲地搓着衣服,老伴则一桶接一桶地打水上来。洗完衣服后,水直接就倒在水井旁边的一个下水洞里,进而流入污水沟,或者渗入地下,而水井外面两条生活污水沟离水井不到半米。

“这些污水一下子就渗到井里了,不要说人吃,洗脸都洗不成,洗洗衣服、拖拖地还觉得有臭味。”杨秀琴说,家里的自来水早已接通,平时生活用水都用自来水,洗衣服、拖地的水老两口就经常用井水里的水,“家里有自来水,但我想着这井里的水不用出钱,就还是会到这里取水用。”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口水井已经被污染了,而且整个麻园村都已经通了自来水,但村民们似乎都有一种“至少还可以洗洗衣服、拖拖地板”的心态,和杨秀琴一样把衣服拿到水井旁边洗的人络绎不绝,还有很多人提水回去拖地板。井水受污染了,村民们首先想到的不是修补水井,而是任污水肆意回流,和井水混在一起,并反反复复地利用,想着的是能用一天是一天,真用不成了,再用自来水就可以了。

据了解,杨秀琴家门口的这口水井,原本和王婷家门口的水井是同源,但由于这里地势低,四周又是密密麻麻的生活污水沟,“污水又重新渗入地下,进入井里,水不臭才怪。”一位村民将头凑到井口,立刻被臭气熏开。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