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辣评 > 正文

晶科能源涉足光伏企业上下游 是远见还是盲目

2012年03月27日10:0521世纪经济报道房田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李仙寿初入光伏产业的这段时间里,1975年出生的李仙德,从1996年起开始做消防工程、水电安装,后成为浙江快达建设安装工程台州分公司的负责人。

  李仙华则进军汽车维修业。1999年,李仙华创办玉环县阳光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这家与“阳光能源”同名的公司,后来成为玉环县规模最大的汽车维修公司。

  陈康平1995年毕业于浙江财经学院,在玉环的上市公司苏泊尔(002032.SZ)工作了十多年,从成本会计一直做到CFO的位置。

  本来四人在不同行业创业,彼此并无业务联系,资产也差别不大。但李仙寿北上嘉善成立昱辉阳光后,业绩开始爆发式增长,财富亦迅速膨胀。

  “在高参大哥李仙寿的指点下,李仙德三人带着钱去了给予较大政策支持的上饶。”一位知情人士称。

  2006年12月,李仙德三人注册成立了外资企业晶科能源有限公司。实际上,在进入太阳能产业后,他们很快发现,光伏行业的前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晶科不再甘心只为昱辉阳光做配套,而是将产品战略扩展到硅片、电池、组件环节。”上述知情人士称。

  成立仅一年,晶科的硅片产能达到80兆瓦,实现销售收入7.8亿元,纳税3860万元。2008年,硅片产能扩大至220兆瓦,实现销售收入30亿元,纳税1.2亿元。

  2008年5月,新加坡一家私募基金看中晶科能源,投资3500万美元;8月,深创投等8家基金联合向晶科能源投资2000多万美元。

  2009年6月,正值金融危机后的资产价格处于“洼地”时期,晶科用不到一周的时间,以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浙江海宁第一家进入光伏产业的企业——浙江太阳谷能源应用科技有限公司,把这里改造成为另一个电池和组件生产基地。

  如今,晶科位于上饶工厂能生产1.5GW的硅片、900兆瓦的组件和300兆瓦的电池片,海宁的工厂则能生产1.2GW的电池片和600兆瓦的组件。据晶科能源3月8日所发布的全年财报,其去年的出货量为950.5兆瓦。IMS Research的统计数据则称,晶科的出货量排名首次进入全球光伏企业前十,位列第七。

  “三仙人”内耗?

  在国际市场上与晶科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其低价策略已是旧闻,产品的低价甚至不输尚德、英利等一线的竞争企业。一位业内人士称,这主要得益于他们对于非硅成本的控制。

  据了解,组件60%-70%的成本是来自于硅的成本,非硅成本也就是营运成本。“晶科在垂直整合方面走得比较早,但我们对于规模的控制比较严格,不会盲目的扩大产能。”钱晶认为,晶科相对谨慎的扩张思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自己在财务上的压力。

  Solarbuzz高级分析师廉锐则表示,晶科组件封装采用的全自动生产线,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成本和降低了损失率。

  而在前述知情人士看来,晶科以往之所以能够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其不碰硅”。在过去拥硅为王的时期,为了保证生产所需的多晶硅供应,许多组件厂商选择与多晶硅供应企业签订长期供应合同,而晶科是中国光伏企业中少数几个远离长期合同的企业。这使得去年硅材料价格暴跌,许多企业被长期供货协议绑死之时,晶科避免了类似的财务损失。

  一向低调的李仙德并未详细解释晶科低成本的原因,但他仍向本报记者表示,晶科的成功得益于“市场判断、管理执行和技术支持”。

  陈康平在阐释他与二李在晶科的内部分工时曾说:李仙德熟悉行业,善于制定战略,领导市场拓展和全球营销;李仙华是技术专家,对于生产管理和品质控制非常专业;他本人过去长期在苏泊尔担任核心高管,公司整体运营的经验比较丰富。

  而一位了解晶科内部管理的人士则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三人分工的另一个版本:李仙德负责销售市场(其中海外市场靠晶科能源首席营销官、西班牙人 Arturo Herrero);陈康平打理晶科上饶的工厂;海宁的工厂则由李仙华管理。

  晶科能源有限公司大客户经理李天润并未就此置评,他向本报记者表示“晶科是因地制宜的选择管理者,而不是因人定岗”。但他同时透露,公司的日常事务需要有人具体协调,李仙华常驻浙江,所以就更多的负责海宁的生产事宜。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