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恶意欠薪现象严重难入罪 打工者讨薪仍艰难

2012年03月16日18:37央视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修改了《刑法》第276条,并于2011年5月1日实施,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作出了规定,将恶意欠薪行为列为犯罪。法律的修改对恶意拖欠工资的行为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恶意拖欠工资的现象仍然严重。

李兵良是湖南省宁乡县流沙河镇的农民,十五年前因为一次意外事故,导致四级伤残,左手几乎完全失去劳动能力。2006年2月,李兵良和妻子随包工头陈文波,到长沙香墅美地附属工程项目工地打工。当年11月,工程完工的时候,包工头陈文波却失踪了,欠下李兵良和妻子四万五千元工资款。 两口子辛辛苦苦干了九个多月,却一分钱都没拿到,让本来就很困难的李兵良更加艰难。

李兵良说:

钱拿不到,家里的生活过不下去

我身上只有几百块钱,那怎么过年呢,只能到处借钱。

像现在孩子没有钱读书,就到处借吧。

之后的五年,李兵良一边坚持在长沙打工,一边寻找包工头陈文波。他先后在长沙十几个工地打过工,干修下水道和化粪池的的工作。由于左手不方便,李兵良干这样的活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艰辛和努力。但是无论多苦多累,李兵良都没有放弃要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

记者:这几年你要帐都是怎么去要的呢?

李兵良:白天就做事,边做事边找人啊。找劳动局啊,找公司里,找陈文波啊。边做事边找人。就要工资。

记者:这么多年也没想过要放弃?

李兵良:那没有,反正就是要,直到找到他为止。哪天找到他,哪天就放心了。那是我辛苦劳动的钱,那肯定要找到啊。反正要到钱啊。数目对我来说也不小了啊,四万五对于我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了不。不能够放弃不,自己的钱放弃,这是自己的血汗钱。

08年6月,李兵良终于找到包工头陈文波,但陈文波给他写了张欠条之后,从此再无音讯。

我找了长沙市劳动监察大队,他那里不能管,我又找了省劳动监察大队(局),他要结算单,(陈文波)人都跑了,没有结算单。

在无数次的投诉无果之后,李兵良找到全国人大代表秦希燕,希望秦希燕律师能帮他要回被拖欠的工资。

全国人大代表 秦希燕说:“

我们今天下午准备到建筑单位去,找这个建筑单位要钱,因为从法律角度上讲,建筑单位应该把钱直接给付农民工,不应该给小包工头。

秦希燕带着李兵良找到香墅美地附属工程项目的建设单位,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公司的工作人员接待了秦希燕一行。

秦希燕:我们从法律角度上跟你讲。第一,他不是给陈文波做事,他是给湖南对外建设公司做事。这个单位是湖南对外建设公司。你们应该把钱付给他,你们在管理这块存在问题,因为这个东西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办公室副主任 杨潇:

今天秦律师这么有公益心的来把这个事情给我们反映,很抱歉领导们确实不在,董事长带队到广东去了,总经理也出差了。然后我们法务部李主任、办公室张主任也到湘潭开庭去了。这个事情我们做了个记录,具体我们跟领导们电话汇报,反正会引起高度重视。

经过交涉,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以领导不在家为由,拒绝支付李兵良工资款。之后还给秦希燕律师事务所发来一封公函,质疑秦希燕和李兵良讨要工资是“恶意讨薪”行为。由于到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讨薪无功而返,李兵良再次找到长沙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希望能够得到劳动部门的帮助。

长沙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工作人员

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的监管单位是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应该向湖南省劳动监察局,跟他们反映。

按照长沙市劳动监察支队工作人员的建议,李兵良又找到湖南省劳动监察局,监察局投诉室的工作人员看到有记者在场,没有接受李兵良的投诉,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不再露面。

李兵良:人走了。没在里面,就走了。不接待。

记者:你没问他为什么不接待?

李兵良:问不到,他走了,跟他讲,他不接待。

记者:以前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李兵良:以前也碰到过,现在这样的多得很。时常有。

记者:碰到这样的怎么办?

李兵良:无奈吧,没办法,无奈。

和李兵良一样,宁乡县道林镇的丁征兵也遭遇了工资被拖欠的烦恼。去年4月至6月,丁征兵带领三十多位同乡到湘潭碱厂4号锅炉改造工程打工,工程做完之后,包工头刘伟雄没有按时给他们结算工资,拖欠三十多人工资款十五万六千元。

湖南省宁乡县道林镇鑫星村 丁征兵

工程完工以后就找他,中间找过多次,电话也打了多次,他老是推。

丁征兵和工友们一起找到秦希燕,秦希燕带着丁征兵找到工程的承建方,长沙互创洁净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经过一多个小时的交涉,互创公司当场给付了十五万六千元的工资款。得知秦希燕帮老乡丁征兵要回了工资,李兵良抱着最后的希望,再次找到了秦希燕。秦希燕带着李兵良第二次到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在,双方一见面就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 许刚丈

我公司明天也到律师事务所去嘛。

明天我告诉你,我们全公司都到你那里(律师事务所)来。

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 严建荣

动用了这么多公共资源,为了四万块钱,我觉得是我们社会的悲哀,而且都划不来,秦大律师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如果为了四万多块钱,来回折腾,几十个人跟你跑,我觉得对社会来讲也是种浪费,对您来讲也是一个大材小用。

画外音农民工:那我农民工就不应该要钱了啊?

秦希燕:

我今天可以就可以讲,你这种就是典型的恶意典型的(欠薪)行为,而且我在全国的给农民工讨薪过程中间,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第一个,你四万多块钱应不应该给人家,第二个,我本身就是免费为农民工讨工资的,第三个我上次来包括这一次来我是履行人大代表的职责。

经过激烈的争辩之后,双方情绪慢慢缓和下来。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严建荣在看过秦希燕出示的证据之后,对欠薪事实表示认可;双方约定下午三点到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结清所欠工资款。

李兵良说:“进来的时候,他们态度蛮恶劣的,如果不是秦律师来的话,进都不能进来。

中午一点,李兵良和秦希燕一起回到秦希燕律师事务所等待,一直等到凌晨两点,湖南对外建设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严建荣才到律师事务所解决问题。凌晨三点,李兵良拿到讨要了五年多的工资,结束了漫长而又艰难的讨薪路。

湖南省宁乡县流沙河镇农民 李兵良

在这五年的讨薪里,真的是五味的酸甜苦辣全尝到了,这五年的艰辛路才晓得以后在工地上写合同的一些法律常识,也懂得了也学会了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从包工头的手里拿到工资,懂得一些道理。

恶意欠薪入罪已经实施了十个月,至今全国只有几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公诉和宣判的案例。“跳楼讨薪”、“自杀讨薪”等各种讨薪事件仍在不断“上演”。

长沙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支队长 周兴文

如果是加大对这个拒不支付劳动者报酬罪的定罪力度,那么对这些拒不支付劳动者报酬的单位和个人,应该说是一个很大的震慑。

全国人大代表 秦希燕

我觉得这个刑法的威慑力不大,同时从实际来看,这个判刑的人不多,全国恶意欠薪的判刑可能还不到十例,而全国拖欠农民工工资,恶意欠薪的老板那就成千上万了。

把这个恶意欠薪惩罚的程度加大,打击的力度加大,法律更加完善,恶意欠薪就会大幅度下降。大幅度下降就达到了我们立法的目的。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xuezh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