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两会高端访谈 > 正文

全国政协常委陈昊苏:外媒不应抹杀中国的进步

2012年03月12日16:53国际在线 [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政协常委陈昊苏:外媒不应抹杀中国的进步

陈昊苏:人生难得是周游,如画风光看不休。闻道西天光景好,直飞万里到俄欧。

1990年负责对外友协的职务,陈昊苏主要的工作就变成民间友好交流。中国的国际影响在不断地增强,在国际上中国故事、中国话题非常引人注目,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中国人也因此引起国际的关注,但是由于存在着种种的原因,特别是意识形态的偏见,对中国的认识还有很多的误区,所以中国的发展在很多地方被解读为“中国威胁”。

这些年中国人被更多的了解了,被更多的认识了,但是误解也更多了。对于中国有不少的批评意见,是因为中国境内发生了一些消极现象,传到外面之后对中国就有很多的批评意见。这些批评意见我们当然不能说它都是没有道理的,在很多情况下它都是有原因,有很多批评也是正确的。但涉及到中国的批评绝大多数都是误解,都是对中国的一种偏见。这是我的看法。

中国在发展自己的过程当中,要进行中国新武器的研制,到了外国舆论的表述当中就认为这是中国对世界的恶意的表现,“中国要侵略别的国家。”这些论调,基本上都是误解。中国不断向世界做出解释,以应对“中国威胁论”等等。这些效果也不能说没有,但是因为偏见太深了,经常我们的解释不怎么被别人认同。另外中国还有一些比较具体的消极现象,传到外面之后又有各种各样的批评意见,我觉得这些批评意见有好多是正确的。比如说发生了一些重大事故、食品安全问题、生产安全、矿难这些出现了以后,当然会有各种各样的批评意见,这些批评是有原因的,如果中国不发生这样的事情,外面不会有这样的批评。

政府在努力降低发生事故的几率,工作人员在努力地尽到自己的责任,作为民众也在努力遵守安全运行的要求,这种努力我们是在做的。不能够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故就抹煞这种努力。政府也好,社会也好,普通的民众也好,都应该从这些惨痛的事故中接受教训。我认为不应该抹煞中国进步的事实,更不应该抹煞中国政府,中国的执政党所付出的努力,还有中国追求先进思想的人们在不断为国家进步所做出的牺牲。

我希望在社会主义的旗帜之下实现文明的提升

西方国家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在资本主义的制度之下使文明的素质有相当大的提高。而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使我们的文明素质得不到相应的提高,又在20世纪中经历很多的革命、战争,动荡的环境,一直到了改革开放时代,文明素质还是在提高的过程中,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我相信随着我们和世界越来越紧密的联系,中国人文明素质的提升会加快。这涉及到我们国家形象的问题,作为我们每一个公民来说,当然要提高自身的素质,还要维护国家的形象。到国外去你要尊重别的国家的法律,尊重那个国家的风俗等等,不能够对那里环境造成不良影响。

中国人追求快乐的生活,喜欢奢侈品愿意去买,这不是坏事,只要你收入是合法的,你有这样的财力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又要注意收敛。“收敛”的意思是说不要有那种暴发户的心态,暴发户他们自己有钱了,觉得似乎是什么都可以买得到的。有的时候你可以合法地去购买人家的好东西,这不是坏事,但是如果在这个购买的过程当中,文明举止非常的粗野,那给人家的印象就很坏。

“民间外交”要尊重别国人民的利益

“民间外交”在我们中国有几十年的传统,因为新中国刚刚成立,国际上对我们不友好的力量还很强,有很多国家邦交都不能够正常实现,那个时候为了扩大我们中国和世界的交流,我们搞了民间外交,成立了友好协会。由友好协会出面组织人员之间的互相往来,和外国进行交流,应该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有人说你们这个友好协会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们不这样看,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在进行国际友好交流时,一定要尊重对方,要研究他们的习俗,要欣赏他们的文化。在发展各种各样的交流时,要尊重别的国家人民的利益,不能损害他们的利益。现在我们说互利共赢,我们也要谋取一定的利益,但是这个利益是和别的国家的人民共同分享的,这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受父亲和恩师赵朴初影响开始写诗

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写作,随着进入历史的新时期遇到的赵朴初先生,他影响了我,当然还有我的父亲陈毅,母亲张茜也影响了我。这40年当中,一般来说不管做什么样的工作,在业余时间都要写一些诗歌,用诗来记录自己的经历,记录自己学到的东西或者是看到的事情,特别是后来我走到世界去了,走向世界游历世界的时候我也写一点作品。我最早的一部诗歌是1979年出版的,叫《红军之歌》,跟我的家庭的背景有关系,我当时从事战史的研究,所以写了《红军之歌》。

1987年出版的《继志集》,然后是到了对外友协工作之初我写了一本《走向新世纪》,后来把《走向新世纪》划成两部分,一部分归到《继志集》,一部分归到下面一本诗集《时空的跨越》。我在对外友协工作16年写了一本《时空的跨越》。16年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跨越。空间的跨越等于是周游世界。后来还把当中有一些作品选出来,搞了一本《飞行的诗》,因为我很多诗是在飞机上写的。

相关专题:

2012全国两会高端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