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两会高端访谈 > 正文

朱清时:下一届政协委员不一定会有我了

2012年03月02日02:00新文化报[微博]邢程 艾灵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朱清时:下一届政协委员不一定会有我了

朱清时接受记者专访。本报特派北京记者 艾灵 摄

这是一次开场气氛略显悲凉的采访,但依然可以看到希望。

从南科大筹建之初,全国政协委员朱清时连续两年成为两会上的热点人物。昨晚,他在北京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多次叹息并坦言:“这一年,不容易,自己瘦了好几公斤。”

做政协委员的第20年可能是“告别演出”

新文化:这次两会您准备了什么提案?

朱清时:嗯……我最近一直都很忙,一开始是要准备提案,提案内容肯定是要以教育改革为核心的。今年是我做政协委员的第20年,可能是“告别演出”,下一届也不一定会有我了,所以要把这次会开好,也希望在会议中提出好的建议来。

对我来讲,熟悉的就是教育界的问题,而且中国最迫切的也就是教育改革。因为中国要成为一个大国,更深层次是教育要发展起来,中国要成批涌现出优秀的人才,才能真正成为大国。现在中国的教育还远远没有满足社会的需求,所以我要关注与教育有关的问题。

新文化:南科大前一段时间传出谋求转正的消息,当时您说希望教育部专家组在两会召开前去,他们去了吗?

朱清时:呃……这个嘛,南科大转正的事我不谈。教育部要做的话,是要按部就班,按照程序一步一步来做,我不谈这个话题。

新文化:那是否意味着如果南科大不能顺利转正,第二期招生也要叫停?

朱清时:当然,招生问题要等转正以后才能落实。

新文化:如果南科大被教育部通过之后,是否还要通过高考这道槛呢?

朱清时:教育部通过之后,就要纳入教育部的范畴,那就要参加高考了。但高考占多大的分量,要我们学校说了算。我们还是要以自主招生为主,参加高考的学生必须通过本科线,也就是说,够读本科了,那么高考就不再重要了。我们自主招生考试要比高考难得多。

新文化:这似乎和您当初的想法不太一样?

朱清时:当初我们的想法是不参加高考,不要国家的文凭。但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最根本的矛盾,那就是南科大是一所公立学校,是政府花钱办起来的。政府的基本态度是,南科大一定要遵守教育部的法律法规,而高考是法律法规中规定的,所以不高考就不是学历教育。我们必须要受到政府的管理,理事会要体现政府的意志。

不缺老师也不怕缺钱 但缺少理想主义者

新文化:我们的师资力量从全国来看,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朱清时:我们已经招聘到48名优秀人才,现在已经有60名领军教授、讲座教授、教授、副教授和助理教授等各层次优秀人才。这60人组建5个系6个专业,平均教学水平在全国是一流的。他们都比较年轻,总的来说,我们现在的教学水平不低于任何其他学校。

新文化:现在南科大的资金状况如何?遇到什么障碍了吗?

朱清时:深圳市政府有钱,我们南科大需要钱,要一步一步申请。如果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是不会缺钱的。另外,南科大也成立了基金会,从全社会募集资金。如果以后基金会做得很强大,那么我们的经费就会有很大一部分来自社会的捐赠,就更容易去行政化。

新文化:香港科技大学是南科大的一个模板。香港科技大学有一种说法,这所大学的精髓是把教授当做大学的灵魂。但他们有人士指出,南科大并没有做到这一点。换句话说,南科大筹备一年多来,行政味道还是比较浓。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呢?

朱清时:把香港科技大学作为模板,是深圳市以前一种简单的说法,一河之隔嘛,深圳市需要像香港科大那样从零开始组建一所大学,一建起来就成为一所一流大学。现在看,应该说是想把香港科技大学作为一个榜样,但不是说模板。香港的情况与内地的情况,尽管一河之隔,但是差别很大,所以实际上模板不仅是香港科大,还有很多世界一流高校,像加州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实际上,我们学校的院系、学术结构、规章制度都是以这些学校作为参考来制定的。

新文化:您认为在您的任期内,南科大达到怎样的一种状态,这次改革探索才算是成功?现在和那个状态距离还有多远?

朱清时:还有一段距离,但南科大一定要坚持我们的改革方向,我在任期内,希望南科大的结构、骨架、运转的规章制度都能建立起来,骨干教师队伍和管理队伍也能建立起来,以后可以按照这个特色走下去。

去年,美国《科学》杂志评去年的重大事件,南科大开学被评为3月份的世界重大事件之一,这实际上是对我们很大的鼓舞。我们要保留这些改革特点,南科大才有意义。建一所普通高校很容易,建特色高校是很难的。

新文化:您一直坚持用行政化的手段实现高校去行政化的目标,您觉得现在实现得怎么样?

朱清时:实现得不是太理想。现在我们才清楚,去行政化比我们当初想象中要难得多。仅在高校这个局部去行政化,脱离社会这个大背景,是很难走得通的。现在招聘管理干部时就发现,去行政化招不到好的干部,公务员几乎不愿意报名参加。他们到学校来,看不清楚他们的前途在哪。现在我们的社会缺少一些理想主义者,不问以后的前途,这样的人很少。

一年瘦了好几公斤 但心情还是很愉快

新文化: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关注您,您是在中科大当校长的时候心情好一些,还是现在觉得更好一些?

朱清时:现在要难得多得多,总是睡不好,心里老是有事,好多事情找不到出路,很难受。解决一个问题,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所以这一年瘦了好几公斤,反衬出在这一年的不容易。

不过,心情上倒是很愉快的。因为我毕竟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做下去,比我当10年的校长更有意义。我们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这件事,一下子让许多人都在思考:“为什么南科大这么做,这么做有什么道理?”

他们一思考,才发现,原来这些方面以前一直都没有考虑过。大家都想通了。改革就变得容易了。这两年很不容易,但这两年成果很明显,因为全国人民的观念都在改变。

如果时光倒流我还会这么做

新文化:如果时光倒流到您出任南科大校长之前,您是否还愿意重新挑起这个重担?做法是不是还会一样?

朱清时:(思考)……我想我还会这么做。

新文化:如果让您给南科大的学生,或者想报考南科大的学生一句承诺,或一句心里话,您想说什么?

朱清时:我在学校自主招生的时候对学生们说过一句话,一直到现在还在坚持。那就是:“你们加入南科大,和我们一起度过的4年,将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不仅是学到许多知识,得到锻炼是非常重要的。而且,经过了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第一线的风风雨雨,将是你们一生的财富。”现在看,这句话将要兑现。去年,南科大开学这件事,被评为国际上的一件重大事件,45个学生的选择,也是大事件的重要内容,他们也是大事件的参与者。这些都将是他们一生的财富。

■记者手记

从无奈到笑容

从昨天下午开始,我们一直拨打朱清时的手机。当电话接通时,他很爽快地接受了记者采访的请求,这多少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后来我们知道,电话打通时,他刚刚到北京。晚上,在宾馆房间,我们3个人谈了40分钟。

事实上,朱清时已经连续几年没有提交过什么提案了,但在全国两会上,他仍然是记者追逐的焦点。因为痛陈高等教育弊端、批评本科评估形式化、反对扩招的发言,让他成为“教育改革”的代名词。虽然他的言论很受关注,但问到为何没准备提案时,他的表情还是有点尴尬,毕竟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他还有应该完成的职责。

当然,我们更关注的话题是南科大的建设进程。随着采访的进行,我们逐渐地理解了他为什么没有时间准备提案。

很难描述这次采访是什么样的感觉,当听到朱清时说出“最后一次参会”时,联想到去年集体采访他时的谈笑风生,气氛明显有了变化。而在谈到去行政化和高考的问题,我们又明显感觉到他的无奈。不过当最后聊到他的学生,他的脸上洋溢着很灿烂的笑容,说话也很自信。我们相信,访谈结束时的那番话,对这位66岁的教育家而言,也将是一种自勉!

(新文化报)

相关专题:

2012全国两会高端访谈 2012年全国两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N006 标签]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