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赖昌星被遣送回国 > 正文

海关总署原署长:当初办赖昌星案交到很多朋友

2012年03月12日04:21京华时报[微博]孙乾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人大常委牟新生:让领导冒冒汗也有好处

▲牟新生在北京代表团分组审议上发言。 本报记者王海欣摄

  □关于“炮筒子”

  整个社会“柔性有余、刚性不足”

  公众对牟新生的印象,记忆最深刻的仍是那个与赖昌星交手、铁腕十足的海关总署署长。

  如今,牟新生担任十一届全国人大的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已经5年,虽然工作性质和职位变了,但依旧未变的是他的“炮筒子”性格。

  在公众眼中,牟新生是个敢于直言的“炮筒子”。但这个炮筒子在炮轰一件事时,总是摆足事实,并不缺乏理性。

  在近几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中,时常能听闻牟新生在分组讨论时发表意见。牟新生虽然以放炮“著称”,但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时,用语并非硬邦邦的官话,也有感性,但他无一例外总是习惯用事实说话。

  牟新生说,有时候他也在想“不想多说了”,只是少了他的“言辞犀利”,其他人也有些不适应。

  牟新生回忆,去年人大常委会两次会议他没有发言,有领导就托别的同志给他带话,叮嘱他有想法就说出来。虽然比较尖锐,但是比较理性,不少看法有关部门也采纳了。这位前来带话的人还带来了一件国务院的文件,文件中有几处,几乎原话引用了牟新生的发言。

  “不讲白不讲,讲了还是起作用的。”牟新生说,有时候“让领导冒冒汗也有好处。”

  “现在总感觉,整个社会‘柔性有余、刚性不足’,在人大也是如此,监督比较平和。”3月9日,在全国人大北京代表团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牟新生依然直言不讳。“我这个性格总是忍不住,爱说点实话真话。”牟新生说。

  牟新生回忆,有一次人大常委会会议结束后,他跟吴邦国委员长握手。吴邦国对他表示,自己认真看了发言,讲得都对,有人敢于直言,人大的监督功能才会发挥得更好。这让牟新生非常感动。

  □关于“举例子”

  经常得罪人夫人很担心

  牟新生自己倒是“无谓无畏”,但家人却常常为他担忧。牟新生的夫人也曾在人大机关工作多年,牟新生在人大常委会发言后,夫人都非常担心,回家吃饭之前,她都要牟新生把说的话“汇报”一遍。

  但她还是常常不放心,还要再把简报借来看一下。牟新生说,夫人常叮嘱他:“你讲的确实都对,可是以后别举例子。”牟新生也应声附和。但是,发言讲到激动处,仍旧克制不住自己。“这几年里面,我有几次发言比较犀利,有时候不注意方法确实有点冒犯。”牟新生说。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北京团分组讨论中,北京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生官点名道:“牟新生,我要表扬你,去年个人所得税法修订时,人大财经委做得不错。”

  “但是,也要叮嘱你,预算法的修订要高度重视,不要迁就某些部门。”金生官说。

  听闻表扬,牟新生直言不讳地说:“人民群众最不满意的,是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执政要彰显公平正义。”他又忍不住将“某些部门”具化了。

  听到牟新生又举例子,一位在全国人大与他共事的代表开玩笑地说,“他夫人不让他举例子,今天他又举了不少例子,我要回去告状。”

  全国人大北京代表团因为这些仗义执言的代表发言,而吸引了大批记者,牟新生所在的小组也成为媒体眼中新闻最多、最解渴的小组之一。

  ■对话牟新生

  官不在大小,做人第一位

  谈履职:常与自己亲身经历做对比

  京华时报:您调到全国人大已经第五年了,这五年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牟新生: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中,有一部分是像我一样从政府部门领导岗位上转到人大工作的,“转岗”有个过程。

  我感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非常好的。人大常委会中还有一部分是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都是很有名的专家学者。他们都有几十年积累的东西。这些同志不管提意见多尖锐,出发点都是为了把国家和百姓的事办好。

  我的感受是,过去做行政工作时,好多东西还在脑子里装着呢,遇到问题会与之前自己的工作作比较。有些事情我曾经干得好,有些干得有失误。其他老同志也是,碰到问题和自己之前的工作相联系,提出的很多意见是有真知灼见的。不管多尖锐,动机出发点是好的,想把事情干好。

  谈处世:我刚性有时候多了一些

  京华时报:您也说过,总体而言讲真话的人少了,您会感到孤单吗?

  牟新生:我是劳动人民的儿子,进了京城还当了部级干部。说实在的,感恩的心一直存在。

  现在的社会刚性不足,柔性有余。我们处理事情,就是要界限分明,公正处理事情,产生的影响会很正面,甚至包括犯错误的人本身也会受到教育。我们的社会是要有原则和有是非观的,没有公理,何谈公平和正义?

  京华时报:您在“刚”“柔”之间一直在寻找平衡吗?

  牟新生:对,我认为最有智慧的是刚柔并济,那是我最赞赏的。但是我做不到,我刚性有时候多了一点。对我这种相对仗义执言的人,有人有点担心,我则一笑了之。我的能力有限,但是我不干坏事,这一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谈远华:办赖昌星案交到很多朋友

  京华时报:回顾您过往的这几十年,最愿意回忆起哪段?

  牟新生:还是赖昌星那一段,我特别坦然。我现在到哪,大家对我特别好,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很尊重我。我在福建办那么大的案子,还抓了不少人,但结果交到好多朋友。

  我的原则是,包括赖昌星在内,做了就做了,没做的事情,我们也不冤枉他。

  实事求是,教育挽救大多数,打击极少数的坏中之坏。够犯罪的秉公执法按罪治,在边缘的能拉的尽量拉一把。秉公办事,是什么样就怎么处理,跟我个人无关。

  谈做官:做人比做大官更为重要

  京华时报:这种是非原则为什么在您心里那么深刻?

  牟新生:还是自小种下的。我两岁丧父,母亲是农村妇女,她教育我们兄弟姐妹:“做人要实在,不要说虚话。”有一次我说谎骗了母亲,她狠狠地打了我,我永远牢记在心里面。我们家就是这个家风,几个哥哥也是这样的。

  京华时报:有人认为,官场上太正直不好,有没有想过,如果少说一点,说不定现在会更好?

  牟新生:到现在,我听到的大多数看法是:牟新生是个好人。官大小不是主要,做人是第一位的。官很大,但老百姓骂你,也很没意思。这也是我的人生观,现在我吃饭香、睡觉也香。挺好。

  京华时报:当官员的时候也这么想吗?

  牟新生:在公安部任副部长,后来到海关总署当一把手,越来越觉得道理很简单,就是真心实意地为老百姓办事。

  □人物简介

  牟新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生于1943年12月,陕西扶风人。1993年3月至1998年11月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委员。1998年12月任海关总署副署长。1999年2月任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2001年4月任海关总署署长。2008年3月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孙乾

相关专题:

2012年全国两会 赖昌星被遣送回国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