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2012年全国两会 > 正文

郑鄂代表谈司法公开:让法官成为公众人物(图)

2012年03月11日15:49羊城晚报林洁 陈晓璇 尹安学 黄丽娜我要评论(0)
字号:T|T

郑鄂代表谈司法公开:让法官成为公众人物(图)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郑鄂羊城晚报特派记者 林桂炎 摄

一直以来,法官与公众似乎总是隔了一层。

在越来越强调司法公开的今天,当微博世界甚至把庭审都搬到了网上直播的时候,广东省高院甚至提出,要把所有的裁判文书(除法律规定不能公开的)放到网上公开。

3月9日,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郑鄂,畅谈司法公开的话题,郑鄂掷地有声:法官的形象就是司法的公信力,透明度越高,公信力就越高,“要把法官推向社会成为公众人物!”

羊城晚报特派北京记者

林洁 陈晓璇 尹安学 黄丽娜

关键词:司法公开

庭审微博直播引外媒称赞

羊城晚报:就在两会开始前,苹果诉深圳唯冠一案在广东高院开庭,广东高院官方微博对庭审过程进行了直播。很多媒体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

郑鄂:据我了解,这个案件庭审前,国内外有近百家媒体和许多公民提出旁听申请。为了尽量满足需要,我们开了四个法庭来供大家旁听。可是即便开放所有法庭,最多也只能容纳几百人。如果能通过微博直播的话,那么就可以满足千千万万的民众和网友的知情权。 事实证明,微博直播的反响很好,连美国华尔街日报都撰文赞叹:“这是中国政府显示对公众提高透明度的举措之一”。

羊城晚报:为什么作出这么大“尺度”的公开呢?

郑鄂:司法越公开越透明,就会越公正。人民法院要有这个自信,要敢于并经得起人民群众和历史的检验。对于司法公开,我们广东的做法是: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且这个例外必须是法律明文规定的例外。

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首个《中国司法透明度报告》,广东高院在司法公开重要载体的互联网站建设中位列全国高院前三。今年,我们将在全省法院开展“强化司法公开推进年”活动,在更广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推进司法公开,将着重抓好裁判文书公开、推行“一院一网”、信息手机查询等工作。

司法的公信力必须靠法官

羊城晚报:把裁判文书全部上网公开了,法官的压力会不会很大?

郑鄂:当然会有压力,但是一公开法官自身的形象就会提升。比如关起门来庭审和敞开门、或是微博直播庭审完全是两个概念。一旦公开,都不用跟法官们细说,他的形象会比你想象的好得多。而公开了裁判文书,你想他能不好好断案吗?多少眼睛在盯着,写个错别字别人都笑话的。

当然公开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既是对法官的监督,一方面也是让法官提高自身的素质,展示自身的形象。法官的形象就是司法的公信力,有公信力才有权威。现在总是司法权威不够,就是公信力不够。公信力必须靠法官,越透明,权威越高。

现在老百姓说信访不信法,什么原因?当然有其他客观原因,但我想跟法官自身的公信力不够、权威不够是有关系的。所以队伍教育除了教育管理外,要干脆把法官推向社会成为公众人物。

狠抓案件流程防法官腐败

羊城晚报:这些年社会对法官的争议多了,要如何加强法官队伍建设?

郑鄂:学了法律,当了法官,就要有社会责任感和正义感。我们主要是激励法官,坚持公平正义要守住自己的底线 ,还有要加强司法核心价值观的建立,完善一系列管理制度,加大监督的力度。

我最大体会还是公开!对法官队伍建设,除了教育、引导和关怀,更重要的是通过司法公平展示队伍的形象,更好地约束他们的行为。你看,现在费了这么大劲来约束,但还是会出问题,就是因为公开不够,只要把按照法律规定能够公开的事项都公开了,我相信法官就不会搞腐败也不容易搞腐败。

羊城晚报:除了公开,还有什么招数可以牵制法官腐败?

郑鄂:对于法院来说,反腐败必须抓住一条,那就是案件。能不能研发一套系统严格控制和把握案件的流程、在节点上控制案件质量和效率呢?通过3年努力,截至去年年底,广东法院信息化建设的08工程圆满完工。除了数字化法庭、无纸化办公外,开发的软件系统要求一切案件从立案开始就在系统内运行,受到流程追踪、审限控制、质量监控等,案件在谁的手上、审理到哪个阶段了,几月几日在哪个庭开庭,审限何时到,一目了然;案件发改了、被投诉了,一查就知。

我们还将逐步实现庭审录音录像、笔录、笔录显示“三同步”和直播。如果有人想将自己正在审理的案件下线游离到系统外运行,由于立审执分离,也很容易被查到踪迹,这样就可以事前预防法官以案谋私的不廉洁行为发生。

关键词:司法公正

司法公正人民群众说了算

羊城晚报:司法公正依旧是本次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但似乎司法公正与当事人满意度往往有差距?

郑鄂:对于法官来说,司法公正就是不偏不倚、公平、正义、合情、合理、公道正直、符合常理、常识、常情,一般人在没有外来压力的前提下都能容忍和接受的价值、理想和结果。具体来说就是要做到依法裁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但司法公正不能简单理解为让每个案件的当事人都满意。你想呀,如果诉求得到了法院支持,往往觉得是公正的;可一旦你觉得自己是对的最后却败诉了,那首先肯定会不服气,会觉得是不是法官有问题?所以我们要更加公开,让社会去看,即使当事人不满意,社会公众也能理解。

羊城晚报:广东法院去年委托第三方搞了个民意调查,是第一次吗?

郑鄂: 是的,第一次。调查结果满意率是95.1%,所以,司法公正不是个案的当事人,也不是法官说了算,而是广大的人民群众。这对我们来说是极大的鼓励,说明广东法院这几年的改革创新、司法为民,老百姓是认可的。这也是我们进一步前进的动力。

关键词:化解纠纷

用法官“多跑腿”

换当事人“少折腾”

羊城晚报:您曾说过,法院收案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有一种现象很独特,收案数的上升被一些法院作为一项工作成绩展示。

郑鄂:哈哈,广东法院去年的收案数就实现了多年来首降,非常难得。

应该说,有很多矛盾如果开始时就有人介入,矛盾纠纷就不会越积越深,案件就不会从一审、二审到再审,甚至还跑到北京来上访,耗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和司法资源。如果我们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矛盾化解机制,把矛盾解决于萌发状态、初始阶段,许多纠纷就不会进入司法程序,于国于民都有利。

羊城晚报:具体用什么机制来解决?

郑鄂:广东建立了包括诉前联调在内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推广驻村法官、社区法官、社区法官助理经验,用法官“多跑腿”换来当事人“少折腾”,发动群众来解决群众矛盾。另外,今年,我们也将有计划逐步恢复和增设人民法庭,尽可能方便及时介入消化矛盾。

羊城晚报:这些举措等于参与了社会管理?

郑鄂:是的。法院要积极延伸职能,参与社会建设。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强化司法建议功能,要发挥法院善于由司法角度剖析问题的优势,向有关部门提出存在的问题和建议。去年我们全省法院共向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发出司法建议1655份,很有效果。

相关专题:

2012年全国两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alexzh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