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两会高端访谈 > 正文

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建关爱留守儿童长效机制

2012年03月08日16:36金鹰网何玉娟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金鹰网讯 (两会特派记者 何玉娟)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是孩子们童话世界里的“笨狼妈妈”,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民进湖南副主委、大学老师,她更关心孩子们成长的当下。2012年全国两会,汤素兰带来的“建立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长效机制”“反对思品、历史、语文教科书统一版本”“加大对武陵山片区教育事业支持力度”的提案无不与青少年的成长息息相关,同时她还为湖南衡山县学前教育教师呼吁。

  3月7日,汤素兰接受金鹰网两会特派记者专访,详细解读了“建立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长效机制”“反对思品、历史、语文教科书统一版本”提案。提案背后大量数据和实力来自汤素兰深入到湖南农村做的调研,字里行间是她对青少年成长教育关照的拳拳之心,“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真正的草根,我要为留守儿童呼吁。”

  谈提案:关爱留守儿童提案成小组共同提案

  金鹰网:您今年两会会带来什么提案?是什么促使您关注这一议题?

  汤素兰:今年我的两会提案有好几个。比较特别的一个是关爱留守儿童的,这个提案因为得到了我们教育组大家的响应,现在已经从我的个人提案变成了我们小组的共同提案,希望这样能更加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将对留守儿童的关爱落到实处。

  有这个提案是因为我个人来自农村,我们湖南是劳务输出大省,留守儿童很多。特别是去年9月发生在双峰的一岁半女童与奶奶的尸体共度七天的惨剧,让我要为留守儿童呼吁。

  另一个是关于“反对思品、历史、语文教科书统一版本”的提案。这个提案是因为在年前和长沙市的小学语文老师们聚会的时候,听到她们的议论和困惑,因为老师熟悉一本教材要很长时间,在教学的过程中还需要参考资料,教材变换太多,给老师和学生都造成许多困难。后来跟出版社了解情况,他们确认了这样的信息,我个人是反对教材高度统一的,因为我认为在统一的大纲下编写教材已经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完全可以完善现有教材而不是用统一版本取代。我又跟组里的委员交换意见,他们也赞同,所以,我写了这个个人联名提案,有十多个委员联名。

  金鹰网:从收集民意到确立提案,前期有哪些工作是让您印象深刻?

  汤素兰:比如关爱留守儿童这个提案,我最初的想法是:父母生了孩子,就应该好好养育,应该把孩子留在身边,好好培养,所谓“至要莫如教子”,于是,我找来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好好研究,发现留守儿童的产生都是因为父母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因此,我本来打算呼吁要切实贯彻《未成年人保护法》。但在了解的过程中,我发现其实没有哪个父母愿意抛下自己的孩子不管,他们之所以出去打工,大多数是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城乡差距实在太大了。从2011年的情况看,农村平均纯收入是6977.3元,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1809.8元,同样的三口之家,农村收入不到两万元,城镇居民有六万多元。农民工的低工资,城里高企的房价和物价,又让农民工无法把孩子带到城里来生活,而且一旦农民工不进城了,城里马上就会闹“用工荒”,所以,留守儿童的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现阶段也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由政府职能部门切切实实办一些事实,来关爱5800万留守儿童。

  在提案中有一件事还让我印象深刻:这个提案本来要做为我们教育界别的集体提案的,大家也认为关爱留守儿童是件好事,但是,有某几位幼儿专家坚持认为,留守儿童的问题是父母没有尽到职责,首先要解决父母的问题。其实我也是研究儿童教育的,我当然知道0——6岁甚至整个小学阶段都是孩子成长发育的关键期,孩子最好是和父母在一起。但将心比心,每个父母都是爱自己孩子的,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抛下自己的孩子?这件事使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晋惠帝听说自己的国家有人饿死了,便问:为什么会饿死呢?大臣回答说:因为没有饭吃呀!晋惠帝于是说:没饭吃为什么不吃肉呢?晋惠帝养尊处优,根本不知道一个人连饭都吃不饱,哪里还有肉吃呢?说句大白话就是:坐着说话不腰疼。有些人每天享受着农民工低廉的服务,还要指责他们为什么背井离乡。看看我们城市里,最脏最累的活都是农民工们在干。

  金鹰网:这些年来,名人委员总是容易让人关注。这个标签会给您带来很大压力吗?

  汤素兰:不会给我带来压力。我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我是一个农村长大的孩子,真正的草根。我的职业身份是学生的老师,孩子们的朋友。但政协委员这个身份会让我更自觉地去关心我们的社会,当看到社会上出现某些问题时,会把眼光放到更大的范围看一看,再想一想是怎么回事,然后尽可能地去反应问题,寻找解决的途径。

  谈文化产业:产业和文化的博弈会寻得最大公约数

  金鹰网: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提升,政府报告中多次将文化产业纳入“十二五”要着力推动的“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在中央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文化产业还被定义为“推动经济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我们该如何看待文化产业发展的现状?

  汤素兰:文化不只是软实力,文化产业还是最环保最无污染的产业。它不用消耗资源也不污染环境,却能带来巨大的财富。“好莱坞”影片占据了世界三分之二的电影市场总票房,“好莱坞”输出的影片不仅已成为美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向全世界输出了美国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而我们的文化产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占的比重还很小,尤其文化产业对外的影响力很弱。

  金鹰网:从作家的角度来看,政府对文化产业的重视,对作家文学创作有什么积极意义?

  汤素兰:文学艺术是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文化产业的基础。电影需要好剧本,电视剧需要好故事,动画片需要好脚本,电子游戏、广告需要好创意,出版更是以内容为王。所以,政府对于文化产业的重视,对于作家来说是好机会,好机遇。

  金鹰网:深化文化产业改革,就要把文化产品放入市场,但似乎有这样的困惑,出版产业化要求快,但创作本身要求慢而精,那么就会有一种担心的声音说文化产品一味的市场化容易导致文学的浮躁,比如确实近年来出现过跟风创作、作品速成等问题。就您看来,一个成熟的文化产业发展环境,文化和产业应该是怎样的辩证关系?

  汤素兰:市场永远是追求利益的。但一个成熟的市场,一个成熟的产业,会在利益与公益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如果说产业是利益,文化是公益,通过双方的博弈会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每个时代总有一些作品成为不朽的经典,也会有大量的作品成为迅朽的过眼烟云。

  谈儿童文学:需要社会对儿童的重视

  金鹰网:在文化产业化浪潮中,有专家曾提到“儿童文学的发展正在迎来一个最好的时期”,您怎么看文化产业发展中儿童文学产业化的现状?

  汤素兰:儿童文学迎来一个最好的时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事实上,儿童文学的产生和发展,需要有会社会对于儿童的重视,对于儿童教育的重视,还要有中产阶段的产生。而中国从时代的发展来说,正好走到这个时候。因此,在文化产业中,尤其图书的市场分额方面,儿童文学连年增长。

  金鹰网:网络等新媒体迅速崛起,网络文学异军突起,数字出版已然趋势,儿童文学如何应对数字出版和新媒体传播?

  汤素兰:文学需要好故事,好内容,好创意。数字出版的形式变了,但需要的核心内容依然不变。因此,作家的创新精神,作家对人类精神世界的开拙,作家的想像力,作家对人生社会的认识与思考,都成为作家创作的组成部分。在新媒体时代,儿童文学作家要有丰沛的想像力,有独特的创造力,还要真正了解读者,了解当代孩子的审美和心理需求。当然,还要有和市场对接的机会。

  金鹰网:随着文化产业的大发展,大批的文学作品都转化成了影视作品,目前国内儿童文学与影视产业、动漫产业的结合现状如何?

  汤素兰:事实上,好的动画片,好的影视作品,要有好故事,有打动人心的精神力量与情感共鸣。对作品的创作是作家的强项。但很遗憾的是,当前大多数动漫公司并没有依赖一批成熟的、有想像力与创造力的作家来创作故事,双方的结合很少。

  金鹰网:从1986年发表第一篇作品,二十几年来您一直坚守在儿童文学这块阵地上,不同的阶段创作体验有什么不同吗?

  汤素兰:起步的写作是有些跌跌撞撞的。而且主要依赖于自己的书本知识和学来的技巧,加上自己的童年经验。到后来,自己的孩子出生了,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真正认识了孩子是什么,孩子需要什么,写作也开始更自由一些。现在人到中年,我在关注孩子的同时,也更加关注社会。在写作中,我自然会表达我对社会人生的忧虑,同时表达对理想的世界、理想的童年、理想的孩子的期待。我的人生经验也多一些了,自己的人生经验自然也会融汇在作品中。

  金鹰网:2009年您接受我们采访时曾说:“《哈利波特》在国外最大的贡献是将沉迷于网络中的孩子们再一次拉回到了书本面前,而中国需要这样的作品。”您认为我们在儿童文学创作上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汤素兰:这些年,中国的儿童文学作家、老师,还有一些致力于儿童阅读的爸爸妈妈在共同为孩子营造一个读书的环境,给孩子一个书香童年。这些工作是润物细无声的,但同时是很有成效的。现在在小学里,主张孩子要有课外阅读的老师越来越多了。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在中国,把孩子拉回到书的世界里不是由一本书做到的,而是由一代人做到的。

(金鹰网)

相关专题:

2012全国两会高端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