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两会高端访谈 > 正文

社会主义学院书记叶小文:民族复兴与传统文化

2012年03月08日13:14人民政协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社会主义学院书记叶小文:民族复兴与传统文化

叶小文接受记者采访

中国共产党十七届六中全会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奋斗目标,将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与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使命相联系,具有深远意义。时下,一个文化建设的高潮正在孕育之中,国人在实践也在思考:何谓文化强国?我们要建设怎样的文化?我们要怎样建设文化?值此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召开之际,本报采访了叶小文常委,请他谈谈他对当前文化和文化继承与创新等问题的思考。

民族精神要从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中重铸

记者:叶委员,中国共产党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号召,这个号召在全社会引起广泛响应。您怎样理解文化的发展和繁荣?

叶小文: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从历史上看,是文化的冲动导致的。怎么发展和繁荣?要靠文化的自觉,文化的冲动,才能大发展大繁荣。文化的发展和繁荣,一定是来自民间,来自大的变革时代民族精神的激动、荡漾,包括个人。你看,古往今来那些伟大的艺术家、诗人,他们都身处于变革的时代,经历了时代的变迁。比如屈原、司马迁、曹雪芹,他们都具有文化修养,有的出身贵族世家,后来一下子掉到了社会底层,对时代、世态有切身的感受,才写出了惊世之作的。“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 ”艺术家或作家,一定要深入生活,深入民间,和时代同呼吸共命运,才能创作出好作品。毛主席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文艺工作者一定要到基层去,和群众结合的问题。我想再加上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宽容的文艺政策,我们的文化才能大发展、大繁荣。

记者:时下文化建设、赓续传统成为社会的热门话题。您认为应如何理解“文化”这两个字?赓续传统的意义何在?

答:文化是民族的根。一个民族的崛起或复兴,常常以民族文化的复兴和民族精神的崛起为先导。一个民族的衰落或覆灭,则往往以民族文化的颓废和民族精神的萎靡为先兆。

精神是民族的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在现代化的艰难进程中实现,现代化则要靠民族精神的坚实支撑和强力推动。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

传统是民族的本。时代精神强调时代的理性认同,而民族精神却立足于民族的情感认同。民族认同不是逻辑推理或理性构造的结果,而是民族传统中长期的历史和文化积淀的产物。现代化呼唤时代精神,民族复兴呼唤民族精神。时代精神要在全民族中张扬,民族精神就要从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中重铸。

记者: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现在还更多地提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要借鉴和吸收“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和“优秀的传统文化”。您认为,应如何理解“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和“优秀的传统文化”?

叶小文化:一个民族要成为伟大的民族,尤其是一个曾经一度在世界上辉煌过的民族,在当代,要重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并进而实现本民族的伟大复兴,作为其“长期的历史和文化积淀的产物”的民族传统,固然要发掘和光大本民族薪火相传的精华(如“国粹”、“国学”),也要善于发掘和光大其他民族积淀的精华——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和本事,还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既有对中国文化根的尊重和扬弃、对中国文化魂的坚守和创新,也有对外国文化的包容借鉴,博采众长,食而能化,化而能食。

兼容并包,贵在融会中西

记者:能否形象地说明您上面谈到的“发掘和光大本民族薪火相传的精华”和“也要善于发掘和光大其他民族积淀的精华”这两句话的含义?

叶小文: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当然要从传统文化中去吸收,但也要看到国学不是现在才有的,不是今天产生的,国学没有救中国,中国曾经沦为半殖民地。所以今天要发展文化、要民族复兴,需要处理好这个问题。就是说传统文化中,对自己的好的东西要善于发掘和吸收,也要善于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精华,即其他民族成功的经验,并化为我之所有。中国文化从来都是食而能化,化而能食的,好的东西都能拿来把它消化吸收。中国历史上所谓“盛唐气象”就是这样产生的,这也是传统文化。

我想以经典音乐和流行音乐为例谈谈这个问题。古人说,“乐也者,圣人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礼记》),故应“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论语》)。在高度重视“礼乐”的古代中国的儒家圣人看来,“乐”是人心的至善追求,生命的至高成就,天下的至美境界。好的音乐,能深入人心、教化天下。今天,在努力促进社会和谐、企盼世界和谐的许多当代中国的有识之士看来,“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乐之奏,和以声,和谐交响也“斯为美”啊。

音乐,发乎于心,动之以情。“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心之所动,呼之唤之;情之所致,歌之颂之。“地气上齐,天气下降,阴阳相摩,天地相荡,鼓之以雷霆,奋之以风雨,动之以四时,暖之以日月,而百化兴焉。如此,则乐者,天地之和也。”这是我们的先人对交响乐的描述和想象,这也是中国文化对交响乐的认同和赞赏。交响乐不光属于西方,也属于中国,且早就属于中国。

记者:您以交响乐为例,将中国音乐的教化和西方的美育联系起来,阐释了传统与现代如何结合的问题。视角独特,富有针对性,您能否就此再做一点举证和引申?

叶小文:比如,现在交响乐不大吃香,经典音乐更是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现在的年轻人多喜通俗音乐、流行音乐。不可否认,通俗流行音乐现在处于更加强势的地位。我们历来的态度是,对这种现象我们不应也不可能加以限制,而应加以引导。同时,更应大力提倡那些优秀的经典音乐。说到流行,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经典音乐,流行的时间更长、更久远。因为优秀经典音乐的文化内涵更深邃,对审美的影响更深刻,因而对培养高素质的人才,特别是培养创新人才,往往有一定作用。高雅文化的普及、高素质文化的涵养,往往是一个民族不断涌现高素质、创新型人才所需要的文化氛围。这是通俗音乐不能替代的。今天,中华民族要培养高素质、创新型人才,尤其是培养大师级的人才,有必要大力提倡高雅文化,更深入发掘和弘扬人类古典文化的精髓。

文化复兴,旨在民族复兴

记者:您一直以“乐”为例,谈传统的继承与创新、谈古今的结合、谈中西的结合,中间有很深的寄托。

叶小文:我们知道,“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这九个字大体就可以显现出中华民族数千年孜孜不倦的精神跋涉之足迹。过去我们总以为,古人的“礼崩乐坏”不过是对社会变革和进步的哀叹,这是对“礼”与“乐”的关系和功用看得轻率浅薄了。其实,古往今来,人心乱,社会乱,政治乱,历史乱,自然乱,宇宙乱,乱就是不和谐。而所谓人心乱,即人心中天理人欲之价值颠倒,人欲秉权作主而僭为天理,此为“礼崩乐坏”。它可能是社会变革和进步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但又是社会变革和进步不能不克服的障碍。

而“乐者,天地之和也”,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想,大概会伴随一个从类似“礼崩乐坏”到“礼兴乐盛”的过程。毕竟,中华民族的先人们向往的宇宙和美,良知朗照,仁风广被,德化天下,礼乐文明,天下大同,仍然是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对于历史与未来的最倾心的期待,也是人类能够用文字与艺术表达出来的终极希望。

记者:伟大的艺术往往是伟大时代的标志。您是如何看待伟大的艺术之于民族复兴的意义的?

叶小文:我认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创造,必然创造出壮丽的史诗。史诗性音乐,古今中外,不胜枚举。在中国,有禹命皋陶所作《大夏》以纪其治水之功,有尧的乐舞《咸池》表达对宇宙的神思,有舜的乐舞《韶》颂赞山川万物星辰日月,有描写武王伐纣的《大武》,还有屈原以祭歌形式写作的礼神乐舞《九歌》等等,皆以史诗表达出先民先贤们的纪功颂德、礼神敬祖、玄想沉思。进入近代,在世界,有海顿的《创世纪》、莫扎特的《安魂曲》、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芬兰音乐家西贝柳斯的《祖国颂》、捷克作曲家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国》,还有现当代作品如《行星组曲》等等,而中国有《黄河大合唱》、《长征组歌》。这些,都是震撼人心、德化天下的“礼乐文明”的不朽之作。

我们中华民族历经坎坷,尤其是近一百多年来,磨难重重。现在随着我们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中华民族又有了崛起、复兴的大气象。但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经济的快速、持续增长固然重要,也不能缺乏文化的底气和文化的内涵。一个民族能否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国际社会得到尊重,不仅在于“有钱有势”,还要有“文化魅力”。西方现代国家的历史虽然不长,但有文艺复兴的经历和底气。文艺复兴把“人”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把生产力从封建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带领西欧走出中世纪的蒙昧和黑暗,迎来了现代文明的曙光,迸发出巨大的能量。今天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在关键时刻,能不能也有自己的“文艺复兴”呢?她的文化底蕴在哪里,如何推进中华文化的回归与超越,使之为我们的民族持续地积蓄和迸发无穷力量,展现我们的“文艺复兴”?这个问题很大,非常重要,值得更深、更久、更全面地探讨。我主要是仅以音乐文化传承和创新的角度,谈了一点自己的看法。

相关专题:

2012全国两会高端访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