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热点言论 > 正文

袁岳:农村的公共服务空白让人忧虑

2012年03月05日09:44南方报业网袁岳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参加一个农村问题研讨会,一位朋友给我说,现在的农村干群关系还不如收农业税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需要普遍追税,因为干部与群众还有来往,而现在这样的来往也没有,干群之间的联系度更少了。

袁岳:农村的公共服务空白让人忧虑

在参加一个农村问题研讨会的时候,一位朋友给我说,现在的农村干群关系还不如收农业税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需要普遍追税,因为干部与群众还有来往,而现在这样的来往也没有,干群之间的联系度更少了。当然,这是从反面来说的,而如果从正面来说,在现在的农村,既没有物理意义上的社区公共空间,又很少文化意义上的社区公共文化活动,也少属于社会服务意义上的社区公共服务项目与社区公共生活,人们之间的公共意识与为大家接受的公共人物也越来越少,最终我们正在滑向一个人际关系淡漠,而社会问题丛生且不容易加以解决的社会阶段。《环球时报》上的评论文章说,现在农村要警惕成为少数边缘人主宰的特殊时期,此话一点不假。不少人对于村庄选举不热心,因为本来也没想象的村庄社会服务,也没想象的新公共人物。连来个大学生也算村官,也很少人真正去做村庄社会工作,因此很少有农村居民真的相信公共服务会有啥显著变化。我看到最近某地宣布要重视普通工人农民在党代表会议中的比例,而说出来要提高的比例之低,在我看来简直惨不忍睹。就算把比例提高,有人也会发现,很难找到像样的代表人物,因为村庄的社会关系淡漠久矣。

春节在印度尼西亚农村,去年在斐济,看到很多村庄有那种可供部落民众自然聚集的大屋,很羡慕,也觉得很有意思,因为那样的地方不只是给大家一个可以公共交往的地方,也可以让很多农村的孩子从小体会啥叫公共与啥叫集体。虽然小时候相对贫困,但是我还是很怀念集体的打谷场与仓库,怀念集体抓鱼分鱼的快乐场景,今天这样的场景已经灭绝了。偶尔的村头聚集是自发自然的,与自觉组织与规划的集体生活是没有关系的。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奇怪,如此庞大的一个政府与政党,在如此庞大的人群中似乎不存在一样。今天农村,除经济发展这一项以外,存在着大量道路基础建设、水利基础建设需要,同时农村环境卫生、农村文化娱乐活动、农村老人关怀、农村留守儿童关怀、农村居民健康检查等很多方面的服务需要已经成为很多居民可感知却得到的帮助很不够的领域。今天,农村特别需要鼓励与发现更多的人愿意提供社会帮助与服务,而基层政权建设不是派更多的官,而是建设更多的公共空间———超越我们自己个人与自己家庭的可以容纳更多村民聚集生活的空间。我们知道希望小学重要,我们知道建设一些村庄图书室重要,其实建设这样重要的公民素质生活的公共空间也非常重要。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hill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