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2012年全国两会 > 正文

政协委员:三公消费公款吃喝能否公开到菜单

2012年03月04日14:59北京晚报孙颖我要评论(0)
字号:T|T

报告回放

加快实行财政预算公开,让人民知道政府花了多少钱,办了什么事。各级政府都要努力为人民办事;每一个公务员都要真正成为人民的公仆……今年(2011)出国(境)经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等支出原则上零增长,切实降低行政成本。——摘自2011年政府工作报告

数字说话

1990到2009的20年间,我国人均GDP增长15.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20倍和21倍,而人均负担年度行政管理费用则增长了近30倍,我国行政管理费用占财政支出的比重由13.44%提高到18.83%,超出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5.6%的标准,也高于不少发达和欠发达国家。2009年我国用于教科文、医卫住、社保就业、环保等民生的总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不足38%,低于许多国家。可见,公款吃喝加重了财政负担,挤占了民生支出。

样本调查

在人民网两会网络调查中,超过87%接受调查者表示对三公经费公开不满意,54%的受访者表示很不满意,受访者中87.2%希望将公款大吃大喝入罪。的确,许多部门在公布三公经费的时候仅仅是公布了3个数字,离人们期待的透明,距离有点儿远。

行政收支透明度

北京得分1.35 位列19

去年3月4日,多年研究阳光财政的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蒋洪曾经做客人民网,就“阳光财政与公车改革”问题和网友在线交流。今天说起这一年来社会对三公经费关注的热度,蒋洪说,已经有数不清的媒体就三公经费公开话题采访他了,“得几十家吧”。

2008年履行全国政协委员职责的第一年,蒋洪就做了“公款奢侈浪费不刹不足以平民愤”的大会发言。5年过去了,做得怎么样?

2010年到2011年,蒋洪和他的课题组作了一份关于2011年政府行政收支相关信息透明度的调查。在“2011年行政收支及相关信息透明度省际排行榜”中,按照百分制计算,北京得分是1.35,位列19;而最高的单位也才得了16.55分,还有3个省份得了0分。

向341个单位

提出信息公开申请

蒋洪他们100多位师生通过挂号信的方式向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的11类单位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包括政府办公厅、人大、政协、财政厅、国家税务局、地方税务局、教育厅、工商局、卫生厅、交通厅和省环保厅,考察的单位共计341个。蒋洪说:“我们申请公开的是各个单位2008年度本级的收支决算数及统计数,包括了收入来源和用途的信息。”

申请公开的信息共有26项。记者看到这26项涉及了单位运行的方方面面,有的很细化,比如“差旅费”、“交通费”、“招待费”、“出国费”、“机动车辆数”等。

公开实质信息的单位

最终只有24个

寄出了341封挂号信后,被评估单位的态度和责任心状况并不是很令人满意:主动与课题组取得联系的单位仅有116个,最终能应申请而公开实质信息的单位只有24个,仅占全部单位的7%。

记者看到,公用支出中“差旅费”、“交通费”、“招待费”这3个涉及三公消费项目的得分都是0.29分,相对来说出国费和公车相关项目的得分稍高,公用支出中“出国费”项目得分是0.88分,单位机动车辆数项目是2.70分,机动车辆按购买原值分类的明细信息得分为2.86。在人、财、物等不同类型信息的透明度方面,财政收支信息的透明度状况是最差的。数据显示,19项财政收支信息平均的透明度得分仅为1.40分,而人员编制等人方面的信息和办公场地等物方面的信息的透明度得分分别为2.59分和3.20分。越是明细信息,财政透明度的状况越差,相关单位更不愿意提供。

委员观点

公款吃喝能否公开到菜单?

全国政协委员 浙江大学教授冯培恩

在人民网两会网络调查中,53.6%的受访者认同“在公款消费中明确禁止喝茅台”的建议。对此,冯培恩委员表示,“可操作性不大,公款消费公开的操作细则可以研究,但如果规定到这样细的程度没有必要,应该规定不同场合规格下允许的不同消费额度。”

在单位内部公开公务用餐费用能够让武汉市公务用餐费用同比下降38.27%,那么在网上公开公务用餐费用能够让费用下降多少呢?如果再加上公布菜单呢?目前这是个无解的“奢”问。不过冯培恩说,即使不能都做到,也要正视这个问题,只要开始了,就是推进。

在俄罗斯,公款请客前需要填写详细清单,具体说明请客时间、地点、人数、费用和原因等,清单需经3个非参与领导批准同意,财务报销发票上需要详细标明酒菜的品种、数量、价格等。在芬兰,公款接待菜单及花费都要在网上公开。冯培恩建议制定和施行严格的公务接待报销制度,建立公务接待费用网上公示制度。要规定公款招待的范围、规格、审批和报销程序等,要求在接待前一周填写全国统一的申请单,并经本单位党、政、工领导共签认可;餐饮业开具统一的公款招待税务发票,详细写明用餐内容、人数及原因;报销凭证需经财务部门多位分管人员审核。超规格消费一律由个人承担,并公示屡犯者。

治理公款吃喝应该有法可依

冯培恩表示,长期以来我国对公款吃喝的处理最多就是批评而已,只有其中个别涉及贪污受贿者才可能影响其职务甚至饭碗,这也是我国长期以来公款吃喝等浪费行为不能得到有效遏制的重要原因之一。冯培恩建议,界定公款吃喝的“罪与非罪”是核心问题,应把公款浪费问题纳入《刑法》的调节范畴,用法律来规范官员和公务员的公务行为,让浪费有罪深入人心,让惩治包括“公款吃喝”在内的各种浪费行为有法可依。

自上而下取消接待费

全国政协委员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蒋洪说,三公经费公开还有一些疑问,比如三公经费统计口径到底是什么样的?目前统计的是招待费、公车、公款出境游,实际上不止这些,比如国内游,还有在会务费、专项费用等列支的餐费是否算招待费?目前公布的依然是个笼统的数字,公众没法判断是否合理。

“公款吃喝要实名制,这不是我发明的,是原来财务制度上规定的:出差回来报销差旅费,住宿、就餐,都是正规财务制度必须记录的项目。而接待费,则是我吃喝的账单在人家身上,人家吃喝的账单在我身上。”蒋洪建议取消接待费,外出就餐预算自理,严禁单位与单位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上下级之间互相买单。

相关专题:

2012年全国两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qi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