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2012年全国两会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不要辜负说话的权利

2012年03月03日03:03新京报[微博]迟夙生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不要辜负说话的权利

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

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不要辜负说话的权利

  2月27日,齐齐哈尔,全国人大代表、律师迟夙生在办公室向来客解答法律问题。本报记者 王瑞锋 摄

  人物

  迟夙生

  全国人大代表,九三学社社员,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

  1979年,辞掉公职,“下海”当执业律师,曾代理大北集团案、大庆联谊股票案、“齐二药”假药案,轰动一时。

  履职

  关注《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修改,建议增加“明显违反诉讼程序办理案件的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在法庭上予以回避”条款,保证程序正义

  要求加大对拐卖儿童事件中买方的处罚力度,买卖同刑同罪,提出关于修改《刑法》的议案

  关注流浪乞讨儿童保护等问题。

  迟夙生不像位律师,倒像是位在医院坐诊的老专家。

  “这个好了,下一个。”2月27日,迟夙生坐在齐齐哈尔的办公室内,喊着外面拿号排队来咨询法律问题的普通百姓。

  与专家坐诊不同,她的咨询全部免费。

  自1994年她的律师所创办第一天,律师迟夙生便立下规矩,要求律师所的所有律师,免费为百姓做法律咨询,一直持续至今。

  如今,56岁的迟夙生已连续三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作为基层律师,她每天免费“坐诊”,同时进行调研和征求民意。

  她的议案和建议与基层联系很紧。她关注农民工讨薪、下岗职工和离退休职工待遇,疾呼立法保护被拐卖儿童,建议屡屡引起热议。

  “最基层的,才是最真实的。”迟夙生说。

  议案多是底层热议问题

  2月27日中午12点多,迟夙生接待完咨询者,休息中间,她拿出注射器,为自己打了一针胰岛素。她患有糖尿病。

  打完针,她去参加一名因糖尿病刚去世的朋友的告别仪式。随后,又返回办公室继续“坐诊”。

  来迟夙生办公室咨询法律问题的,大多是普通平民,问题琐碎且重复。

  迟夙生一遍一遍地作答,还拿出一些法律材料,送给咨询者。

  “咨询的人太多了,一天少则四五十,多则过百,这不仅能增加案源,更能让我们律师扩展知识面,增加阅历。”迟夙生说,作为人大代表,她一边接待来访者,一边考虑议案和建议,很多议案、建议就是来自每日的“免费咨询”。

  在接待中,她曾多次接到寻子父母的求助,然而,却常常束手无策。

  她发现,刑罚不严往往会导致违法者逍遥。《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这条规定明显量刑畸轻,犯法者难以获得重罚。”迟夙生认为,量刑和当今现实中儿童在家庭中的重要地位、被拐后给家庭成员造成的伤害无法相比。

  她说:“有买才有卖,凡是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规定进行收养应当都是违法的,收买被拐卖的儿童量刑畸轻,不严厉打击买方市场,难以杜绝这类犯罪。”

  事实上,早在去年“两会”,迟夙生已提出“买卖同罪”,“我的议案,是基于底层民众反映最多、呼声最强烈的问题,群众有需求,因此今年还要再提。”

  释法息访,敢于直言

  27日,免费咨询当天,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走进迟夙生的办公室。老人说,他的儿子酒后悄悄地开出老板的车,酿成事故,他想起诉老板,“给儿子要点医药费,能赢不?”

  “这种情况千万不要打官司,咱孩子不占理,打官司赢不了不说,还浪费钱浪费精力。你想想,你是老板,出这种事你能赔吗?”迟夙生劝慰老人。

  迟夙生介绍说,许多上访事件,完全可以通过律师的解疑释法,消化在基层。“两会”期间,她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与访民聊天,“最高院、最高检等上访多的地方,都是我必去的旅游景点,专门找东北口音的访民唠嗑,了解他们为什么上访。”

  迟夙生说,许多上访是地方法院枉法错判所致,她会劝上访者走上诉路线。“还有一部分访民确实不在理,我就给他从法律上分析,让他明白上访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们律师也在为维稳息访做贡献呢。”迟夙生笑着说。

  然而,这名擅长“维稳息访”的律师代表,对上敢言却是出了名。比如,2009年,她曾向中央领导直言,现在法官退休年龄过早,浪费资源。

  27日当天,她接待完第48名咨询者后,奔波1200多公里,赶到边境一农垦区的看守所,会见一名羁押的当事人。

  同时,他还要为一场“民告官”的案件做辩护律师。出发前,打开行李包,除了必备的卷宗和胰岛素外,她给自己又准备了一盒速效救心丸。

  要求审判程序公正

  忙完手头的案子,3月1日,迟夙生又赶到哈尔滨,与黑龙江省代表团会合,准备参加全国“两会”。当晚,因过度劳累,身体虚脱,全身直冒冷汗。

  因为此前不久在外地审判晕倒,她每日得注射吊瓶。“这是病得最严重的一次,回来时浑身还都是包。我想怎么给别人打官司,还能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丈夫李国全说。

  在他看来,妻子迟夙生性格很要强。“刚有电子游戏那会,我跟儿子玩超级玛丽比她好,她竟然一宿不睡,一晚上玩通关,非超过我们。”李国全笑着说。

  基于此前多年的刑事辩护经历,迟夙生认为,程序公正与否,代表着国家法律的文明程度。

  她说:“今年两会上,将讨论修改刑诉法,我的意见是,所有明显违反审判程序的公职人员都应当回避,如果我能提的话。”

  问政

  “不要辜负说话的权利”

  1履职期间,哪个议案、建议最有效或印象深刻,为什么?

  迟夙生:为青年律师减免初级注册费的建议。要想成为一名执业律师,首先要取得本科甚至研究生学历,其次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在律师所进行一年的实习,再交纳注册费、上岗费,这对一个青年准律师来说,经济压力巨大,也不利于律师队伍的壮大。后来这个建议获得了同意。

  2履职一般会遇到哪些阻力,你会怎么办?

  迟夙生:最大的恐怕就是领导们“打招呼”。我经常对法院、检察院的工作报告投反对票,有个官员跟我说,你如果不同意我们的工作,你可以投反对票,但别号召别人也投反对票。事实上,只要你无所畏惧,也就不存在任何阻力。

  3你对代表更好地履职有什么建议?

  迟夙生:不要辜负了自己说话的权利,说话不仅仅是提反对意见,而是提好议案、好建议,并能执行好。

  □本报记者 王瑞锋 齐齐哈尔报道

相关专题:

2012年全国两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da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