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归真堂活熊取胆现场再次开放 参观者跪拜谢罪

2012年02月24日13:29中国网王煜我要评论(0)
字号:T|T

被关在惠安县黄塘镇黑熊养殖基地的熊 CFP供图

被关在惠安县黄塘镇黑熊养殖基地的熊 CFP供图

22日,工作人员为黑熊引流胆液 朱晨 孔令君 摄

22日,工作人员为黑熊引流胆液 朱晨 孔令君 摄

NGO成员向熊谢罪 王煜 现场图片

NGO成员向熊谢罪 王煜 现场图片

□晚报特派记者 王煜 福建惠安报道

今天是本次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的第二天。上午,参观人数达到70名,其中仅包括8名非媒体人士,并没有兽医等专家。归真堂之前特邀的72位知名人士也无一到场。一位NGO人士呼吁归真堂开发熊胆替代品,并在现场给黑熊“跪拜谢罪”。

在昨晚媒体见面会上,归真堂承诺今天将尽量开放更多的环节和区域,但实际并没有做到,开放区域和22日一致。媒体、动物保护人士和公众均要求归真堂进行更大范围、更长时间和有专业人士参与的开放。

未能开放更多区域和环节

今早前往养熊基地参观的人士主要还是媒体,另外还有8位公众人士,包括两个NGO组织的成员,其余是教师、大学生、公司职员等。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就读博士的贺惠新是惠安本地人,他表示,此次前来主要是出于对时事热点和家乡的关心。他认为熊和其他动物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可以进行利用,但利用要适度。尽管是本地人,但他离家求学已经10年了,因而对归真堂的熊胆生产也并不了解。

同行的NGO福建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的项目主管璇芷则认为,虽然动物在本质上是一致的,但人们对它们的处理方式是不一样的。她认为归真堂对活熊取胆就是一种虐待,这个产业是不必要存在的。 “归真堂说自己没有虐待黑熊,但他们没有出具完整的有公信力的证据,只是让大家来走马观花地看看是不够的。”

抵达归真堂的养熊基地后,记者和贺惠新以及另一位公众人士一起进入1号熊舍参观取胆过程。这一次现场的工作人员比22日多了两人,总共达到五人。现场讲解的人员比22日做了更多说明,主要是解释笼子为何只能做到目前这样大: “如果笼子做大,工作人员取胆汁时身体就会处于笼子底下,安全得不到保障。”其他的过程和22日基本一致,黑熊在取胆过程中表现平静。记者发现,这次的参观时间达到了7分钟左右。

今天的开放区域和22日完全一样,并未像归真堂高管于昨晚发布会上承诺的有所增加。归真堂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吴亚解释,目前熊舍的布局做不到开放更多的区域,将来有专门开放区域,但需要重新布局另外建设。

NGO成员: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今天来现场参观的还有NGO贵州民间护生协会的片山空,他进入熊舍参观取胆时,站在引流笼旁突然准备给熊下跪,但马上被工作人员拉了起来,理由是担心影响正常取胆。片山空走出熊舍后,走到散养区的围墙旁,朝着远处的熊双手合十,闭眼念道:“我代表人类向你们谢罪。 ”随后双腿下跪给熊叩首朝拜。

他说,他从大理出发,计划在三年内走遍全国向动物跪拜谢罪,惠安归真堂是他的第9站,之后他还会去上海。他认为动物和人是平等的,“不应该只把动物变成我们的药和食物,不应那么残忍。 ”之前他在大理就去过一个养熊场,“那里对熊来说真的是地狱。 ”他现场向吴亚建议归真堂逐步转型开发熊胆的替代品;“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现在老百姓已经有环保的觉悟了,只有这样才能赢得民心。 ”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新闻发布会上的4位专家都没有研究熊类的经验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中国区项目协调员孙全辉之前有报名参加今天的开放日活动,但他昨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最后决定不会前往,因为“从媒体上看到对开放现场的描述以及亚洲动物基金会的遭遇之后,觉得这样的参观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

他说,归真堂摆出愿意与公众沟通的姿态,这是值得肯定的,但他们做得还远远不够。他认为,像这次这样没有相关专业人士参与的短期开放,是不能说明黑熊究竟是否存在健康等问题的。 “应该由第三方的机构挑选、组织一些权威的具有公信力的兽医和研究熊类的动物专家组成团队,这个团队里应该包含国际权威人士。让这个团队到归真堂的养熊场进行一到两个月的长期观察,最后出具的报告才有说服力。 ”

孙全辉同时指出,经过他在网上的查询,归真堂在22日中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请来的4位动物学领域的专家,都没有研究熊类的经验,因而给出的观点缺乏权威性。记者对此进行验证,发现从网络公布的资料看来,这4名专家确实都不曾对熊类做过研究。

■归真堂:以后会长期开放,甚至可以让游客体验取胆汁过程

昨晚,归真堂召开媒体见面会。关于为何名人和专业人士几乎没有参加开放日活动的问题,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吴亚表示,本次活动的目的是让公众能亲眼看到归真堂是如何养熊取胆的,只要有人来参观、亲自观察,就已经达到了目的。

归真堂副董事长蔡资团称,这次的活动是黑熊养殖场20年来首次对公众大规模开放,在以后他们会考虑一周开放两次到三次,让更多的人实地观察,甚至可以让游客在接受培训后自己体验取胆汁的过程。 “这个不需要等三到五年那么长,将在不久的将来实现。 ”

针对孙全辉的质疑,归真堂表示自身对学界权威的认识有限,“如果大家觉得哪些专家权威且有公信力,请向我们推荐。 ”他们还对孙全辉给出的“专业团队长期观察”的建议表示欢迎,承诺愿意接受专业人士检验。

现在研究如何改进引流取胆,暂不考虑研究人工熊胆

在发布会上,归真堂方面再一次强调为黑熊做的人工造瘘手术留下的瘘口并不是一个创口,平时是紧密闭合的。 “使用的引流针是圆头的,并且通过控制插入的力度,不会伤害胆囊。 ”有记者提出是否可以实地参观手术过程,被归真堂拒绝。

归真堂总经理陈志鸿称,黑熊达到3岁、体重100公斤后开始取胆,每天早晚各一次,每次约取140毫升。在母熊的怀孕期间会停止取胆。现在归真堂已经有引流取胆10年以上的黑熊。吴亚说,归真堂养殖的每一头熊都有健康档案,目前不能公布。

归真堂是否会考虑逐步停止活熊取胆?蔡资团说:“根据去年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文件,我认为国家对熊胆产业的发展是鼓励支持的态度,我们会继续做下去。 ”陈志鸿称,人工熊胆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东西,需要花很久的时间才能掌握,因而现在他们更多是考虑如何继承和改进引流取胆,并没有考虑向研制人工熊胆方面转型。

相关专题:

反对活熊取胆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