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抵制活熊取胆 > 正文

归真堂活熊取胆开放首日拒绝抵制方入场

2012年02月23日09:09京华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归真堂专家说明会

>>董秘

归真堂产品无保健品

参观熊场以后,归真堂召开了一次阵容强大的专家说明会,到场者包括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原司长张世臣、中国中医科学院主任医师周超凡等十余位专家。归真堂董秘兼副总经理吴亚作为归真堂方面的唯一代言人出席,而归真堂创始人邱淑花、董事长邱荣辉(邱淑花丈夫)全程均未露面。

除被指责取胆手段残忍外,归真堂还被质疑产品中有半数以上为保健品而非药品,违反了相关部门关于熊胆粉不能用于保健品生产的要求。对此问题,吴亚昨天回应称,归真堂的熊胆产品分为熊胆粉、熊胆胶囊、清肝茶三大类,其中“食字”批号的清肝茶是公司的早期产品,从去年开始就没有再生产,目前归真堂获取的熊胆粉全部用于药类。

>>专家

法律框架内即允许做

说明会上,现场专家的观点多集中在天然熊胆不可替代、无管引流不致痛等问题上。张世臣称,活熊取胆在我国已由一代的杀熊取胆、二代的给熊穿“铁马甲”发展至如今第三代的无管引流,对熊的创伤已降至最低,并称医学界在人工熊胆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能够替代自然更好,但从人工麝香、人工牛黄的效果来看,并不能完全替代”。针对媒体关于活熊取胆的存续性等问题,张世臣称:“只要是在法律框架允许之内就可以做,但必须有资质、合规。”

当有记者提出“可否举证到底哪种疾病非熊胆粉不能治疗”的问题时,现场所有专家却一时语塞,最终未能有人举出实例。

在开放日前,就有人士怀疑归真堂将通过麻醉黑熊来制造取胆无痛的假象,对此,鼎桥创投总经理、归真堂董事张志鋆坚称麻醉之说荒谬,并表示媒体可派代表48小时跟踪被取胆黑熊以求证。

>>鼎桥

对归真堂上市有信心

昨天,鼎桥创投总经理、归真堂董事张志鋆的出现让现场出现了一次小高潮,而言辞犀利的他在与媒体沟通中几近“对冲”,当媒体问其“你怎么知道熊不痛”,其随即反问记者“你怎么知道熊会痛呢?”

张志鋆称,鼎桥创投自2008年6月关注熊胆产业,2009年10月投资归真堂,是基于其认为应该支持中药产业,而“无管引流”取胆技术是人性化的。

此前,中国SO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曾公开表示已筹集1.2亿元,公开收购包括鼎桥创投等在内的机构持有的归真堂股权。昨天,张志鋆称这是白一鹏个人“哗众取宠的自我宣扬”,公司至今未收到任何有关收购的函件。

“如果动物保护概念深入人心,归真堂就算是通过了证监会的审核,也未必会有人申购,就等于上市失败。”张志鋆称,对归真堂的上市十分有信心,若A股无望,不排除港股或海外上市的可能性。

■记者手记

取胆之争关键在法

尽管昨天归真堂请来的智囊团阵容可谓强大,但围绕着取胆熊到底会不会疼、熊胆粉到底能不能被替代等问题的争论依旧是有始无终。

在“活熊取胆”的争执中,支持者多为归真堂利益共同体及中医药学家,在他们眼中,“无管引流”下的熊不但不疼,甚至还“很舒服”;反对者多是动物保护组织、NGO等,其认为任何状态下的取胆熊都不可避免地经受长年累月的疼痛,并举证熊胆汁可以被取代,故此希望取缔“活熊取胆”。针锋相对的观点引致无穷尽的口水之争,甚至陷入“子非熊,焉知熊之痛”的无解思辨中。

事实上,过多纠缠于熊疼不疼并不能减轻熊的痛苦。在我国目前的法规体系中,熊到底疼不疼也不是评断一个企业是否应该上市、一个行业是否应被取缔的标准。否则,国内最大的熊胆粉需求企业上海凯宝就不会悄然登陆A股了。

要取缔活熊取胆,当务之急是要从立法的角度加以约束。唯有立法,方能求得利益与道德之间的平衡。

相关专题:

反对活熊取胆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