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抵制活熊取胆 > 正文

获解救黑熊见到笼子就惨叫 多数最终死于肝癌

2012年02月22日14:35新民晚报姜燕我要评论(0)
字号:T|T

龙桥黑熊救护中心里,两头黑熊经治疗开始恢复健康

龙桥黑熊救护中心里,两头黑熊经治疗开始恢复健康

被取胆汁的黑熊所穿的铁马甲

被取胆汁的黑熊所穿的铁马甲

被没收的熊笼十分逼仄,黑熊就是在这样的空间里被长期取胆汁

被没收的熊笼十分逼仄,黑熊就是在这样的空间里被长期取胆汁

胸前那一道新月般的白色图案,使亚洲黑熊多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月熊。然而,它们却命运多舛。在东北三省、山东、四川、福建等地,有7000多头熊活着时被抽取胆汁,其中绝大多数是亚洲黑熊,少数是棕熊。

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距离成都市区约40公里,是亚洲动物保护基金在四川省林业厅的大力支持下于2000年创建的。该中心先后从四川、辽宁、山东和天津等地解救了277头黑熊,目前仍存活的有157头。这些曾经经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痛的熊,在这里过上了安逸祥和的生活。

绝大多数熊最终死于肝癌

被用于抽取胆汁的熊,生存环境极其恶劣,许多熊常年被囚禁在连翻身都困难的铁笼内,体内长期插着一根金属导管,每天两次被抽取胆汁。很多熊创口重度感染,却得不到救治,在被榨干最后一滴胆汁后痛苦地死去。在东北,民间饲养的熊还被穿上沉重的铁马甲。

很多熊因为长期的折磨患上肝胆炎症、疝气瘤或癌症,绝大多数被用来抽取胆汁的熊最终因肝癌离世。

黑熊救护中心成立12年来,成功解救的黑熊只有277头,离预想的目标还很远,而解救的工作却越来越难。

每次解救,都需当地林业部门的支持和配合,但也只能解救一些经营不下去的小型养熊厂的熊,大型熊厂始终无法撼动,“甚至连大门也无法迈入。”中心工作人员说,因为在中国,养熊是合法的,而且林业部门有规定,持有养熊许可证的熊厂不允许参观。

虽然,自1993年起,国家不再颁发新的养熊许可证,合法养熊厂的数量不再增加,但被养殖的黑熊数量却快速增长,2007年已达到7200余头。

中心最早的一次解救始于2000年,最近一次是2010年8月,在辽宁丹东,只解救了一头母熊“乔安娜”。

经常去墓地看“安德鲁”

饲养主管王善海今年37岁,25岁来到这里和熊打交道。他对这些熊很有感情,他喜欢叫熊的名字,但不少熊听到他的呼唤后,对着栏杆不停地摇头,那是一种因为长期囚禁在狭小的空间内造成的刻板动作。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王善海心很痛。

他至今不能忘记中心解救的第一头熊“安德鲁”,后来它成为他的好朋友。从“安德鲁”住进来到患肝癌离世,他照顾了它6年。谈起“安德鲁”刚来时的情景,他记忆犹新。

“安德鲁特别瘦,左前肢没有了。笼子特别小,它几乎不可能翻身,有金属导管插在它的胆囊中,导管周围重度感染,全是脓血,恶臭阵阵。”王善海静静地看着园中“安德鲁”的塑像,好像又回到当年。“安德鲁不像其他的熊那样烦躁不安,它的性情特别温和,给它喂药,帮它锻炼身体,它都非常配合。”不仅如此,“安德鲁”还是熊区里的“老大”,如果有熊抢它的食物,它会无条件让出,如果有熊吵架了,它就会前去劝架,中心里的熊都听它的。

6年后的一天,“安德鲁”患肝癌离世了,王善海难过了好几天。现在,他遛狗时会到墓地转转,看看“安德鲁”。每次看到墓区里越来越多的坟茔,他就特别难过。

“我希望能够取缔活熊取胆,关掉熊厂,不让更多的熊忍受煎熬和痛苦,希望那些受苦的黑熊能来我们这里安度晚年。”王善海诚挚地说。

“恺撒”穿铁马甲长达9年

中心里棕熊数量不多,“恺撒”是最特殊的一头,因为脾气暴躁,它被安排独自居住在几百平方米的园区里,那里有特地为它建造的洞穴,因为棕熊特别爱打洞,它打的洞能将自己的身体完全藏在里面。它还爱洗澡,每次打完洞就到旁边的水池里舒舒服服地泡上一个澡,冬天也不例外。

王善海参与了解救“恺撒”的行动。“那是第一次见到穿铁马甲的熊。”2004年2月,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在天津郊区一个农户家中,王善海见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场面。

“‘恺撒’和另一头熊‘艾玛’被分别关在两只铁笼里,笼子将它们的身体卡得紧紧的,我很惊奇地看到,它们身上还穿着一件铁制的东西,像一件马甲,马甲上有一扇门,需要取熊胆时,便将门打开,让胆汁从连接到熊体内的导管中流出。”

中心公关教育部的郭颖介绍,中心解救的熊大都来自四川的熊厂,基本没有穿铁马甲的,给熊穿铁衣的主要在东北。但不穿铁马甲并不意味着熊会更好过一点,养熊人有别的办法,他们在插入熊的胆囊导管上装上倒刺,熊只要抓挠或想拔掉导管时就会刺得剧烈疼痛,尝试了一次之后便不敢再试,只能默默忍受痛苦。

这件穿在“恺撒”身上长达9年的铁马甲重达15公斤,现在被陈列在中心的展室,它看上去更像一件刑具,面目狰狞,马甲上一个个焊点、铆钉和锁扣令人不寒而栗。马甲上部伸出一个细长的托架,那是养熊人用来顶住黑熊下巴的“别出心裁”的设计,可以避免取胆汁时愤怒的熊低下头来咬伤他们。

被解救的黑熊最怕铁笼

铁笼,是熊的一场噩梦。在园区,不时能见到对着铁栏杆做钟摆状摇头的熊,住在2区的“卡丽娜”表现最为明显,它总在熊舍附近转悠,只要看到铁栏杆便停下来,不停地摇头。郭颖说,熊被关在笼子里时,会因为恐惧和痛苦,拼命抓撕、咬噬笼子,疯狂的咬噬使很多黑熊的牙齿磨损严重。

住进园区后,有时要转运和体检,必须将熊先引进笼子。刚来的熊对此会非常紧张,以为又要重回暗无天日的生活,一见到笼子便会发出恐惧的惨叫,无论如何不愿走进笼子。为此,中心要对它们做进笼训练,先在笼子一端放些食物,将熊引进笼,看它取到食物后,再让它出去,如此每周训练两三次,坚持几个月,直到熊确信不会再重陷牢笼后,才实施转运和体检。

在熊的墓地不远处,堆放着近百只大大小小的铁笼,这些就是曾经囚禁黑熊的笼子,在解救熊时一起带回的。目测看来,大的笼子长约140厘米、宽约80厘米、高约50厘米,小的笼子是用来关小熊的,长约120厘米、宽约35厘米、高约30厘米。大铁笼上的每一根铁棍都有拇指粗细,转接处用更粗的铆钉铆牢。笼的一端有一扇门,郭颖说,熊厂老板都说经常会开门放熊出来活动,但解救人员每一次解救熊时,看到的铁门插销却总是锈迹斑斑,明显是很久没有开过的模样。

黑熊还能吃上果仁冰糕

由于感染的胆囊在解救后被切除,这些熊体内不能分泌分解蛋白质的酶,只能吃素食。中心为它们搭配了营养均衡的食物,如蔬菜、水果和狗粮等,狗粮是为熊补充需要的蛋白质,每周半个鸡蛋,是熊唯一能品尝到的“荤腥”。

下午2时,中心的“熊厨房”内,几名女工开始给熊准备晚餐,苹果、梨、桔子、玉米、西红柿、西瓜等十几种水果蔬菜摆了一地,她们要按兽医给的食物配比单给每头熊配好食物。熊还有可口的“饭后甜点”———一支3公斤重的果仁冰糕,熊特别爱吃这东西,平时每头熊每天都可吃一支。现在是冬天,其他熊都对这个大冰块不感兴趣了,只有“重口味”的棕熊仍难舍美味。

为了让熊活动脑筋和肢体,工作人员在竹筒、粗木棒上挖了一些洞,把小粒的食物藏在里面,让熊想办法找到并用手把食物抠出来。熊生活区里的塑料桶、轮胎和球等也承担了这种功能。有时候,食物还会被放在高处,让熊站直身体伸手去够。郭颖说,这都是给熊的生活增加点趣味,它们以前的生活实在太痛苦了。

园区的一个僻静角落里,安葬着在中心逝去的120头熊。生前它们长期遭受惨无人道的虐待,却又有幸被解救,在一个充满爱心的地方安度晚年。一座座小小的坟茔,掩埋着一段段凄美而坚强的生命历程。

特派记者姜燕

相关专题:

反对活熊取胆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victor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