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无罪背后的博弈

2012年02月22日14:24新京报[微博]李静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经过15个月的拘禁,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最终获释,与之对应的是株洲市政府派往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的董事长文迪波半年前被双规。李途纯一案复杂背景后存在错综的利益纠纷,留下了政商博弈的痕迹。

太子奶创始人被拘禁15个月后无罪释放,托管方高科奶业原董事长文迪波半年前被双规

经过15个月的拘禁,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最终获释,与之对应的是株洲市政府派往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的董事长文迪波半年前被双规。二者之间究竟有何关系?分析人士认为,李途纯一案复杂背景后面存在着错综的利益纠纷,留下了政商博弈的痕迹。

2月13日,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的律师宣布,此前身陷囹圄15个月后取保的李途纯被判无罪。

“目前身体状况极为不好,现无法接待。待身体稍好后与您联系。”2月15日,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以这样一条短信,婉拒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李途纯的一位代理律师翟玉华对记者表示,“我们下一步是要依法维护李途纯作为太子奶集团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争取国家赔偿。”

从表面上看,李途纯获释跟太子奶重整方案通过有关。据了解,2011年9月14日上午,李途纯代理律师王清辉作为李途纯的个人代表参加了太子奶重整方案的表决会,这个会议定下了重整方案通过的调子,这就意味着李途纯不可能再阻碍太子奶的重组步伐。

随即,李途纯以“取保候审”的名义被释放出来。实际上,真正改变这一局面的深层原因或许和高科集团原董事长文迪波(株洲市天元区常委、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去年7月31日被湖南省纪委双规有密切关联。

“如果不把文迪波拉下马,李途纯的命运目前还未可知。”王清辉介绍。

文迪波被双规成转折点

李途纯无罪与文迪波有罪存在着某种关联,这也隐藏了一个问题:如何在法理上还李途纯一个公道?

据李途纯的一位代理律师介绍,太子奶重整方案被确认通过之前,外界舆论的施压,法律界不断的呼吁,都没有改变李途纯的命运。此前,由于李途纯被心脏病、冠心病、糖尿病缠身,随时都可能晕厥,但律师向株洲市政府多次提出“取保候审”,均被拒绝。

李途纯被拘禁一年后,2011年7月底,有媒体报道,文迪波被湖南纪委双规带走调查,李途纯一案迎来峰回路转。

“文迪波作为政府官员,有着向株洲市委市政府汇报的畅通通道,他还串通了大批力量对中央和湖南派下来调查李途纯案的工作组进行了多重阻扰,增加了案件办理的难度。”翟玉华表示,甚至还出现了阻扰工作组调查案卷的情况。

对于太子奶濒临破产之后地方政府介入、李途纯被捕、以及太子奶破产重整这段曲折的故事,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微博上表示:“到了2009年之后,陷入债务困局的李途纯成了被猎杀的对象,这是一场政商博弈的大败局。”

吴晓波认为,在太子奶出现债务危机后,株洲市政府为了拯救太子奶,组建高科奶业,对之进行“封闭性经营”。接下来的故事是:国有性质的高科奶业被私营化,李途纯的股权被强制性稀释,在惨烈的博弈过程中,拒绝退出的李途纯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名被捕。

对于2009年之后李途纯更加波折的命运,吴晓波表示,高科奶业文迪波的双规成为太子奶风波峰回路转的关键。今日李途纯的释放仅仅是一个侥幸——他的“无罪”恰恰是建立在对手“有罪”的前提之下,对双方而言,这都是一场“法罪错位”的残酷游戏。在资本归属、契约关系及法理上,没有人还李途纯一个公道。

一切始于高科奶业托管

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是为了什么?地方政府与民营企业的利益博弈为何上演?

这一切事情的起因要回溯到2009年初,一度意气风发的太子奶陷入资金困局,株洲市政府成立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租赁的形式,托管经营正深陷资金危机的太子奶集团。李途纯被边缘化。

在被托管后,李途纯与高科奶业关系并不融洽,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后,双方交恶,从唇枪舌剑最终演变成对簿公堂。2009年12月,株洲市政府试图引入新的投资者,因李途纯干预,均告失败。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太子奶公司的营业收入接近20亿元,高科奶业托管后的2009年2月1日至12月31日,高科奶业仅完成销量5.34亿元。

其间,对于太子奶的破产重组,李途纯予以坚决抵制,并斥责高科奶业营救不力。据记者了解,在太子奶被高科奶业托管后期、李途纯尚未失去人身自由时,债务缠身的李途纯一直坚持收回太子奶经营权,表示他个人以及太子奶公司可以对21亿债务终身负责。

2010年6月12日,李途纯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从北京的住处带走刑事拘留,几天之后株洲市委宣传部以通稿的形式宣布:“李途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抽逃出资等罪,已被拘捕。”

“李途纯案经历了三次提请审诉,两次被退回补充侦查,一次变更诉讼罪名,而且是在每一个程序即将走完的时间节点,加入一项新的罪名或变更罪名,这客观上造成了有关部门调查的难度,延长了李途纯的羁押时间。”翟玉华表示,为了阻止李途纯“洗脱罪名”,他个人和所在律师事务所也遭受了有关人员的多次威胁。

到这里,事件仍在曲折中发展。在李途纯被捕后,高科奶业原董事长文迪波被媒体曝光“签下千万广告款、涉嫌利益输送”。

媒体报道称,据一位爆料人士提供的合同复印件显示,高科奶业分别在2009年3月和6月与灵动时代传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以及湖南灵动传媒策划公司签订两笔总值1150万元和115万元的广告合同。但最终,北京灵动并未履行植入广告约定,而高科方面并没有根据约定进行相关索偿。有证据显示,灵动的负责人之一陈传焕系文迪波高中同学。

对此,文迪波对媒体表示,“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公务员,是一名中共党员,自有党纪政纪和法律管我。”

据媒体报道,文迪波在任株洲市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时,就在招商引资工作中有违纪贪赃问题嫌疑,在主持高科奶业管理太子奶期间也有数千万资金说不清的问题。“文迪波首先由于在托管太子奶初期出现了经济问题,又在随后强办李途纯的过程中需要动用太多力量,致使他必须要通过完全控制或者卖掉太子奶来掩盖不清白的历史,但他先是做不好太子奶,后是控制不住局面,最终入狱在所难免。”一位湖南省政府人士表示。

目前,文迪波案件已正式进入司法程序。

无罪获释后已无缘太子奶

经过15个月的拘禁,李途纯因身体原因取保候审,他失去的不仅是身体健康,还失去了一手创办的太子奶。

据翟玉华透露,李途纯虽已获自由,但由于多项重症在羁押期间得不到有效治疗,离开株洲看守所后,目前的身体状况仍不合适公开露面。

据了解,从去年9月份到11月底,李途纯在长沙治疗了两个月,之后就去了北京治疗。

目前,李途纯的大部分财产已被银行冻结,目前其治病的钱都是外借的。“他这个人骨子里还是希望创业,也有这方面的规划,希望从头再来。”翟玉华说。

在押期间,身患多项重病,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李途纯于2011年9月14日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取保候审,此时李途纯已被拘禁15个月。

今年1月20日,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人民检察院发出《株天检公刑不诉【2012】1号》文件称,“李途纯等人以货款准备金的名义吸收资金的行为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李途纯涉嫌的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途纯不起诉。

李途纯被拘禁15个月后,最终被定性为:无罪!

在李途纯取保候审前后,太子奶的破产重组已经在进行。2011年9月,太子奶的破产重整方案获得通过:新华联控股与三元食品联合提供7.15亿元资金,偿还太子奶的所有对外债务,并获得重整后的太子奶100%股权及全部资产,这意味着破产清算结束。

2月13日,三元股份董秘王钤对媒体表示:“目前三元正在一步步按照法院批准的方案对公司进行重整,进展得很顺利。”对于李途纯的无罪释放其表示,对此不发表任何看法。

根据当时几方签署的协议,重整后的太子奶公司总部仍将保留在株洲,同时会追加投资、盘活资产,将太子奶品牌做大做强。但已经与李途纯没有关系。

争取国家赔偿背后

争取国家赔偿只是一个姿态,更多的是为了恢复名誉以及公正的对待。

翟玉华称,由于目前李途纯与重整后的太子奶已经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因此若要追讨李途纯在原太子奶的权益有一定困难,“而国家赔偿一般是按照全国职工最低平均工资来计算,数额不会很多,象征意义远比实际意义大。”

李途纯随后通过相关途径向外界解释,国家赔偿更多的是为了恢复名誉,如果要申请赔偿,他只要求赔1块钱,但他本人并不会主动提起国家赔偿,他只希望让外界公正对待像他这样的一批企业家。

■ 观点

太子奶之败源于盲目扩张

资金链断裂是李途纯痛失太子奶的起因。如今这已成为业内研究的典型案例。营销专家李志起认为,如果李途纯在太子奶高速发展的2003、2004年时对市场做出正确的判断,看准了乳品市场的发展趋势,应该能够避免后来被围剿、打压的这种命运,“李途纯如果能克制住自己扩张的冲动,也能够躲过后来遭遇的危机,扩张心太强,通过对赌,把自己的命运都押上去了。”

乳业专家王丁棉表示,从2006年到2009年,业内人士每年都对李途纯发出预警,提醒他谨慎扩张,但都没有引起重视。李途纯多方引进资金盲目扩张,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资金链断裂,十几年的创业功亏一篑。

“如果当初太子奶发展的步子慢一点,可能现在乳酸饮料老大的位子会坐得很稳。”王丁棉认为,太子奶内部存在的家族式管理等问题是民营企业普遍的短板,并不是太子奶失败的主因。

■ 人物

“大蛮”李途纯

豪赌央视标王成功,对赌投行失败失去太子奶控股权

李途纯的创业之路始于南下深圳。据媒体报道,1990年,30岁的李途纯从干了十年的国企辞职。当时的他,除了一张去深圳的车票,兜里仅剩300元钱。

在深圳,他被一位做粮油生意的老板看中,可干了不长一段时间就离开了。“他毕竟是个农民,我在全国各地出差,一个月只给我1000多元,如果当时给我三五千,恐怕就没有今天的太子奶了。”李途纯后来说。

8888万拿下央视标王

1993年,李途纯从银行贷款10万元,印了一批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挂历,由此掘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他用卖挂历挣来的一两百万元四处投资,做花花公子代理,开书店、酒店、录像厅。在这个摸索的过程中,他发现了自己真正要做的事业。“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奶业肯定是个朝阳产业。后来在深圳,我发现了一种叫做活菌奶的乳品饮料,当时国内外很多领导都喝这个。”

1996年,在湖南株洲,李途纯建立了太子牛奶厂(太子奶集团前身)。

1997年,公司扩大生产,李途纯决心把太子奶做到全国市场去。当年,李途纯做出一次豪赌,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投下8888万元,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而这时太子奶的资产总额还没有竞标价格高,甚至有半年多没有发出过工资,就连李途纯去央视竞标的20万元入场券也是借钱买的。

这使他一举成为当年日用消费品标王,广告播出之后,销售出现爆发式增长。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到2007年,太子奶的销售额从5000万元跃升到了30亿元,连续6年业绩翻番。

融资后多元化扩张

市场上的成功,并未让太子奶停下扩张的脚步。与销售额暴涨同步,太子奶在多个领域急速扩张,从童装到超市,甚至辣椒酱。

营销专家李志起曾与李途纯有过合作和接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及对李途纯的印象,他说,李是一个典型的湖南人,比较“大蛮”,意思是做事比较执着,敢想敢干。

2007年,太子奶引进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等风险投资7300万美元注资,同时由花旗银行领衔,荷兰银行等六家外资银行又共同对太子奶集团提供了5亿元的授信。这被认为是李途纯的又一次豪赌,赌注是他对太子奶的控制权。

获得资金后的李途纯继续扩张。在做服装、超市等多元化发展的同时,李途纯也在不断地扩张生产基地。但高速扩张没有换来太子奶的蒸蒸日上。

2008年全球遭遇金融危机,外资银行为求自保纷纷向太子奶催款;随着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使我国奶业市场进入寒冬,太子奶的销售一落千丈。

增长超过50%的对赌协议未能实现,太子奶陷入空前危机。遭遇金融危机的打击,外资银行提前逼债。

对赌失败后被边缘化

2008年11月21日,在四处筹款、引进战略投资者无果的情况下,按照“对赌协议”,李途纯不得不将太子奶集团61.6%股权转让给三大投行,但投行们允诺的注资却没有兑现。

当日晚,太子奶集团发出声明称,太子奶集团股东达成协议,决定共同向太子奶集团增加投资,化解资金危机。同时,太子奶创始人、原董事长李途纯失去了太子奶控股权,将出任集团名誉董事长。

李途纯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对赌失败,他认为花旗银行逼债是造成太子奶财务危机的主因。

在李途纯失去了太子奶的控股权之后,2009年初,株洲市政府成立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租赁的形式,托管经营正深陷资金危机的太子奶集团。李途纯被边缘化。

2010年6月12日,李途纯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株洲市警方从北京的住处带走。拘禁15个月后,被宣布无罪释放。

太子奶大事记

1996年3月 李途纯在湖南株洲创立太子奶集团前身太子牛奶厂。

1997年 太子奶在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投下8888万元,夺得日用消费品标王。

2001年到2007年 太子奶销售额从5000万元一路跃升到30亿元。

2007年1月 太子奶引进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三大投行,签署“对赌”协议。

2008年 太子奶资金链断裂,三大投行控股太子奶,李途纯改任名誉董事长。

2009年1月 湖南株洲市政府注资1亿元由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高科奶业代为行权。

2010年6月3日 高科奶业表示太子奶的账户全部被法院查封,太子奶面临全部停产。

2010年7月27日 李途纯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涉嫌罪名被确定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2010年12月 李途纯透过太子奶开曼公司向湖南省高院正式起诉高科奶业,提出超过3.5亿元赔偿要求。

2011年7月31日 李途纯被捕一年后,太子奶托管公司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被湖南省纪委双规。

2011年9月 李途纯被株洲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取保候审。太子奶重整计划草案获全部债权组通过,太子奶由新华联——三元股份联合体接盘。

2012年1月 李途纯案不起诉,重获自由。

(新京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