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绿色频道 > 环境红黑榜 > 正文

垃圾围村 农村垃圾处理面临资金“紧箍咒”

2012年02月21日09:4021世纪经济报道钟良 张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塑料袋、酒瓶、烟花炮竹的炮衣、农药瓶、一次性餐具等塑料制品以及废弃的医用吊水瓶等静静地躺在一条小溪中,一股股腐败之气蔓延开来。

广东省茂名高州市大井镇大坡山村的这一场景,在中国的广大农村中并不少见。

2月上旬,本报记者在茂名市大坡山村以及清远市等地农村采访时发现,由于农村大多没有垃圾堆放池以及集中处理,“垃圾基本靠风刮,污水基本靠蒸发”成了不少村民的口头禅。

当“垃圾围城”倒逼大量资本和行政资源进入城市垃圾处理之时,长期处于空白地带的农村垃圾处理亦成燃眉之急。

“按照每人每天0.4公斤的垃圾量来算,全省农村每年产生垃圾3.5万吨,这个数量非常大。”广东省文明办主任顾作义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农村建设已推进一段时间,但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现状还是不尽如人意。

为解“垃圾围城”、“垃圾围村”,近日,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我省城乡生活垃圾处理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提出,到2030年,城乡生活垃圾无害化收运处理范围实现全覆盖,全面实现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置。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经费短缺正成为广东省乃至我国农村垃圾处理的“紧箍咒”。

“垃圾围村”之解的资金问题

农村垃圾处理最需要投入的两方面:垃圾处理设施建设以及保洁费。

“过去农村垃圾中可循环或可分解的东西居多,如菜皮可喂家禽,泔水可喂猪,其它的用以堆肥。”在采访中,广东省一位环保系统的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村垃圾构成也在发生变化:由于塑料袋和塑料薄膜的大量使用,丢弃现象越来越普遍,导致垃圾中不可降解物所占的比例迅速增加。“白色污染”正在侵蚀农村环境;另外,随着农民生活逐步现代化,建筑垃圾也日益增多。

“大部分乡镇生活垃圾最终处理方式为将垃圾丢弃在露天垃圾池或堆放点、倾倒进河道或直接焚烧,对周边环境、水源均产生严重污染。也出现了垃圾围村的情况。”2月17日,对我国农村垃圾处理现状做过调研的福建龙马环卫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荣闽龙向本报表示,目前农村垃圾处理范围也还只局限于镇区及周边行政村,边远乡村生活垃圾基本无法处理。

在记者的采访中,很多村镇干部也反映,农村垃圾的最大问题在于缺乏资金,“单单靠村委会、镇政府等投入显然是不现实的”。

近日,广东省住建厅村镇建设处副处长罗锦荣也承认,“很多农村没有固定的收集、清运、保洁模式,资金投入比较少,特别是保洁费用很不足。按照目前农村垃圾处理状况,跟我们经济大省的地位很不相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农村垃圾处理最需要投入的在两方面:垃圾处理设施建设以及保洁费。

来自广东省住建厅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广东全省建成运营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场(厂)共56座、处理规模为4.8万吨/日,已有19个地级以上市、20个县(市)城区实现了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75%。

但生活垃圾处理能力跟不上垃圾数量增速。据广东住建厅的公开数据显示,广东全省县级垃圾无害化处理场(厂)建设目前在全国仅处于中等水平,而且有两个地级市(茂名、汕尾)、47个县(市)城区未建成无害化处理场(厂)。同时,正在运营的36座城区生活垃圾填埋场所剩填埋空间不多,农村生活垃圾也积存过多。

“从省级财政来说,每年对农村环境整治特别是垃圾处理投入,都非常重视。但问题是,农村垃圾处理费用的缺口相当大。以去年为例,省级财政投入城乡垃圾处理保洁费的专项费用是7000万元,但在‘十二五’规划里,我们新增垃圾处理设施需要的费用估算下来是300亿元。”罗锦荣介绍,300亿所涉及的设施绝大多数还是集中在城镇垃圾处理这一块,农村垃圾处理设施的考虑还不是很全面。

“我们建议设立省级农村垃圾处理专项资金,或者是将原有的一些资金明确出来一部分,专门用于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罗锦荣表示。

在采访中,荣闽龙还向记者介绍,除了垃圾处理设施所需资金,保洁费用也是农村垃圾处理的一大制约因素。

“我们简单推算下,广东全省有4万多个自然村,按照每个自然村投入2个保洁员,一个村一年需要约1万元保洁费,全省光保洁费就需要接近40亿元。”罗锦荣介绍,这40亿元是每年的刚性支出,但目前农村绝大多数没有向村民收取垃圾处理费,而各级财政对这方面也没有明确的规定,支出大多数是由村集体经济来解决,有钱的村请的人会多一些,工资会高一些。经济较困难的村,保洁费就不能解决。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