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昂山素季:不能让怀疑阻止前进的脚步

2012年02月10日16:18南方新闻网杨潇 翁倩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她会像曼德拉那样象征性地担任一届领导人就挂冠而去,还是像哈维尔一样让现实政治销蚀了声望,或者是拥有一个昂山素季独有的结局?

人物周刊:几个月前我在开罗采访,一位出版人,也是一位异议人士,提到革命之后的一个现象:一些反对派在穆巴拉克垮台后反而无所适从,他们反对他反对了将近三十年,结果回到日常政治也提不出新东西了……

昂山素季:嗯,那让我感到,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目标。毕竟,只想着推翻某个人是一个负面的目标,我们应有持之以恒的追求。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希望做的事情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些事情都做完,这不是一个政权更迭的简单问题,这是重建整个国家。

人物周刊:我知道也有一些讨论,关于你是应该继续担任民盟的领导人,还是应该离开它,做一个超越政治的独立人物,推动全国和解。

昂山素季:是的,我经常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认为他是超越政党的,那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我想他会变成一个独裁者。因为如果你希望建立民主体制,你就必须建立政党体制,政党竞争是民主体制的一部分。若你认为自己在政党之上,你已经在通往独裁的非常危险的道路上了。

人物周刊:但也可以理解为以独立人士的身份,为利益各方搭建沟通桥梁……

昂山素季:不,不,当人们说我应该做一个国民领袖而非政党领袖时,这当然是一种褒奖,我感谢他们这样夸赞我,但我不觉得这么做是合适的。

人物周刊:你知道,在呼吁西方制裁方面,有人一直对你持批评态度,他们说,制裁恶化了民众生活,也减缓了中产阶级的出现——这通常是建立民主社会的根基,最终伤害的是民主运动。

昂山素季:首先,缅甸中产阶级的缺乏是因为权贵主义(cronyism),和制裁没有一点关系,这也是人们告诉我的事实。如果你读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就会很清楚,那份报告在分析缅甸经济乱象的原因时,几乎没有提及制裁。在缅甸,权贵主义才是一颗毒瘤,它阻碍了中产阶级的出现。

人物周刊:所以在制裁问题上,你从未陷入过两难?

昂山素季:是的。无论如何,制裁问题都是非常清晰的,如果政府真的为民众考虑,认为制裁关乎百姓利益,为什么他们不满足那些并不困难的条件呢?释放政治犯,与反对派对话,对冲突地区采取人道主义措施,这些都不是很高的要求,实际上是走向全国和解的可取步骤。

人物周刊:有人可能会说,好吧,我们有个非常糟糕的政府,我们认了。但好歹先把制裁解除了吧,能让人民生活稍微改善一点。

昂山素季:我不知道哪些人在说这些,大概是那些权贵们?(笑)

人物周刊:你真的从未犹豫过吗?

昂山素季:我们也不否认,有一些人因为制裁受到了伤害,有一些甚至就是民盟的成员,他们以前经营旅行社,但他们也支持制裁,因为他们说,制裁的目的远远超过他们个人的得失。

6

人物周刊:让我们谈谈中国吧。

昂山素季:从缅甸独立伊始两国就有很好的关系,我们也是全世界最早承认共产主义中国的国家之一,而且我们一直把这种良好的关系保持至今。在缅甸现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希望中国人民能给我们更多的理解,不要把我们仅仅视作经济上的机会。

人物周刊:对于未来要来缅甸投资的中国公司,有什么建议吗?

昂山素季:我希望他们着眼于两国人民未来的关系,当他们想到投资时,也能记住这一点。

人物周刊:缅甸处在中印两个大国之间,现在美国也要重返亚洲,缅甸在其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昂山素季:我们自己必须先团结起来。我们是小国,但没有关系,世界上有很多小国因为团结而强大。我们必须令我们的人民更有才干,然后我们就能挺直腰板和我们的邻居以及全世界发展友好关系。我们希望做中国的朋友,我们也希望做美国的朋友。

人物周刊:你想对中国人民说些什么?

昂山素季:作为中国的邻居,我们想要和中国保持友好与温情的关系。我希望他们知道,我们会为此努力,我也希望他们能帮助我们的努力。

人物周刊:1988年的时候,你总是告诉人们:要有很高的抱负,要有最高的抱负。你现在最高的抱负是什么?

昂山素季:我最高的抱负留给我的国家。就像我刚刚说的,我希望能为祖国带来最好的一切。我希望我们的人民……太多了……我希望他们诚实,我希望他们聪明、勤奋、成功,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彼此之间和睦相处,和平生活。我希望在我的国家,这个有很多少数民族的国度实现和谐。

人物周刊:你已经66岁了,还有什么是你深信不疑的吗?

昂山素季:还有很多,我不能只说一样。我相信我们正在从事的事业,我相信我们有必要改变缅甸的现状,我相信为了建立人民的价值与信念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太多我相信的事情了,不过那并不意味着我听不进别人的观点。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年龄对这份事业的影响?

昂山素季:我不喜欢那种永远工作下去的想法。我希望能有那么一天,我能说,好了,缅甸已经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进、有很多年轻人正在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我能休息了。那会非常好。

人物周刊:如果有一天你可以休息了,你的理想生活是什么样子?

昂山素季:我的理想生活就是可以在一天之中想什么时候读书、想读多少书都可以,而不必把自己的一天按工作、责任等等严格地划分出时间段来安排。

人物周刊:有没有一本影响你最大的书?

昂山素季:我不能说某一本书对我影响最大,但我非常喜欢雨果的《悲惨世界》。

人物周刊:我能知道你生命中最大的遗憾吗?

昂山素季:我想这得到我生命尽头才会知道,目前为止我还说不上来。(笑)

人物周刊:那么,作为一个女人,你最大的遗憾是?

昂山素季:我想应该是没能和我的两个儿子亲密地生活在一起。

人物周刊:你希望你的儿子们如何评价他们的母亲?

昂山素季:一个慈爱的人。

(感谢马妙华小姐提供帮助,本刊记者马李灵珊对本文亦有贡献)

她是这个国家的母亲

——杨紫琼和吕克·贝松谈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不能让怀疑阻止前进的脚步

2012年2月3日,杨紫琼在香港宣传电影《昂山素季》

2月3日晚,电影《昂山素季》在香港举行首映礼,女主角杨紫琼、导演吕克 贝松偕夫人一同出席记者会,畅谈拍摄经验及心得。饰演昂山素季的杨紫琼,点亮特制的蜡烛,寓意为缅甸点燃希望之光。吕克 贝松强调,他的作品并非倡导政治,是属于当地人民的。对于昂山素季,他们都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杨紫琼:“和她交谈的时光令人难忘”

1991年,我听说一位东盟女子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对亚洲女性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后来我了解到,这名女性获奖的原因,是她一直以非暴力的方式抵抗,争取自由和人权。她是一名斗士,热情是她的盔甲,对自由的热爱是她的武器。

我至今记得,2010年,她被释放那天,我正在泰国拍一场戏,饰演昂山的我向支持者招手。那天下午,我和导演及昂山的小儿子Kim在房间看电视转播,昂山也在向支持者挥手。我们说,天哪,这不是我们刚演的那一幕吗?

我和昂山素季见过一次面。见她之前,我非常紧张,可我们就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熟悉对方。她热情地对我说“你好”,我走过去紧紧拥抱了她。她瘦得令人吃惊,看起来脆弱无比。她很亲切,我们谈了很多,感觉像在探访家人。我之前看过她的采访视频,她的举手投足和资料所述一模一样。认识她多年的人说,她二十几岁时的行为举止就和现在相同。

她很有教养,从不乱说话,也不会靠大声说话吸引旁人的注意。她的智慧和知识不是与生俱来的,她的能言善道、学识渊博,靠的是多年的努力和修为。

她告诉我,软禁期间,她一直保持个人纪律。她说,当你独自一人时,你最能看清自己,也最知道如何面对自己。她每天花五六个小时听BBC的广播,每天两次听缅甸新闻报道,她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那次见面,这位长期被软禁的夫人问我:“为什么BBC不能多播放点音乐呢?”

和她交谈的时光令人难忘。在她身边,我能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她的身上仿佛有光环在围绕,她的举手投足都流露出尊严和优雅。有人诟病她为家人付出太少,因为她知道她的人民需要她。她知道自己不仅是两个儿子的母亲,更是这个国家的母亲。

如今她依然每天辛苦地工作,如果还有机会见她,我会告诉她,一定要保重。她为她的国家付出太多,她应该稍微关心一下自己。

她是个含蓄、内敛的人,对于我们把她的经历拍成电影一事,她甚至感到难为情。为了拍这部电影,我一直很努力地学习缅甸话,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缅甸话很复杂,我到现在都还不能对话。

拍摄期间,我意外获批缅甸签证,想去拜访昂山。但导演不赞同,他说:“下周还有几场大戏,你万一出点事儿,没法回来,怎么办?”目前为止,昂山素季本人还没看过《昂山素季》这部电影。丈夫迈克病逝时,她未能陪伴在旁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希望她足够坚强勇敢时一个人安静地看这部电影。

吕克·贝松:“昂山素季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看《昂山素季》的电影剧本时,我哭了很多次。我感动于这个故事,想把昂山的个人经历、她的丈夫、她充满斗争的生活、她的孩子的故事分享给更多的人,于是把它拍了下来。这不是一部政治电影。

为电影选演员时面试一个当地人,我问他,你是否了解缅甸军人的行为?他说,知道,我一半的家人就是他们杀的。这个人后来在电影中饰演了一个残忍的士兵。

昂山素季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也因为《昂山素季》,缅甸人第一次从银幕上看到了自己美丽的国家。

(据吕克·贝松及杨紫琼香港大学演讲内容整理)

(南方人物周刊)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