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中东变局一周年 叙利亚成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

2012年02月09日17:54新华网拱振喜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东变局一周年

一年前,骤风起于青萍之末,一位突尼斯小贩的自焚竟撼动了该国执政数十年的总统之位。随着本·阿里的逃亡,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政治风暴从地中海这头一直刮到了那头。

浪沙淘尽昔日英雄,阿拉伯就此进入“侏儒时代”——这并非是个贬义词。威权时代解体,民众要来了参与国家政治的更多权利。然而,民生凋敝、经济衰落,阿拉伯文明同西方文明激烈冲突,不仅政权更迭国尚无迅速走出困境的回天之力,充当变革主体的中东百姓也不时在权利中迷失和困惑。

在又一个春天将至的时刻,本报特派记者重访叙利亚、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沙特等地,探寻中东变局一年后的真实景象,讲述一个仍在动荡和变化中的新阿拉伯世界。

叙利亚: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拱振喜发自大马士革 持续一年的阿拉伯政治风暴,眼下在叙利亚风头正劲:流血冲突持续10个多月,造成超过5400人丧生;政府军、反对派各不退让,美国核潜艇索性开进地中海施压,俄罗斯战机继而向大马士革出售。

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来讲,这是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在中东,除了稳定的君主制国家外,它是最后一个屹立未倒的强人政权——也因此大多数学者认定,中东动荡的多米诺骨牌起于突尼斯,应终于叙利亚。

而一轮风暴即使接近尾声,也不过是新一轮变局的开始。巴沙尔地位的保与不保,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的倒与不倒,都让阿拉伯世界的前景在硝烟中扑朔迷离。

大马士革传出爆炸声

其实在危机伊始,本是场不对称的较量:政府军与反对派力量对比悬殊,且总统巴沙尔拥有占人口多数的逊尼派的支持。但从去年年底以来,叙当局大本营所在地——首都大马士革,也成为了一座不安全的城市。

两起爆炸事故至今令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心有余悸。

去年12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本报记者在遭受汽车炸弹袭击的叙利亚国家安全总局(叙情报总局)门口见证了悲惨的一幕:被炸毁的汽车,难以辨认的尸体,鲜血遍地,砖墙瓦砾被炸飞。间隔不到半分钟,又一起针对叙安全部门的爆炸事件在靠近叙国家电视台的地方发生。两起事故共造成45人死亡,160多人受伤。

同月26日上午,一辆辆满载士兵的卡车驶入大马士革市区。市内的军事和安全机构以及一些国家重要机关门前,站岗士兵和安全人员明显增加。在叙利亚政府大楼周围,工人正在运送水泥墩,将这座城堡式建筑围起来,以防止装载炸弹的汽车袭击。叙利亚武装部队政治局大楼附近的一条街道设立路障,车辆绕行……首都弥漫的紧张气氛不言而喻。

但就在加强安全警备的第三天,大马士革马扎区隔离带附近又传来交火枪声,事发地是各国驻叙利亚使馆的集中区。

进入2012年新年后,恐怖事件还在上演。1月6日上午,一名恐怖分子在大马士革老城区的迈丹区警察局和哈桑·哈基姆学校附近引爆炸弹,当时正值市内交通高峰期。这起自杀式爆炸事件,造成大约25人死亡、46人受伤。叙利亚内政部后来公布肇事者的照片显示,他的头发为卷发,看上去并不是叙利亚人。

暴力活动正在升级

虽然没有具体数据表明外部因素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了叙利亚危机并使其恶化,但就在安理会今年1月31日讨论叙利亚问题之际,暴力活动正在升级。

叙利亚境外反对派组织“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坚持打倒叙现政权,最低要求是总统巴沙尔下台。组织游行抗议活动的叙境内反对派“全国协调委员会”也坚持要求巴沙尔下台。这两大组织已成联合之势,前者源源不断地向后者输送武器弹药。

自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观察团去年12月26日进入叙利亚以来,叙军和安全部队撤离动乱城镇,反对派武装“自由叙利亚军”乘机扩大了在霍姆斯省控制的市区,并重新控制了大马士革农村省杜马市、哈尔斯特镇,以及哈马省农村和伊德利卜省农村的诸多村镇。

目前,“自由叙利亚军”不断对叙军和安全部队发动袭击。据官方媒体叙利亚通讯社报道,“武装恐怖分子”1月28日在大马士革农村省杜马市-阿德拉工业区之间的地段袭击了一辆军车,造成7名军人死亡;此外,武装分子在霍姆斯及农村地区、伊德利卜省等地区发动多次袭击,造成至少6人死亡;1月29日,一辆军车在大马士革农村省遭到“恐怖分子”事先安置的地雷袭击,造成6名军人死亡;而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当天报道说,叙军与武装人员发生冲突,已造成66人死亡……

也正是从29日开始,叙军完成了对大马士革东郊的包围,对控制这些地区的反对派武装人员进行清剿。1月30日,东郊地区发生激烈巷战。当地居民说,叙部队使用装甲车和大炮击退了叛乱分子。“自拂晓时分起,巷战就十分激烈,到处都是枪炮声”。

叙外长瓦利德·穆阿利姆在记者会上信誓旦旦表示,叙利亚领导机构对于叙内外挑战的立场是“坚决和强有力的”,“对武装恐怖组织将采取果断措施”。

在当地部分学者眼中,反对派已从所谓的“和平起义”,逐步演变为了“武装起义”。

人们担忧经济前景

与此同时,欧美制裁和动乱的局势对叙利亚经济的影响开始显现。最近,一些叙利亚报纸刊登了叙利亚经济下滑的消息和分析性文章,并反映人们开始对叙利亚经济前景产生担忧情绪。

叙石油和矿产资源部长苏菲安·阿劳1月19日说,从欧盟去年9月开始禁止进口叙利亚原油至今,叙利亚损失超过20亿美元石油收入。他说:“石油禁运导致原油产量每天减少15万桶,相当于1500万美元。”此外,由于叙利亚动乱的局势,旅游业基本上陷于瘫痪,估计每年大约损失20多亿美元。

叙利亚人也开始感觉到物价上涨所带来的生活压力。在市场上,食品价格上涨至少10%,柴油和煤油严重短缺,而且价格很高。电力供应也很紧张。大马士革周围的农村地区每天停电7~8小时,而外国使馆所在的市区,每天也要停电2小时。

政治危机中,最近几天叙利亚镑开始大幅度贬值,从1美元兑换47叙鎊,下降到57叙鎊,黑市则高达73叙鎊。对此,叙利亚中央银行不得不采取措施应对。

中东政治变局的关键

国内尚看不到危机结束的前景,但叙利亚之外的大国对抗和多国角力正在为将近一年的叙利亚危机提供“解决模式”。

阿盟1月22日在开罗举行外长会后公布了一份新阿拉伯倡议,内容包括叙总统巴沙尔将权力移交给第一副总统,保证其在过渡阶段履行职责,在两个月内组建由政府和反对派双方参与的国民团结政府等,但遭到了叙政府的拒绝。卡塔尔首相兼外交大臣哈马德在阿盟外长会议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倡议给巴沙尔提供了一条“体面出路”,希望其负起责任。他说,如果叙政府拒不同意,将考虑由安理会决定对叙利亚实施制裁。

5天后,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了阿盟与西方国家提出的一项新决议草案。该草案和此前倡议的主要区别在于,没有排除让巴沙尔在保留有限职权条件下继续任职的可能,希望以此换取俄罗斯的支持。

据报道,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丘尔金拒绝了新决议草案中的部分内容,但表示仍愿意继续参与磋商,并致力于就解决叙利亚危机达成一致。

叙当局内部人士对巴沙尔政权的稳固依然充满信心。叙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叙统一报业集团总裁赫拉夫·阿里·米夫塔哈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经过10个月的动乱,由叙总统、政府、复兴党领导机构、军队与安全部队领导机构和群众组织领导机构以及地方政府、复兴党、军队、安全部队和人民群众所构成的金字塔并没有被冲垮。虽然一些人民群众有所变化,但多数人还是拥护政府的。因此,叙利亚政权不会垮台。

叙利亚共产党(巴格达什派)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阿马尔·巴格达什也赞同这一观点并表示,大多数叙利亚人仍然支持叙现政权,“只要人民群众拒绝(外部)阴谋,叙政权就不会面临危险”。

当然,外部势力基于叙利亚特殊的地缘政治考虑,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个处于西亚阿拉伯-伊斯兰地区中心的国家,如果现政权垮台,不仅对伊朗、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可能改变整个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

巴沙尔的前途,大概是现有中东变局的最后一个悬念吧。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