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俄罗斯媒体称“利比亚版本”正在叙利亚重演

2012年02月06日07:55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投了否决票,决议未获通过。新华社记者申宏摄

2月4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投了否决票,决议未获通过。新华社记者申宏摄

【俄罗斯《莫斯科新闻报》1月31日文章】题:叙利亚是否还有救?

围绕叙利亚展开的外交战乍看上去像是南斯拉夫和伊拉克的翻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试图推翻专制政权,俄罗斯则要阻止这一进程。然而事实上,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的是世界政治舞台上几个新的玩家。要想搞清楚其中原委,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卡扎菲的命运。在推翻卡扎菲的过程中,石油小国卡塔尔出入意料地成了主要角色之一。

在卡塔尔执政的阿勒萨尼家族属于瓦哈比教派中最激进的分支——萨拉菲派。萨拉菲派自视为最纯正、最正统的伊斯兰教信徒,实际上却早已抛弃了真正的伊斯兰教传统。卡塔尔拥有大量石油美元,其统治者所做的主要事情,就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扶持伊斯兰激进势力。

如今,卡塔尔正与沙特阿拉伯角逐极端势力领导者的角色。它是车臣武装分子的主要资助者之一,著名的半岛电视台就属于卡塔尔。对俄罗斯来说,卡塔尔既是合作伙伴,同时也是欧洲天然气市场上最危险的竞争对手。

利比亚内战爆发后,正是卡塔尔说服了美国和欧洲的外交官,让他们相信,只要推翻卡扎菲,亲西方的自由派便会在利比亚掌权。对俄罗斯,卡塔尔使出另外一张王牌——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的声明,这份声明称,必须对利比亚进行干涉,以保护那里的平民。俄罗斯打从苏联时代起就一贯支持阿盟的倡议,这次也不例外。然而俄罗斯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阿盟已经完全被卡塔尔和沙特所掌控。阿盟的声明使得俄罗斯不再反对有关允许北约对卡扎菲动武的联合国决议。如今轮到了叙利亚——中东地区唯一向俄罗斯军舰开放港口的国家。

早在一年前,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似乎还没有面临任何威胁,所有外部势力——从美国到土耳其——那时都还愿意与之共舞。叙利亚反对派最初也没有提出巴沙尔总统下台的问题,只是要求进行民主改革。巴沙尔同意改革。当时的情形让人觉得,巴沙尔可以轻易化解危机。

但卡塔尔和沙特却另有盘算。与伊拉克交界地区的贝都因人得到了武器和资金,开始与叙政府军作对,激进势力开始从这一热点区域向叙利亚全国蔓延。

这个时候,所有专制政权特有的弱点开始显现并发挥作用。叙利亚缺乏推动改革所必需的公民机构,因此,即便巴沙尔想改革也是束手无策。他已经习惯于依靠情报部门,而情报部门善于打击异见分子,却不明白什么是民主化,如何推动民主化。

改革的迟缓引起了新的抗议,而这一次已不再是和平抗议。死亡人数不断上升,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一方挑起了暴力冲突。这时,半岛电视台的宣传开始大显身手。于是,西方的舆论都相信,巴沙尔同卡扎菲一样,也是个暴君,因此应当像对付卡扎菲那样对付他。

总体来看,利比亚版本正在重演。不过如今出现了两个重要的变化。首先,阿盟成员国已经开始对卡塔尔和沙特怀有戒心。其次,俄罗斯吸取了痛苦的教训,再也不会由阿盟牵着鼻子走。这个冬天,俄罗斯多家政论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揭露卡塔尔在 “阿拉伯之春”中发挥的作用。中国似乎也开始意识到,在叙利亚问题上,不能允许安理会再通过像利比亚那样的决议。

显然,俄罗斯现在比西方看得更远。它再也不相信半岛电视台关于阿拉伯民主革命的谎言。但问题在于,俄罗斯如今能做的只是阻止联合国通过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莫斯科在中东地区无力推行积极的政策,因为它在那里没有依托。俄罗斯也不可能帮助巴沙尔搞改革——俄既没有这方面的资金和手段,也没有这种意愿。因此,如果西方还不清醒,还没有意识到伊斯兰势力在外交上棋高一招,从而继续糊里糊涂地与伊斯兰势力结盟,那么叙利亚迟早会像埃及、伊拉克和利比亚那样陷入混乱。(格里戈里·梅拉梅多夫)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