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叙利亚局势动荡 > 正文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做好准备战斗至死

2011年12月02日18:10宁夏广播电视总台李逸达我要评论(0)
字号:T|T

  父亲铺路、母亲决策、弟弟支持、妻子增光

  强势家族打造的矛盾总统

  本刊驻埃及特派记者 焦翔 黄培昭

  有人说,阿萨德家族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传奇。这个家族利用阿拉维派这一占叙利亚全国少数人口比例的派别,统治着占国民大多数的逊尼派民众长达40多年,还是阿拉伯地区唯一成功将权力移交给下一代的独裁统治家族。

  父亲威望至今无人能及

  人们之所以用他的名字而不是姓氏来称呼巴沙尔·阿萨德,是因为“阿萨德”这个称谓,是属于他父亲哈菲兹·阿萨德的。这位统治叙利亚30年的领袖,在国内的威望至今无人能及。巴沙尔获得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是阿萨德的继承人,但还是与父亲相差甚远。2000年,阿萨德去世时,时任阿盟秘书长的马吉德称赞他是“战争年代与和平时期的英雄”。时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苏丹总统巴希尔、约旦国王阿卜杜拉、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和法国总统希拉克等一同参加了阿萨德的葬礼,这在世界现代史上都是少见的。

  阿萨德1930年10月6日出生于叙利亚拉塔基亚省卡达哈镇。据考证,他原本不叫阿萨德,这个名字是他在少年时自己改的。因为在阿拉伯语中,“阿萨德”是雄狮的意思,他希望成为一头中东土地上的雄狮,领导当时还是法国殖民地的叙利亚走向独立。

  在进入有着“叙利亚西点军校”之称的霍姆斯军事学院之前,阿萨德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毕业后的道路充满了光辉的印记,也被反对他的人称为是一段“叛乱史”: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中,他亲自驾驶战斗机击落西方国家的轰炸机;1963年参与发动了“三八革命”,促成叙利亚复兴社会党掌握国家政权;1966年,推翻时任复兴社会党的领袖阿明·哈菲兹;1970年,再次发动政治变革,打倒与自己政见相左的前总参谋长贾迪德,并于次年成功登上了国家总统的宝座。

  复兴社会党执政后,开始在叙利亚执行紧急状态法,禁止以任何形式反对该党派的统治。阿萨德上台后沿用了这一制度,还通过制定新宪法,将总统、复兴社会党总书记、叙利亚全国进步阵线(以复兴社会党为主的多党联盟)主席和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等职位集于一身,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或许得益于丰富的斗争经验,阿萨德对于镇压反叛有着敏锐的直觉与果断的手腕。尤其是他在1982年对哈马城反政府叛乱的镇压,成了彰显他铁腕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该年2月,哈马城的穆斯林兄弟会组织了大规模反政府叛乱,阿萨德派弟弟里法特指挥军队包围了这座城市。据西方媒体报道,当时叙利亚政府军采用大炮地毯式轰炸、随后坦克冲击攻入城内剿灭的战术,在3周时间内屠杀了约4万人。此事对叙利亚民众造成了巨大震慑,此后在阿萨德的高压统治下,叙利亚国内政局一直保持稳定。

  但阿萨德的能力绝不只限于维稳。他运用军队、复兴社会党和官僚机构的力量,并通过对社会组织的强有力控制,建立起了一套具有家长制色彩的威权体制,与其身边的亲信通过传统的社会裙带关系形成一个真正的权力中心。在这种体制和当时的特殊背景下,叙利亚从一个涣散弱小的国家变成了一个地区强国。

  阿萨德的另一个高明之处在于,他还在任期内对未来“子承父业”安排好了一切。在阿萨德精心编织了30年的关系网中,只有他指定的儿子才是唯一一颗可以盘活大局的棋子,任何其他力量的单独崛起都会导致整个体系的坍塌。因此,每个人都甘心接受他所指派的继任者。

  阿萨德一共有4个儿子1个女儿,长子巴西勒是他最青睐的接班人。然而,巴西勒却于1994年死于车祸。有媒体报道,巴西勒死后,阿萨德急电正在英国读书的次子巴沙尔回国。在电话里,阿萨德严厉地对他说:“你必须要继承哥哥的道路。”放下电话后,阿萨德又对周围的亲信说:“总统继承人除了巴沙尔,别无他人。”之后的几年,阿萨德将朝中有野心的老臣逐一铲除,为巴沙尔培育新的羽翼,并着手准备改革开放,为其接班铺平道路。

  从推行改革到武力镇压

  在哥哥去世前,巴沙尔从未想过从政。虽然出生在叙利亚第一家庭,但他从小就对政治缺乏兴趣,甚至有些厌恶。巴沙尔于1965年9月出生于大马士革,毕业于大马士革大学医学专业,后赴英国伦敦继续深造,希望当一名优秀的眼科医生。他在伦敦的眼科老师埃德蒙·舒伦博格回忆说:“他很安静,从来都不装腔作势,在病床边对病人的态度无可挑剔。”

  1994年紧急回国后,巴沙尔在父亲的安排下从事国家和群众性工作,并进入霍姆斯军事学院学习了5年。在叙利亚,有军队或者军校服役、学习的背景,是从政的基本条件之一。2000年6月,父亲阿萨德病逝。叙利亚宪法规定总统必须年满40岁,而巴沙尔当时只有34岁。议会迅速通过宪法修正案:将总统最低年龄改为34岁。巴沙尔还从中校晋升为大将,担任叙利亚军队总司令。接着,复兴社会党大会选举巴沙尔担任总书记。7月,巴沙尔以97%的得票率当选叙利亚总统。

  然而,反对派人士对巴沙尔的性格和经历还有另一种说法:巴沙尔为人并非温顺,而是内向甚至孤僻,不会与人打交道成为他最初走向接班人的最大障碍。甚至还有人称,巴沙尔从高中起便不学无术,只是因为父亲位高权重,他才能拿到那么多光彩的头衔与证书。

  巴沙尔上台后,一度大刀阔斧推进改革。经济上颁布一系列法令吸引外资、改善民生;政治上释放政治犯,放松对媒体、言论的控制,打击贪污腐败等;他尤其注重信息技术的发展,决心要把国家带入互联网时代。叙利亚经过两年所谓“大马士革之春”的新气象,老百姓对他期许很大。

  但改革步伐过快给叙利亚带来挑战,甚至威胁到巴沙尔和复兴社会党的执政地位。“大马士革之春”很快结束,叙利亚面对外部制裁压力、严重干旱、石油资源逐步减少等诸多不利因素,在经济领域并没有实现大发展,政治上也逐步收紧。而威胁其统治的大规模示威与反抗出现时,巴沙尔进行了武力镇压。

  此次叙利亚动荡中,巴沙尔动用的镇压手段让很多人看到,这位曾经谦和甚至有些优柔寡断的总统,越来越像他的父亲了。叙利亚反对派学者穆罕默德·拉法里表示:“虽然他的父亲曾经成功地运用武力压制了人民的怒火,但显然巴沙尔却是在用这种穷兵黩武的方式让自己在世界政坛上丢分。”

  “东方的戴安娜王妃”

  留学英国或许没有给巴沙尔从政带来太多好处,但他仍要感谢这段经历——在这期间,他认识了后来的妻子阿斯玛·阿克拉斯。巴沙尔上任后,阿斯玛以典雅的气质和智慧的头脑,一改以往人们对阿拉伯国家元首夫人保守与神秘的印象,成为巴沙尔身边一颗耀眼的明星。

  阿斯玛1975年出生于英国,拥有英国和叙利亚双重国籍。她的母亲在叙利亚驻英国大使馆工作。父亲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来自叙利亚颇有声望的阿克拉斯家族。在与巴沙尔结婚之前,阿斯玛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英国度过的。优越的家境让她得以接受良好的教育。1996年,阿斯玛以优异的成绩从伦敦精英式女校——王后学院毕业,进入一家投资银行工作。

  关于阿斯玛和巴沙尔的相识,有两个版本。阿斯玛自己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她和丈夫是结婚前一年在双方家人的安排下相识并相恋的,程序完全遵循阿拉伯传统的“父母之命”。而另一种更令人信服也得到多方证实的说法是,早在1992年阿斯玛还是一名女大学生时,就在一次校园鸡尾酒招待会上遇到了当时也在伦敦求学的巴沙尔,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开始了热恋。巴沙尔回国后仍与心上人鸿雁传书,电子邮件成为他们互诉衷肠的主要工具。2000年底,25岁的阿斯玛与刚当上总统的巴沙尔结婚,后来为他生下3个孩子。

  据称,刚结婚的那段时间,阿斯玛隐姓埋名,独自奔波于大马士革街头巷尾,只为告诉丈夫一个真实的叙利亚社会是什么样子。在有了孩子之后,她就全身心投入到对家庭的照顾之中,很少再对丈夫的工作进行问询或干预,只是在丈夫遭遇困难的时候,默默地给予支持,并尽量在公众场合给足巴沙尔面子。《中东报》就曾撰文指出,阿斯玛是一个识大体的女人,她在家里总是一身休闲装,而出席公共场合时却一身名牌,浓妆艳抹,帮助巴沙尔在类似的社交场合中占得先机。

  喜欢慈善事业是阿斯玛的一大特点。2001年,她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通过小额贷款帮助叙利亚农民。而据当地媒体称,在大马士革的基督教慈幼会修女院也常常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德国《明镜》周刊曾这样评价她:阿拉伯国家统治者的配偶们正在为各自的国家增光添彩,阿斯玛正是其中的代表;《巴黎竞赛画报》称她是“东方的戴安娜王妃”;时尚杂志《世界时装之苑》认为,她的时尚品位甚至超过了美国总统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和法国总统夫人布吕尼;有法国媒体在2008年开了一个玩笑:“如果你必须以每个国家的第一夫人作为基础,来衡量哪个国家更有资格成为欧盟成员国的话,叙利亚会比土耳其更有机会。”

  但也有不和谐的声音。阿斯玛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在英格兰长大是很幸运的。我有机会感受什么叫做和平——这是与中东最大的区别。”有人透露,由于受到西方良好的教育,阿斯玛对于巴沙尔的行事风格以及这个家庭充满了不满和愤怒,但为了保持家庭和睦只好忍气吞声。现在家族视她为“外人”,把她排除在决策层之外。

相关专题:

叙利亚局势动荡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