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韩寒方舟子激辩代笔门 韩寒称躺在地窖中枪

2012年01月31日20:08东方卫视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在龙年春晚中,除了这个热闹祥和的春节晚会,还有一件事情同样惹人关注,那就是方舟子与韩寒之间的论战。从1月18日网上发出的第一篇质疑博客至今,韩寒和方舟子已经打了好几个来回的口水仗了,关于韩寒是否有代笔的争论也是愈演愈烈,有网友戏称说,这个春节简直就是和韩寒、方舟子在一起度过的。

主持人:方舟子将质疑进行到底,而韩寒拿出了法律武器状告方舟子诽谤名誉,这场纷争的结果究竟会如何呢?近日这两位论战当事人也是接受了我们娱乐新天地的独家采访,让我们去看一下。

记者:是不是有一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

韩寒:岂止,我觉得简直是在地窖里头中枪。

解说:韩寒中枪了,打假斗士方舟子向他发射了一枚名为代笔的炮弹,这场纷争的原由最早起源于今年的1月15日,随后跨越了整个春节,起初有位名叫麦田的网友发表了一篇博文,题为“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在这篇博文中,作者麦田公开质疑韩寒的作品,怀疑他有不少文章是由他人代笔,该文同时也引起了方舟子的注意。

韩寒:先是有一个人叫麦田,写了一篇文章质疑我的文章是有人代笔的,方舟子可能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因为他不了解一个文科生,他以前打假都是在打科普范畴内的东西,或者学历,我没有学历可以给他打假,结果他发了这个文章以后,我一直没有回应。

因为我以为不会有人相信,直到越来越多的人转发这篇文章,甚至还有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我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快年底了,我们这儿有一个报告写不出来,借你的团队用一下,我才开始回应。

解说:经过网络上的一番激辩后,事件发起人麦田给出的诸多证据一一被反驳,难以自圆其说。1月18日麦田通过博客向韩寒致歉,并表示愿意承担所有责任,韩寒随后表示接受道歉,可谁都没有想到方舟子竟然在此时接过了大旗,继续对韩寒发动其强大的打假攻势。

方舟子:我对他没有抱着恶意要去故意损害他的名声,没有,我是根据他悬赏的要求引起了我的兴趣,然后我去看他的文章发现了问题,然后把这些问题摆出来,我研究他以前对自己经历的一些说法,他的爸爸对他经历的说法,发现这里面有互相矛盾的地方,我把它给摆出来,我做出一番的推理,给出一个结论。

解说:方舟子誓要把打假进行到底,而本以为一切本已经结束了韩寒也只有继续应战。

韩寒:我觉得到时候导播能在我的这里加一句“汗”吗?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觉得真的有一些哭笑不得。

其实他很多的所谓质疑内容都是无中生有,甚至转了很多谣言跟诽谤的内容在里面,他可能很多时候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在做这件事情,他当时决定加入麦田的阵营的时候,麦田突然之间不干了,他可能有一种要拿着话筒唱歌,别人切歌了的感受。

解说:方舟子的打假一向是所向披靡,然而这回碰上了同样犀利的80后作家韩寒,真可谓是棋逢对手。纵观两人数回合的较量,其中的争论焦点基本围绕着三大方面展开。

作为80后作家中的代表人物,韩寒的创作才华早在1999年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时就已初露端倪,随后出版的《三重门》、《零下一度》等作品更是引起了一阵轰动,然而在方舟子看来,韩寒作品中的某些细节描写,与他的80后身份极不相符,因此决不可能是出自韩寒的手笔,而在韩寒看来,这样的说法显然有穿凿附会之嫌。

韩寒:因为我在某篇文章中写到我很痒,他觉得你这个症状不应该是脖子痒,应该是腿痒,我觉得我怎么痒不需要他们来决定,而且我写到上海的医院,说上海的医院墙上有“请用”、“谢谢”、“不用谢”等文明用语标语,他们说上海的医院早在80年代的时候,就没有这些文明用语了,说明这肯定是我父亲代写的,但这个是很荒谬的,我去华山医院,普陀医院到现在还是有这些标语的,所以这纯粹就是一场对我的构陷,他们其实就是已经想好了,就是要抹黑我。

方舟子:他们说我构陷,哪里构陷了,我并没有捏造出一个事实,捏造出一个材料出来,那才叫构陷,除了他写那篇《求医》出来一看,这绝对是一个中年人帮他写的,这不可能是一个14岁的初二学生写的,而且里面描写了求医的经过,包括以前对求医的回忆,那也是70年代左右医院的情形。

在1999年的上海大医院是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的,就是各种的迹象文笔,表达的能力是不会变的,不管你用什么样的风格,一直在写的一个作家只会越来越老道,但是你对比韩寒最近的这几篇博客文章,你读的那就是初中生的那种文笔,很符合他的身份,我相信他最近没有人代笔了,也许有人帮他润色过,也有可能。

解说:也有人说,当年有人问韩寒《三重门》书名的来源,韩寒居然说不知道,由此断定《三重门》绝对不是韩寒写的。

方舟子:中央电视台的对话节目,当时主持人问起说,你这个《三重门》的书名是什么意思?他说我忘了,就不答,他只是说,我知道,但是我不愿回答。

解说:而韩寒在接受娱乐新天地记者专访时指出,这只是当年他对一些不友善评论者的抗议。

韩寒:当时所有人都在围攻我,他们都觉得你这样做是不行的,你这样做是错的,而且他们没有一个人读过我当时写的这本书,后来又人问说,你这本书的书名是什么意思呀,我就觉得很受侮辱,我就说不知道。我觉得一个作家是有权不告诉他的非读者,他的书名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种问题本身就有一些小小的侮辱成份在里面。

解说: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韩寒在博客中表示,他的创作过程曾有许多高中同学朋友等亲眼见证,这些证人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见证者,然而方舟子却指出亲朋好友的证词根本不足为信,使得争论再度陷入僵持的状态。

韩寒:我的高中同学,他们是见证着我在高中的时候怎样写文章,包括我寝室的同学,他们是亲眼看到的,很多时候写完我还朗诵给他们听,所以他们自发的出来支持我,但无奈这些在对方的眼里都不是证据,都是串通好的。

方舟子:如果只是有那么几个漏洞的话,也许你可以用狡辩的方式,用一种例外的方式补这些漏洞,你有这么多的漏洞怎么堵,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文章不是他写的。

解说:眼看人证无法说服方舟子,韩寒又拿出了更为有利的物证,那就是长达1000多页的手抄文稿,但打假斗士依然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方舟子:有手稿也不能说明问题,这个手稿也是非常的干净,他说这个是长篇小说《三重门》的手稿,非常干净,按他的戏说自己写长篇小说三重门的经过,写了一页就给同学看了,就不改了,有这样写长篇小说的吗,大家想一想。

韩寒:我的手稿有1000多页,他认为这些手稿都是我过年的时候抄出来的,我很无奈。因为我能理解他的感情,因为他是在一个打假上面很少会失手的人,但是这两年他的行为的确有一点怪。

解说:这段辩论最新的进展是,韩寒的父亲出示了当年韩寒写来的家书,而方舟子则继续在家书中寻找破绽,声称信封背后的文字可能是最后刚刚补上去的,对此韩寒也在最近接受记者专访时给出回应。

韩寒:会有很多特别荒谬的,因为大家都开始找茬,他们说我寄给我父亲的信,我这个信很多字是写在信封的背面,然后写在背面以后,他会想你这个信肯定是先撕开了以后,再把字写上去的,因为这个撕口,你正好写在那个撕口就停了。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写在那,所以我父亲为了怕把字撕了,所以就顺着那个字撕了,谁撕信从当中撕。

解说:几番唇枪舌战之后,韩寒不停出示各种证据,而方舟子则不断在新的证据上寻找问题,这番缠斗至今无休无止。

方舟子:把媒体都找来,我和他,他把材料都带过来,我来和他对质。我也看过韩寒的一些视频资料,看了这些视频资料更让我觉得,他的那些作品不是他写的。为什么呢?韩寒不是说一个表达能力不行的人,不是说不出话的,你看他的那些视频的资料,他是表达能力很强,但是只限于他熟悉的领域,但是文学上的事,那就一问三不知了。

韩寒:我觉得他已经,只能说,早日康复吧。

解说:眼看争论已是无济于事,韩寒方面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还自己一个清白,而与此同时,方舟子也坚持自己的打假行为并无不妥。

韩寒:我很幸运,我有我的手稿,然后我有我的笔记,我还有我的证人,一方面也是正好拿到司法鉴定的地方,可以去做一些司法的鉴定,对于这些手稿的年份,对于信的年份可以去做一个鉴定。另外一方面,我希望法院可以判他侵犯我的名誉,因为有很多人相信的,有很多人相信我的文章是有人代写的,他是有一定的煽动力的。

方舟子:法院是没有办法判断的,因为这个是属于学术批评,文学批评分范畴,你通过这种打官司起诉,这往往是一种恼羞成怒的行为。

解说:韩寒最终表示他选择司法途径来维权,主要是因为这种对于写作者带有侮辱性的质疑,如今已经演变成一场大家来找茬的狂欢,如果继续保持沉默,结局将会很可怕。

韩寒:我有这么多的手稿,1000多页的手稿,还有很多的笔记本,再加上证人都不能证明我的文章是我写的,那让现在在电脑前工作的所有的文字工作者怎么证明。这就意味着某一天当有一个人看你不顺眼的时候,他就从你的文章中找茬,因为这种茬其实很好找的,然后有三四个一样的人,三人成虎,再大家以讹传讹,就很容易把这件事情做实了。

很多的网友他们不一定有恶意,但是他们会参与到大家去找茬的这种工作中,你一旦参与进去,他就必须要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正当性,所以他不管认为不认为这个作家是代笔,他必须得一口咬定,这个作家是代笔的,否则他的工作可能就失去了正当性。这样参与的人越来越多以后,因为这对于一个写作者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

解说:方舟子表示,他所有的打假行为都没有主观恶意,只是为了仅可能展现事实的真相。

方舟子: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个是很正常的一个学术批评,是文学批评的范畴,不违法,我也没有这种主观的恶意。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