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新年新衣 > 正文

生活新报盘点“衣加衣”:媒体如何做公益?

2012年01月16日10:18生活新报于小边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孩子们排成心形和志愿者们合影

孩子们排成心形和志愿者们合影

在这个“民间公益元年”,民间公益活动像雨后春笋一样,不是之前没有,而是在一系列的官方公益机构负面事件出现之后,人们更青睐民间公益。因此,很多媒体积极开展公益活动,甚至发起成立公益组织。媒体怎么关注公益?又如何参与公益?1月13日,生活新报总编辑陈磊、采访中心主任张迪、民生部主任陈会菊、民生部记者王恩国、机动部记者于向春、摄影部记者张训武作客腾讯微博,进行了一期微访谈。【访谈链接

监督先行

@小沈——愤怒的小鸟:媒体做慈善公益需要解决如何定位的问题。因为媒体不是社会团体,不是民办非企业单位,不是非营利事业单位,做起事来身份尴尬。几位嘉宾有什么看法?

@腾讯网新闻中心微博主管魏传举:在目前全社会的慈善气候还没形成的情况下,媒体赤膊上阵,自己执行,值得肯定,但可能是阶段性的。

@陈会菊:记得广州春桃基金会的徐丹来云南参加“衣加衣”活动时,谈到在慈善中媒体的监督功能最为重要。在当下,媒体不得不出来做慈善,最主要的还是不能涉及现金,这样就可以自己监督自己。“衣加衣”之所以全程没有涉及现金,也是这个原因。媒体参与公益,只是期望能作为最先点亮黑夜的那一束光。

@于向春:与参与的任何一个团体、志愿者一样,媒体也是一个成员。企业可以去捐助,志愿者可以翻山越岭,将爱心送到孩子们手上,媒体也可以。

@李晓颖:媒体如何做公益是个大课题,有人说,“传统媒体+互联网媒体+靠谱的政务部门或组织”是当下比较时兴的公益模式,你们认同吗?在和腾讯一起做“衣加衣”项目时有什么感悟?

@于向春:这个我是认同的。任何个人,或者一个机构、一个部门的力量都是有限的。

@王云鹏:什么样的项目适合媒体介入做公益?我们究竟能做什么?

@于向春:我个人觉得,媒体的参与不应该挑选项目,只要是有需要的人,我们都愿意帮助,而且我们也一直在做。

@新报-王恩国:其实我自己是这样想的:不问自己能做什么,先问自己做了什么;现实的无奈是多,但有人在做,总比谁都不做好。我们可能无法帮助到更多的人,但总能帮助到面前的人——从小事开始吧!

@轻烟姐姐:“衣加衣”本身就不是简单的“一加一”,而是需要整个社会各个环节的配合与支持!希望倡导者们能有效完善整个环节,否则很快就会夭折掉!

@陈会菊:是的,民间公益单靠热情是走不远的,这也是大家共同思考的问题。

@“衣加衣”云南站负责人付颖:如果明年“衣加衣”活动还将持续,你们还会参与进来吗?作为媒体,你们认为媒体在“衣加衣”这样的全民公益中,能在公益的哪几个环节做得最好?

@陈磊:只要孩子需要,我们就会参与。媒体参与公益活动必须谨慎,必须注意自己的角色——多宣传召集,多监督实施,少负责捐钱管钱。因为搞不好,就会成为别人监督的对象。

@傅剑锋:生活新报“衣加衣”与新年新衣公益报道、行动,团队架构是怎样的?最值得总结与分享的经验是什么?

@张迪:参加活动的记者是生活新报最年轻的一批记者,大部分是刚刚走出校门踏入媒体行业的。但他们在这次活动中表现出的坚韧、责任、大爱、无私、担当都让人感动。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改变了我们对“90后”的惯有看法。经验很多,无法详述,但心中有爱而又乐于传递,可能是最大的经验。

多米诺效应

@魏传举:生活新报的报道有没有在官方层面上得到一些反响和反馈?

@陈会菊:一开始,“衣加衣”活动就带有浓厚的草根情怀,这也是民间公益的生命力。目前官方反馈只有云南省教育厅参与的“新年新衣”活动,其他暂时还未掌握。但是,我们的记者每天都会接到全国各地,甚至是越洋电话。电话来自国家教育部驻新加坡大使馆参赞、华人华侨,他们要继续接力爱心,建希望小学、一对一帮扶……爱心源源不断。

@陈磊:目前,各地媒体都在进行“走基层”报道,新报参与的“衣加衣”公益活动,被认为是“走基层”的典型代表作,受到各级政府的认可、各类企业的支持,并引来其他媒体的效仿。

@于向春:当然也要感谢昭通市委宣传部、昭通市团委、昭通市教育局的参与。

@新报-王恩国:我自己感受到的一点是在昭通燕子岩小学。报道出来后,昭通市教育局下发了500套新衣、鞋子、围巾、袜子到4所高寒山区小学,其中也包括燕子岩小学。尽管数量很少,但官方给出的在云荞小学修建食堂和宿舍的承诺让我感到欣慰。

@张迪:媒体有时候就像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你必须勇敢地先倒下,才能引发之后一系列好的连锁反应。

欣欣向荣:媒体在公益活动中,不光要关注具体的衣服收集与发放,更要关注那些默默无闻的组织者和义工们,他们不光要收集衣服、消毒、集中场地存放,有时候还要搭上运费邮寄。作为邮局,能否适当地放宽一些资费呢?

@于向春:这个确实有!“衣加衣”云南站邮寄衣服的时候,邮局是给了优惠的,一公斤只收一块多的邮费。

@新报-王恩国:其实这也是云南和深圳那边的志愿者们都在思考的问题。昨晚我还采访了“衣加衣”深圳站的站长,最近一批运到云南的衣物,其中15000元的运费完全是她出的。对于物流方面的协调,她也说“只能靠感召了”。

@黄赌毒的海洋:如何才能保证公益事业的独立和去私利化?有什么好的机制么?

@陈磊:郭美美的曝光将政府公益推到尴尬的境地,于是民间力量试图扭转公信力,担起行善的责任。这个本属良好的动机,但中国的体制和意识形态决定了政府一定不能缺位公益,个体和媒体行善绝不乐观,陈光标 (微博)和免费午餐就是案例。

平等的慈善

@魏传举:请问摄影记者张训武老师,在“衣加衣”行动中,你拍摄的关于山村孩子的不少照片让人印象很深,同类题材你已拍摄过不少吧?你是如何跟孩子沟通的?在追求视觉冲击力和保护孩子之间是如何平衡的?

@张训武:作为记者,什么题材都有接触。在和孩子接触时,一般都把自己先看成一个孩子,让他们熟悉了自己后,在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戒备心理的时候抓拍一些瞬间和动作。再说本来那个地方的情况就触目惊心,让我心里有所触动。

@焦虑的赵小姐:王恩国,我看到你的微博上面说昭通的村干部为了招待来送温暖的大家,本来就不富裕的村子一定要杀鸡鸭来招待,故事特别让人心酸,您能具体介绍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新报-王恩国:是在红河县洛恩乡,洛恩小学杀了一头猪招待。我问校长时,他也没说花了多少钱,只是说“这点钱学校还出得起”。后来因为这事被志愿者们批评,他有些怏怏。而在之后的会泽和昭通,学校也好,村民也好,都是杀鸡招待。燕子岩那里,村民还去打了一只野兔,我们也因此提前下了山。

@新报-王恩国:在会泽的打营小学,校长和老师们烧了一堆火,让我们烤着火,然后抓鸡、杀鸡。尽管我们再三反对,但唯有这样,他们才会觉得心里过得去。

@焦虑的赵小姐:刚才恩国也说了,受捐方总想做点什么以平衡与热心人的关系,咱们的慈善能换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让这种互助的氛围更平等、避免造成压力呢?

@陈会菊:其实在整个活动中,大家都比较注意这个问题。许多亲自送爱心的活动都只是跟申请人直接对接,没有“惊动”更多人。

@于向春:这是我们一直在平衡的。一个志愿者说,把心态放到最低,把自己当成和他们一样的人,这个志愿者一直在担心与受捐助的人沟通时会伤害到他们。

@芊芊:不仅是物质上的关爱,对于那些农村的孩子来说,让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有机会获取外界的信息、感觉到爱更重要。云南边远山区有很多,生活新报会不会长期关注?

@于向春:对!山里的孩子们,精神上确实匮乏,甚至是爱,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的。在禄劝,段永兵5岁就要住在学校,自己洗脸、洗脚。他说,在家里都没有人抱他。

@新报-王恩国:很赞同这位朋友说的,让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有机会获取外界的信息,感觉到爱更重要。

@陈会菊:新报一直在关注,将来也会持续关注下去!

@张迪:赞同。活动开始前,我就告诉记者,我们不可能通过这么一次活动把云南所有贫寒地区孩子的过冬问题都解决掉,就算你温暖他们一冬,如果不能温暖他们一世,那也是徒劳。除去物质上的资助,你们更应该给他们传递一种向上、积极的生活态度,让他们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一条摆脱贫困的通道。(生活新报)

相关专题:

新年新衣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