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新年新衣 > 正文

“衣加衣”募集衣物30万件 10万件发往云南

2012年01月16日10:30生活新报于小边 王恩国我要评论(0)
字号:T|T

被捐赠者:一个校长的惴惴和坦然

对于山区的孩子们来说,“衣加衣”送去的衣物是他们过冬的温暖,是欢乐的笑颜。而对于学校和老师们来说,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在红河县洛恩小学,志愿者和媒体蜂拥而来又蜂拥而去后,校长刘红伟的这个春节,过得要和往年不太一样。

刘红伟高大壮实、皮肤黝黑,脸上写满了哈尼族汉子的坚毅。但在后来记者回访时,他表示现在“心里有些害怕”。烦恼是从志愿者们到达洛恩小学的那一天开始的。当时,阿兰看到学校安排小学生在门口列队欢迎,立即沉下脸来,把刘红伟狠狠“批了一顿”。

实际上,在刘红伟担任校长的两年多时间内,曾分别有来自广州、个旧的老板到学校捐赠棉被、图书,而对方并没有表示出对列队欢迎的反对。因此,当他准备像以前一样“表达一下心意”时,志愿者的批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后来他笑称,还是跟前者打交道的时候“氛围更好,心情更舒畅一些”。

而在当天发放衣物的过程中,被撇在一边的老师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志愿者只顾自己发得开心!”一位老师说,“就没注意到,有些孩子身体强壮一点,挤在前面的领了好几套衣服,一些身体瘦小的、害羞的孩子在后面,只能领到一些不好的,甚至领不到衣服。”同时,他们也在捐赠的物资中发现了一些已经发霉、发臭的衣服,实在用不了的只有处理掉。当然,志愿者在返回深圳后也通过及时反馈知道了这些情况,并在随后补发了衣服。

与此同时,随着报道的转载和点击率的增高,相应的舆论压力随之而来。一位老师曾告诉记者:“事情闹得有点大,上面在查。”刘红伟也在近期的采访中承认“乡上说过几句”,同时又表示“这很正常”。

尽管如此,刘红伟仍然感到很高兴。在他看来,志愿者的参与和媒体的报道“确实为洛恩做了一件大事”。现在的洛恩小学,孩子们已经穿上足够御寒的冬衣,没有人再穿着凉鞋或光着脚板上学了。红河州的领导也到学校来考察工作,并决定在保留各村小的基础上完善基础设施,加强校点联系。当然,教师们的工资也“加了一些”。

刘红伟也明白,处在这个被众多目光关注着的环境里,今后自己肩上的担子也会更重,但同时他又觉得很坦然。“受点委屈,过了就过了。娃娃们能走出大山,这个地方才会有发展。”他说。

记者手记:“宿舍里那一排凉鞋”

在来到洛恩小学之前,对我来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出差,只要正常采访,按时发稿就可以了。但到学校后,第一个震撼到我的,是学生宿舍里的一排凉鞋——全是几块钱一双的凉鞋,他们“习惯性”地穿着度过春夏秋冬。如果哪个孩子能购买价格达到两位数的布鞋,总会引来一些羡慕的目光。当天的稿子,我就把重点放在了他们的脚丫上,这种纠结的心态一直持续到后来步行到王沟小学,以至于买了一双8块钱的厚袜子走山路,都让我觉得自己很奢侈。

光着脚在学校里跑来跑去的孩子们、弥漫在山间的大雾、被志愿者指责时站在雾雨里手足无措的校长,这些场景成为我至今难以抹去的印象。

也正是这场大雾,打乱了我们和志愿者的计划。本来志愿者要分批把衣服送到各个村小的,但老师们很诚恳地告诉我们,这不现实——距洛恩最远的巴龙小学,走路要花5个小时,再加上大雾和山路湿滑,就算不出什么意外,也甭想当天去当天回。

只是我们也没想到,后来决定去的唯一一个点——王沟小学也会这么远。全是山,无穷无尽的山,你无暇欣赏秀丽的景色,只有低头赶路。一开始我也很怀疑,这群在城市里养尊处优的白领志愿者能不能坚持下来,后来他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你行,我们也行!”

去程花的三个小时,已经快把我们的体力耗尽,而呆在王沟小学的时间也很短,就像“打了回酱油”,我甚至只有不到10分钟的采访时间。回来的路上天已经黑了,大家都不说话,只是僵硬地行走着。你能想象这个场景吗?是的,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黑夜关卡的僵尸。

因为担心我们的安全,学校派出一辆破旧的三菱车到能行车的路段来接我们。从这个时候,我开始默默地计算一个东西:我们带来的物资,会不会还没有他们招待和因此产生的成本高?当我后面问刘校长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爽快地一拍胸口:“绝对不会!”

我没有再去深究这件事情,但已经开始刻意避免类似的情况,因而之后在昭通冰天雪地的燕子岩,当杨世国老师的大哥打了一只野兔,兴奋地说要烤了给我们吃时,我们逃也似地下了山。

回到永善县城的酒店里,在暖风缓缓吹出的空调房里,回想前一天在室内也能结冰的燕子岩,恍若两个世界。(生活新报)

相关专题:

新年新衣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