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战友:曾开贵入伍后主要负责养猪 没练过枪(图)

2012年01月13日14:13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曾开贵入伍后主要负责养猪没练过枪(图)

2012年1月6日清晨,南京街头的枪声和鲜血,让“曾开贵”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警方和公众的视野中。虽然根据所有公开资料来看,重庆和长沙系列抢劫杀人案件,以及本月的南京枪案,只能认为“曾开贵有嫌疑”。这些可能与他无关的案件,却让更多人开始对曾开贵产生了好奇,进而追问: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多方调查走访,勾勒一个真实的曾开贵。我们可以带点黑色幽默地说,许巍的那首歌很适合他:“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中总有些轻狂,如今已四海为家……”

排行老四,加上胃口大,很能吃。哪怕两根烂红苕,都会煮好了吃,肚子像个娘婆,大家就喊他‘四儿娘’。”

曾开贵的父亲终于告诉了我们,他这个女气的外号来历,居然是因为他特别能吃

记忆

好武的曾家老四

1969年到1989年,是曾开贵的第一个20年,彼时,他只是玉泉村老者们回忆里的那个“喜欢练武”的曾家老四。

1989年,他带着一副“骨骼惊奇”的身体,和一条长长的蛇鞭报名参军,远走云南,一去4年。

1992年,曾开贵退伍后音信全无。

此后的第二个20年里,消失的曾家老四又多次“出现”在村民面前,方式是一张张通缉令,身份是公安部B级通缉逃犯。

纵观他的前20年,这真是一个热爱功夫的人。但不巧的是,他在行伍中很长一段时间与战斗技能培训无关,常常只能在黑暗中一个人孤单地胡乱踢打。

家乡路

他在家里学历最高:念到初一

这是一个至今不通公路,没有信号的地方。他童年时,村里的孩子们更是大多仅仅小学毕业而已

进了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玉泉村,手机就完全失去了信号。冬日的山村,单调萧索,一片安静。

不远处的半山腰上,有户人家正在办丧事。祭祀的阴阳先生,拖长了音调,在破音的喇叭里,用带着哭腔的嘶哑声音,一遍遍地念读祭文。

这个至今不通公路的小山村,村民们若是要到5公里外的顺河场镇赶集,大多依靠步行。我们到达的时候,当地连续几日阴雨,玉泉村通往顺河场镇的土路上,泥浆已漫过脚背。

在村支书李义忠的指点下,我们在玉泉村找到了曾家老房子。自从父母搬到女儿家后,这3间土坯房,已经很久无人居住。

如今,土砌的屋子塌了一半,地上只剩被杂草覆盖的地基。唯一可见的那扇门,上着把生锈的铁锁。整个院子的入口,也被成捆的茅草填满。

彼时的曾家7口人,就挤在这3间土坯房里。家里一共5个子女,曾开贵排行老四,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

父亲曾鲁海年轻时是个石匠,全家7口,就靠他一个人打石头挣工分养活。“那阵穷啊,能吃顿饱红苕就不错了。”李义忠回忆,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曾家几个孩子都只念到小学毕业,曾开贵虽然读到了初一,但也只读了半年,“好像是读不走了。”

穷的也不止是曾家,因为交通原因,玉泉村至今依然远远落后于周边邻村。“种的庄稼,没法拉出去卖,喂点猪儿,饲料都拉不进村来。再说直白点,女娃娃要嫁人,都绝对不在本村找。”

童年时

没干过偷偷摸摸的事

他太能吃了,被父亲认为像个“娘婆”,一个女气的外号因此喊开。其实,他更爱阳刚的武术

在玉泉村,曾开贵生活了20年。

与曾家一院之隔的曾婆婆,对这个曾家老四,还有些零散的印象。“他在的时候还是小娃娃。”一边回忆,曾婆婆一边比划着曾开贵儿时的个头。小时候的曾开贵,在曾婆婆眼中是个挺老实的小孩,“从没听过他干过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

说起曾开贵的小名,曾婆婆倒是记得很清楚,“四儿娘,大家都这么喊他。”曾开贵在家排行老四,所以小名中有个“四”字,但究竟大家为什么在“四”后面跟个“娘”字,曾婆婆说,“就是逗他耍的吧,反正都这样叫的,他也从来不生气。”除此以外,曾婆婆再也想不起曾开贵的任何让她印象深刻的事情。

关于四儿娘的名字来历,曾父记得比较清楚:“排行老四,加上胃口大,很能吃。哪怕两根烂红苕,都会煮好了吃,肚子像个娘婆,大家就喊他‘四儿娘’。”

此外,关于曾开贵练武的传闻,在部分邻居处也得到了证实。玉泉村计生干部谭克友回忆,在当武警前,曾开贵喜欢一个人在家里打沙袋、打树子。此外还有村民提到,“曾开贵力气很大,双手可直接把竹子拍碎。”

而关于曾开贵在家练武一说,还有另外一个更直接的证明。

1989年3月春季,征兵体检时,当年担任高山乡(现已并入顺河镇)武装部部长的贺定洪对曾开贵印象很深,“身体非常结实”。在曾开贵脱掉衣服后,贺定洪注意到,他腰间缠着一条黑色的练武用鞭子,“牛皮的,鞭头像个蛇脑壳。”贺定洪问曾开贵,你练过武啊?曾开贵“谦虚”地回答说:“嗯,练过几天。”

时隔二十年,同样行伍出身的贺定洪揣测说,“(鞭子)可能一是因为练武,二是可以防身,那个鞭子可以勾脖子,而且像曾开贵那么大力气,随便几鞭子,一般人绝对遭不住”。

入伍后

主要负责养猪,没练过枪

他手枪都没练过,每当战友们聊天时,他喜欢一个人做做俯卧撑,踢腿,打拳

1989年4月,曾开贵被分至云南省大理武警支队直属一中队。被分在同一中队的,还有另一位顺河镇的同乡文辉(应本人要求化名)。

入伍之后的曾开贵,跟以前在老家一样,还是不爱说话。文辉回忆,因为表达能力不太好,曾开贵有时候会被战友挑语病,一旦反驳不过,曾开贵就会很急躁。“他性格急,说话冲,说急了就要开始吼,跟老乡们不是很融洽。”但文辉同时提到:“性格虽然急,但他能放能收,吼完之后,马上就能收住,自控能力比较强,不会把事态扩大。”

除了性格“闷”,曾开贵的另一爱好练武,也在部队继续保留。文辉还记得,有时候到了晚上闲来无事,战友们就聚在一起聊天,但曾开贵很少参加,“他就喜欢一个人做做俯卧撑,踢腿,打拳”。

四年部队生活,曾开贵分别在机动班、后勤班和战斗班待过,其中,后勤班时间较长。

在后勤班,曾开贵主要负责养猪。“分配到哪个班,都是随机的。不能因此猜测曾开贵是犯了错,才分到后勤班的。”战友回忆,一般情况下,因为有一技之长,后勤兵在转业的时候机会更多。

也就是在后勤班养猪时,因为表现不错,曾开贵还立过三等功。但除此以外,战友们也想不起他的其他特长:“军事科目这些,就很一般”。

对于外界传言曾开贵在部队时枪法练得不错,文辉觉得不太可能,“手枪都没练过”。

1992年12月,文辉和曾开贵同期退伍,“四年中,曾开贵没犯过错,没受过任何处分,属于正常退伍”。

退伍回乡时,文辉没有发现曾开贵,但他当时并未在意,“大巴车统一先送到昆明,然后赶公共汽车,都在忙着照看自己行李,没注意别的。”直到回到内江很久之后,文辉才开始疑惑,怎么一直没有曾开贵的消息。

他更没有想到,此后整整20年,曾开贵在外的消息全是警察带回来的……

一个谜团

南京那桩枪案,与曾开贵有多少关联?

1月9日,天府早报记者找到南京警方公布的截图,让曾开贵的多位战友进行辨认,战友们大多认为 “完全不像”。而对于另外两张网络上流传甚广的两张短发、微笑的照片,战友们一眼就认出,“就是曾开贵”。

战友们回忆,曾开贵是1969年出生的,符合“40岁左右”这一描述。此外,曾开贵身高只有1米7的样子,符合特征描述中的“身高1.7米左右”。而在看完南京警方随后公布的一段嫌犯逃窜监控视频后,战友们回忆,“曾开贵长得很壮”,“感觉视频中的人要高一些,瘦一些”。

而对于特征描述中的 “走路外八字”和“讲不标准普通话”,有战友隐约也有些印象,“好像曾开贵以前走路就有点摆架子(脚摆开)那种感觉”,“至于普通话,我们当初从农村出去的,讲的都是倒洋不土的普通话,确实说不标准”。(四川在线/天府早报 蒋超 刘桐 肖潇)

相关专题:

南京市民银行取钱遭劫匪枪击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