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安徽宿州连发四起输液致死事故 防保所称正常

2011年12月28日05:10中国青年报晋永权 高腾我要评论(0)
字号:T|T

安徽宿州连发四起输液致死事故 防保所称正常

12月20日,张忠华输液死亡事件发生后,毛庄卫生室人去屋空,但周围的村民仍时常聚在这里议论。

安徽宿州连发四起输液致死事故 防保所称正常

杨庄乡政府所在地,一个居民随手扔掉输液瓶子。

安徽宿州连发四起输液致死事故 防保所称正常

毛庄卫生室门前的水塘垃圾遍布。

安徽宿州连发四起输液致死事故 防保所称正常

愤怒的家属。

农民张忠华之死

12月15日早晨,张忠华吃完两个包子一碗稀饭后,对老伴吴继英说自己有些感冒,要去卫生所看看,便骑上自行车,赶往2里地外的毛庄卫生室。他说自己要早些赶回来,接近年关,家里还有一大堆活儿在等他。

张忠华66岁,家住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刘庄村四队,除了患有季节性气管炎外,身体未见大毛病。而他所去的毛庄卫生室,则属于紧邻的安徽宿州市埇桥区杨庄乡林庄村。因为距离近,刘庄的农民时常到这里看病。

大约半小时过后,同村的张光荣慌慌张张地跑来喊吴继英,说:“赶快过去吧,张忠华不行了!”

坐上别人的摩托三轮车,吴继英赶往毛庄卫生室,发现丈夫靠坐在沙发上输氧:“人就叫不理了!”

“转院!转到徐州四院!”卫生室的大夫、法定代表人王安虎说,“救护车马上就来。”救护车赶来后,张忠华被抬了上去,晕头转向的吴继英也被推上了救护车。当疾驶的救护车到自家门口时,吴继英才回过味儿来,老伴的遗体被直接送到了家里。

在徐州打工的儿子张金光接到母亲的电话,急匆匆赶了回来。徐州距离家中只有半小时车程,23路公共汽车直接通到村口。与此同时,张金光在新疆种地打工的姐姐也开始踏上了三天两夜漫长的返家旅途。在火车上,她是站着回来的,一路几乎滴水未进。父亲张忠华12岁便成了孤儿,张家在村里属于小门小户。

老实巴交的张金光被家里的景象吓蒙了,与母亲一样束手无策。直到第二天才醒过味来,想到应该去毛庄卫生室找大夫王安虎问问情况。16日这一天上午,在几个亲属的陪同下张金光来到仍在营业的毛庄卫生室,找到还在继续工作的王安虎询问父亲的死因。王安虎告诉他,张忠华打上吊针(输液)没两分钟就喊“不好受,拔下!”接下来就没声音了。

看到出问题了,王安虎和他在卫生室帮忙的家人急忙赶过来,拔下输液器抢救。“打小针(注射)、抠痰,可人还是不行了!”王安虎对张金光一行说。

张金光离开卫生所的时候,带回了王安虎给的五六个注射完毕的葡萄糖瓶子,王安虎告诉他:“一上午挂了这么多水,你父亲用的那个也找不到了。”带回的处方单上,王安虎还临时添上了几笔。

张忠华的遗体停在家中,家人无力租用冰棺。一周过去了,没有各级政府的工作人员来探望,甚至村官也没来家中了解情况,更别说医疗监管机构的相关人员,就连平日里走动颇多的邻居们也都不见了踪影。张家成了一座孤岛。沉默、冷漠还有恐惧成了这个交界地带普通农户家唯一需要面对的现实。除了门前凌乱摆放的几个花圈还在提醒人们,这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王安虎找人带话说,这不属于医疗事故,只能尽人道主义义务,给个两三万烧纸钱;王家不只可以开诊所,还有人当村官,可以摆平这件事。

17日晚9点过后,绝望中的张家人选择了打电话报警。因事发属地问题,江苏徐州铜山警方要求他们到安徽方面报警。毛庄卫生室属杨庄派出所管辖,接警人员表示要向领导汇报,但在答应很快出警后却没到张家来过,并要求张家人第二天去派出所做了笔录。19日上午,张家人又到杨庄乡政府上访。负责接待的乡纪委书记赵勇称还不了解情况,并当着张家人的面打电话向派出所杨姓所长询问王安虎的执业许可证等问题。

5天过去了,张忠华的遗体还停放在家里。张家撑到这个时候,不得不租用冰棺。家人为张忠华更换服装的时候,居然发现在他的臀部还插着针头。张忠华的女儿说,事发当天早上,自己远在新疆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父亲不行了。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在女儿的表述中,张忠华12岁父母双亡,成了孤儿,他一直低调做人,行善好施,18岁跟人学上鞋(做鞋),后来改为做马鞍子,现在在家加工一些简易的传送带。家中6亩地几乎全靠父亲耕种。因做传送带需要收购一些原料,父亲还特意养了两只品种不错的羊,备着年关送礼。

那两只羊终究没有送出去,张忠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12月15日早晨,张忠华吃完两个包子一碗稀饭后,对老伴吴继英说自己有些感冒,要去卫生所看看,便骑上自行车,赶往2里地外的毛庄卫生室。他说自己要早些赶回来,接近年关,家里还有一大堆活儿在等他。

张忠华66岁,家住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刘庄村四队,除了患有季节性气管炎外,身体未见大毛病。而他所去的毛庄卫生室,则属于紧邻的安徽宿州市埇桥区杨庄乡林庄村。因为距离近,刘庄的农民时常到这里看病。

大约半小时过后,同村的张光荣慌慌张张地跑来喊吴继英,说:“赶快过去吧,张忠华不行了!”

坐上别人的摩托三轮车,吴继英赶往毛庄卫生室,发现丈夫靠坐在沙发上输氧:“人就叫不理了!”

“转院!转到徐州四院!”卫生室的大夫、法定代表人王安虎说,“救护车马上就来。”救护车赶来后,张忠华被抬了上去,晕头转向的吴继英也被推上了救护车。当疾驶的救护车到自家门口时,吴继英才回过味儿来,老伴的遗体被直接送到了家里。

在徐州打工的儿子张金光接到母亲的电话,急匆匆赶了回来。徐州距离家中只有半小时车程,23路公共汽车直接通到村口。与此同时,张金光在新疆种地打工的姐姐也开始踏上了三天两夜漫长的返家旅途。在火车上,她是站着回来的,一路几乎滴水未进。父亲张忠华12岁便成了孤儿,张家在村里属于小门小户。

老实巴交的张金光被家里的景象吓蒙了,与母亲一样束手无策。直到第二天才醒过味来,想到应该去毛庄卫生室找大夫王安虎问问情况。16日这一天上午,在几个亲属的陪同下张金光来到仍在营业的毛庄卫生室,找到还在继续工作的王安虎询问父亲的死因。王安虎告诉他,张忠华打上吊针(输液)没两分钟就喊“不好受,拔下!”接下来就没声音了。

看到出问题了,王安虎和他在卫生室帮忙的家人急忙赶过来,拔下输液器抢救。“打小针(注射)、抠痰,可人还是不行了!”王安虎对张金光一行说。

张金光离开卫生所的时候,带回了王安虎给的五六个注射完毕的葡萄糖瓶子,王安虎告诉他:“一上午挂了这么多水,你父亲用的那个也找不到了。”带回的处方单上,王安虎还临时添上了几笔。

张忠华的遗体停在家中,家人无力租用冰棺。一周过去了,没有各级政府的工作人员来探望,甚至村官也没来家中了解情况,更别说医疗监管机构的相关人员,就连平日里走动颇多的邻居们也都不见了踪影。张家成了一座孤岛。沉默、冷漠还有恐惧成了这个交界地带普通农户家唯一需要面对的现实。除了门前凌乱摆放的几个花圈还在提醒人们,这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dre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