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袁世凯借“国民代表”操纵民意全票当选皇帝

2011年12月20日08:37南方报业网侯宜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所谓国民代表大会不是在北京集中召开,而是将军和巡按使监督下各省分别举行,把投票汇集北京。袁世凯直接圈定的代表多是在京各省人士,他们赴省前每人赠送大洋五百,作为参加选举的川资和公费。

袁世凯为过皇帝瘾如何操控权利伪造民意

袁世凯身着新设计的洪宪皇帝戎装。 (《旧中国掠影》/图)

原标题为:“国民代表”推戴袁世凯当皇帝

参政院最后统计的结果是:全国参加投票者1993 人,赞成帝制为1993 票,无一人反对,无一票作废。

在中国历史上,凡是改朝换代,除了传说时代,从商朝开始,几乎没有一个新王朝不是用残酷的暴力手段夺取的,杀人盈野,流血成河,给无数人民造成深重的灾难。1912年清王朝灭亡,中国结束了帝制时代。但时隔三年多,却又出现了皇帝,不过,这次与以往不同,开国皇帝不是依靠武力夺取的,而是不费一枪一弹,由“国民代表推戴”的。这次空前绝后的“推戴”是如何来的,又是怎样进行的呢?

过一把皇帝瘾

原来,大总统袁世凯在1913年镇压了国民党的“二次革命”后,又相继解散了国会、省议会及地方自治机关,颁布了《中华民国约法》,取得了与皇帝相等的独裁权力,共和制度实际已不存在,中华民国仅剩一个空名。但他尚不满足,仍想高升一步,过一过皇帝瘾,经常在段芝贵、杨士琦等一帮亲信面前念叨“共和办不下去了”。这帮亲信为了当上开国元勋,便在袁世凯直接支持、袁的长子袁克定具体策划下,开始了帝制活动。

恰在此时,日本提出了“二十一条”要求,袁世凯只得把帝制活动暂缓一下,先来应付外交上突然产生的棘手问题。对日交涉一结束,他以为取得了日本的支持,有把握控制全国局面,又加快了帝制自为的步伐,由秘密转向公开。

盗用国民名义

可是,君主制度已被推翻,国家已非一家一姓的私有财产,民主政治成为时代潮流,如果有谁胆敢擅自称孤道寡,就会被指为国贼,受到国人一致声讨。所以,尽管袁世凯自视为一世之雄,对皇位垂涎三尺,也不敢自行宣布做皇帝。怎么办呢?只有盗用国民名义。

1915年8月中旬,袁世凯授意参政院参政杨度组织了筹安会,鼓吹民主不适合我国国情,主张君主立宪;又秘密组织了一个由内务总长朱启钤和梁士诒、段芝贵等组成的十人班子,作为发动帝制的中心,着手筹备。这个班子密电各省军事长官将军和行政长官巡按使,谓国体不适用共和,亟应改为君主立宪,以救危亡。各省长官复电,表示一致拥护。

8月30日,这个班子又秉承袁世凯之意,密电各省将军、巡按使,把利用民意的意图说得一清二楚:“现拟定第一次办法,用各省公民名义,向参政院代行立法院上请愿改革书,表示人民趋向君主之意,再由立法院议定进行之法。大致每省各具一请愿书,均由此间代办,随将底稿电闻,诸公同意,即将尊名并贵省同意绅商列入,俟立法院开院时,各省陆续呈递。总之,改革国体问题,将来必用民意机关解决之。”(《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第1页,1916年)

杨度等恃有袁世凯为后台老板,不顾全国人民反对,公然把一些来京的各省筹安会代表和旅京人士,组成所谓“公民请愿团”,于9月2日向代行立法院的参政院递交请愿书,请求改变国体。

袁世凯假惺惺地表示不赞成改变国体

筹安会成立后,人人皆知帝制将要复活,袁世凯仍然装腔作势,指天誓日,死不承认。

现在“公民请愿团”请求改变国体,就是彻底背叛中华民国,袁世凯作为大总统不能不表示一下态度。9月6日,他特派杨士琦为代表,到参政院宣言说:本大总统认为改革国体,不合时宜。至于国民请愿,目的不外巩固国基,振兴国势,如征求多数国民之公意,自必有妥善之上法,请参政诸公深加注意。他虽然假惺惺地表示不赞成改变国体,但却把利用民意改行帝制的意图清楚无误地告诉了参政院。

五花八门的请愿活动

9月19日,梁士诒又纠集一批同党,成立了全国请愿联合会,让沈云霈出任会长,自己在幕后指挥。没有几天,全国各地五花八门的请愿团陆续出笼,各色人物无所不包。该会接受全国各界各团体的请愿书,送达参政院,请求改变国体。

杨度等人也不甘落后,急起直追,组织了女子请愿团、乞丐请愿团和妓女请愿团,手持各色旗帜,大呼小叫奔向街头,齐集新华门外,跪呈劝进表,请求袁世凯俯顺民意,早正大位。军界的发动也很出色,段芝贵等联合了十九省的将军、都统、护军使,一齐向袁世凯劝进。

筹备国民代表大会

参政院讨论了公民的请愿书,认为解决国体问题的权力不在参政院,而在国民会议,因此建议在本年内提前召开国民会议,或另筹征求民意的办法。袁世凯同意召开国民会议,但又觉此法过于迂缓。于是梁士诒指使全国请愿联合会上书参政院,指出:国民会议主要解决宪法问题,而且年内召集不起来,公民难以久待,必须另设征求民意机关。

参政院“尊重民意”,一致同意全国请愿联合会的建议,议定召开国民代表大会,以国民会议初选当选人为基础,选出国民代表,决定国体。袁世凯满意了,10月8日公布了《国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发布了召集国民代表大会的告令。10日,又装模作样地发布申令,说了些骗人的鬼话:“本大总统受国民之付托,以救国救民为己任,民所好恶,良用竞竞,惟有遵照《约法》,以国民为主体,务得全国多数正确之民意,以定从违。”

国民代表大会的筹备,是在两个班子领导下进行的,而且在宣布召开国民代表大会之前已经开始工作。这两个班子一为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一为以朱启钤为首的十人班子,前者主要做表面宣传,同时也发出指示和文告;后者则向各省长官发出密电,传达袁世凯的命令,按内定步骤指示具体选举工作,是实际上的主持者。

内定国民代表

国民代表参加国体投票,选好代表是决定性的关键。袁世凯害怕各省确定代表候选人容易出问题,基本上采取钦定的办法,绝大多数名单由他和亲信直接圈定,各省不得更改。其余少数由各省自定,但也必须绝对可靠。

早在9月10日,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就密电明确告知各省选举监督即将军和巡按使:“此次所谓以国民代表大会决定云者,不过取正式之赞同,更无研究之隙地。将来投票决定,必须使各地代表共同一致主张改为君宪国体,而非以共和、君主两种主义听国民选择自由。故于选举投票之前,应由贵监督暗中物色可以代表此种民意之人,先事预备,并多方设法使于投票时得以当选,庶将来决定投票不致参差。”(《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第1—2页)

国民代表候选人虽经内定,形式上还要通过选举产生,以显“民意”,以昭“郑重”。按规定,推选国民代表的人员每县出一名,也由选举产生,如果他们不投国民代表候选人的票,还是不保险。怎么办呢?10月10日,办理国民会议事务局给各省的电报又讲得很清楚:推选国民代表的人员,“实为产出国民代表之枢机,允宜特别注意”,首先要在选举之前,物色“性情纯和、宗旨一贯、能就范围者”,作为候选人,然后再设法指挥、妥为支配选举的人,“果有滞碍难通,亦不妨隐加以无形之强制”。(《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第6页)

毫无疑问,如此产生的推选国民代表的人员,是绝对符合要求的。

推选国民代表的人员到省后怎么选举呢?朱启钤等人又有妙法,指示将军、巡按使:待他们到省报到时,“必须设招待员或派员疏通意见,再由监督长官以谈话、宴饮为名,召之至署,将君宪要旨及中国大势,并将拟定充选之人名(指国民代表候选人)示之。须用种种方法,总以必达目的为止”;“一经接洽,即令推选,总以随到随选为妙,若县数过多,便难指挥如意”。(《袁世凯伪造民意纪实》,第7页)

一般推选国民代表的人员是没有问题的,都会遵命照办;万一有个别人员反对或支吾其词,招待人员不讲国民代表候选人名单和选举的事,只是含糊表示将来选举再行奉约,端起茶杯,下个逐客令,此人的选举资格就算被取消了。有了诸如此类的许多卑劣手段,内定的国民代表自然会百分之百地当选了。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hill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