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西路军失败因中央想获苏联援助 非张国焘错误

2011年12月19日08:10南方都市报[微博]张弘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由于中共希望得到苏联的援助,“打通苏联”成为了中共的战略方针。如前所述,9月27日共产国际电告中共中央,苏联目前的计划仍然是从外蒙提供援助,红军必须夺取定远营前伸至外蒙边境截取物质。

西路军失败因中央想获苏联援助 非张国焘错误

张国焘与毛泽东。资料图片

本文摘自《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4月版。

原标题为:悲壮的牺牲

西路军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中共党史上的一个禁区。主要原因在于毛泽东对此曾有“定论”。1937年12月,毛泽东在接见西路军所剩部分领导人时说:“红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张国焘机会主义错误的结果,他不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他惧怕国民党反动力量,又害怕日本帝国主义,不经过中央,将队伍偷偷地调过黄河,企图到西北去求得安全,搞块地盘称王称霸,好向中央闹独立。这种错误的路线,是注定要失败的。”

毛泽东的观点早在一年前就已提出。他在1936年12月所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说,“为敌人吓倒的极端的例子,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红军第四方面军的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这个路线的最后的破产。”而1951年出版,经毛泽东本人审定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中针对这段文字的注释为:“1936年秋季,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会合后,从西康东北部出发,作北上的转移。张国焘这时候仍然坚持反党,坚持他一贯的退却主义和取消主义。同年十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后,张国焘命令红四方面军的前锋部队二万余人,组织西路军,渡黄河向青海西进。西路军1936年12月在战争中受到打击而基本失败,至1937年3月完全失败。”

近年来,经过徐向前、李先念、陈云等人的努力,权威的党史书籍被修改数次,近年来才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说法。甘肃党校教授秦生穷数年之功完成的《红西路军史》,不仅为西路军研究提供了更为详尽的参考,而且将红西路军渡过黄河的经过,西路军的作战经历等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红西路军史》也可证明,西路军的失败,绝非“张国焘机会主义错误的结果”。

渡过黄河是中央的命令

1936年9月,围绕红四方面军是北上还是西进,张国焘等人与中共中央产生分歧。张坚持西进,中央要求北上。当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徐向前率领下,越过洮州(临潭),西进到甘、青边境时,遭到了大自然的阻隔。徐向前打听到的情况是,黄河对岸已经进入大雪封山的季节,气候寒冷,道路难行。徐向前觉得渡河计划难以实现,于是返回洮州,向张国焘汇报。9月27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在洮州开会,决定北上与红一方面军会师。10月7日,四方面军与红一、二方面军回合,9日在济宁联欢。20日继续北上,23日到达靖远境内打拉池,与彭德怀所率红一方面军主力会师。中共中央决定进行宁夏战役,打通苏联。

在西路军渡过黄河的问题上,此前的党史书籍宣称是张国焘所下的命令。秦生的研究证实,西路军渡过黄河,首先是中央下达的命令。而这一命令的背后,是中共当时希望打通苏联,取得援助的军事战略使然。而共产国际9月27日电告中共,苏联只能从外蒙提供援助,红军必须夺取定远营,并前伸到外蒙边界接取物资。10月18日,共产国际通知中共,明确了援助物资的数量和具体接运方式。于是,中共开始考虑10月到11月造船渡河,夺取宁夏。

10月11日,中共中央和军委致电朱德和张国焘及一二四方面军领导人,正式发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即宁夏作战计划,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四方面军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秦生的研究显示,因为张国焘过去的错误,毛泽东此时对于张国焘属“限制使用”———一方面,“朱、张以两总名义,依照中央与军委之决定指挥各军作战”;另一方面,毛泽东在10月10日电报中特别提醒彭德怀,“为使之增加对于执行军事任务之坚决性,防止可能的动摇性(在目前是防止对宁夏战役之某种可能的动摇),兄须加以特别之注意。”13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要做好应对可能复杂情况的准备,“充分注意个别同志之可能的动摇性。准备在无别部参加时,野战军单独执行冰期计划”。从后来的情况看,张国焘在西路军渡过黄河之后,对于中共中央的命令几乎都是无条件服从。

10月19日,中央军委回电称,“30军渡河以至少备足十个船开始渡河为宜,恐船过少载兵不多,不能一举成功。二十日渡河问题,是否推迟数日,请依具体情况斟酌。”

23日黄昏,30军向靖远城以南的营房滩、红嘴子运动,准备从那里抢渡黄河。根据李先念的回忆,由于未查清楚河面情况,夜间又看不见,渡河没有成功,敌人也没有发现。次日,四方面军领导陈昌浩、徐向前致电红军总部建议: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轴方向活动,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红军总部25日回电批准。25日,军委致电彭德怀,要其与朱、张、详商“三十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九军似以暂不渡为宜”。

根据中革军委和红军总部的命令,红三十军24日开始渡河行动,担任前卫的二六三团夺取了滩头阵地,迁灭守敌一个连。至25日晚,红三十军全部渡过了黄河。据徐向前回忆,26日,中革军委电令九军过河:“三十军、九军过河后,可以三十军占领永登,九军必须强占红水以北之枢纽地带,并准备袭取战略要地定远营,此是极重要一着。”11月7日,渡河行动结束。红四方面军第五军、九军、三十军以及骑兵师、特务团、教导团、妇女独立团等工21800多人组成的西路军,开始转战河西走廊。

但是,四方面军并没有完全渡过黄河。陈昌浩、徐向前27日致电红军总部与中央军委,建议红四方面军全部渡河,张国焘对此很赞成。当即部署三十一军开往河边,准备渡河。30日,中央又改变同意三十一军渡河的命令,让三十一军照彭德怀部署执行任务(海打战役),胜利后由中卫渡河。

苏联画了一个援助的“饼”

由于中共希望得到苏联的援助,“打通苏联”成为了中共的战略方针。如前所述,9月27日,共产国际电告中共中央,苏联目前的计划仍然是从外蒙提供援助,红军必须夺取定远营前伸至外蒙边境截取物质。

杨奎松在《张学良与中共关系之谜》的研究显示,彭德怀指挥的河东牵线部队在甘北被国民党部队包围,回旋余地很小。11月14日,中共中央意外收到共产国际改变援助地点的电报,电报称,从外蒙帮助的办法不可能实现,在列举的三点理由中,最核心的是“有可能引起苏联与日本严重冲突的可能”。苏联人显然很清楚,“经过甘西前往哈密,即使只是前往安西,红军所要克服的严寒与沙漠的困难比经宁夏去外蒙要多得多”。

因此,中共中央11月8日复电共产国际称,“你们除非能用汽车将物资送到安西,否则要红军到哈密去接是不可能的。因为哈密、安西之间是一千五百里荒无人烟的沙漠。”

由于宁夏战役失败,中革军委制定了《作战新计划》,并于11月8日发给朱德、张国焘、彭德怀、贺龙、任弼时等征求意见,“准备在两星期内决定之。此计划不能过早执行,故十一月内全军须以求战与引敌入宁夏为目的”。但是,《作战新计划》并没有告诉西路军。

11月11日,陈昌浩、徐向前召开了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会议,徐向前的回忆称,会议认为,黄河东岸已被敌人封锁,东返与西进比较,困难更大。于是下决心西进。红军总部的电报也赋予了西路军“独立完成打通远方任务”。13日,中央致电王明、康生、陈云并转共产国际,通报了西路军进军新疆的计划,明确要求共产国际确实无误地准备从新疆接济物品。

然而,红西路军被马步青、马步芳部队围剿,作战一直不利。11月10日,红九军在干柴洼遭到重创,14日占领古浪县城,16日起与马步芳部队鏖战三天,损失两千多人,九军元气大伤,再也没有恢复过来。

中央此时认为,打通远方局面已定,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18日联名致电徐向前和陈昌浩,提出“在现地区留住一时期”。根据中央和红军总部的指示,西路军将创建根据地为主要任务。在东起凉州、西至甘州附近三百余里的狭窄地带一线摆开。11月22日,马家军进攻四十里铺,双方血战三天,马家军伤亡2400多人,红军死亡500多人。红军第三日晚撤出了战斗。西路军与马家军在一个月时间里无日不战,历经大小战役20多次,击毙击伤敌人6000多人,但西路军从21800多人减少到15000人,实力明显减弱。李先念的总结是,“西路军在凉、甘之间创立根据地,且在西进还是东返的问题上犹豫徘徊了一个月,虽有其客观原因,但却是一个很大的失策”。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phill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