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大师》栏目简介:多几块石头,少一些泥巴

2011年12月16日12:08腾讯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一个时代总有一个时代的偶像。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躬逢这个大历史的关键一页。也许在一次次回忆的邀请里,每位前辈的一家之言都有可商榷之处。但“为历史留一个存疑的版本”,是我们致意的方向。

你们懂的,我首先要回应“这个时代还有没有大师?”的挑战。从接手做节目起,熟悉了以下几款眼神:一是纳闷,画外音是为什么要做这些访问?二是微鄙视,潜台词是这年头,大师不是骂人的词儿嘛,你大师你全家都大师。三是感兴趣和困惑混搭的,然后跟我讨论“你们选采访对象的界定标准是什么。”

都是好问题。我不想一一点名致谢这些眼神的出处,这种感谢显得苍白又空洞。倒不如,试着描述下这档访谈节目的精神气质,并以此作为改版的开场白吧。

茨威格曾经曰过,一个真正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时刻,一个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刻出现,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

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天才和时代之间的角力,不是天才煞到了时代,就是时代扼杀了天才。我们有过,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有过,茨威格服毒自杀、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如果我们活在“漫长、无谓、流逝”的岁月里,如果时代和境遇调戏了天才,我们从何埋怨“大师在哪里啊,大师在哪里?”

然而一个时代总有一个时代的偶像。“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躬逢这个大历史的关键一页。”(野夫语)甚幸,在动荡浮沉之际,也有那么一撮“有一种不被任何命运所击倒的性格,一种能在任何悲剧性环境中活下去的能力,一种可以穿越时间而赢得灵魂凯旋的幸福”(刘再复语)的人。

古话说,仁者寿。他们活出了尊严,值得我们尊重。来,一起聆听老人。无意记录一些标签或者符号,而是一个个生动的、需要用足耐心予以理解的人。董桥聊胡适的时候说过,“这些民国的老人家真的要重新捧出来,因为中国不能这样断掉。因为他们是比现代的中国人更有价值的中国人,因为他曾看到另外一面的世界。”

世界太喧闹了,但愿我们少错过一些喟叹。在历史的悲欢倒影里,明晰对未来的想象。也许,在一次次回忆的邀请里,每位前辈的一家之言,有可商榷之处。但“为历史留一个存疑的版本”,是我们致意的方向。希望能和你们分享“洁净、厚重、缜密”(陈鸣语)的访问。

——————其实我是一枚技术帖的分割线——————

习惯看视频的亲,只要偷得20分钟闲,就可以分享一位老人大半辈子的故事。

只爱听广播的亲,请自行选择闭上眼睛,或关掉显示屏。

觉得不过瘾的亲,版块访谈实录的信息量,您看着不累就好。

不喜欢八卦的亲,版块编导手记慎入。

喜欢老照片的亲,请速速移步相册版块。

好了,你不是一个人在看《大师》。

光晓得盖楼或转载到空间的,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奥特曼。

达人都在大师访谈爱它,就收听它。

谢谢每个路过的你,辛苦一路读到这里。应该是从邦妮那儿看来的,讲纪录片的结构和剪辑。“在一次一次看素材时,你会发现总有一些东西像石头一样。你总是会出其不意地被生活打击了一下,其它的都是泥巴,只有这个是石头。把你的石头挑出来,因为它起的是钢筋的作用。如何让作品成为一个建筑?非常结实的建筑,不因为时间漫长而有所松动。”

欢迎点击进入《大师》访谈汇总页

版权声明:本文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大师》访谈录。

相关微博:

  • #老报人#钟沛璋,他担任副总编辑的《中国青年报》成为引领舆论最具火力的社会良心之一;他曾为推动政治民主进程向最高领导人进言;他创办20世纪90年代思想界最重要的政治评论杂志《东方》。他以毕生心血撼动着中国的专制之门,并在耄耋之年仍怀有赤诚坦荡的胸怀和不灭的理想火焰http://url.cn/3jasyX
    2011-12-15 12:13:43
    -转播-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laires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