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丰县校车事故背后步伐急躁的“撤点并校”

2011年12月15日16:08东方网李云芳 龚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校车”出事似乎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此前“校车”超载的问题就屡被反映。而此背后,是政府实行“撤点并校”步伐过快过急,却缺乏相应的配套措施。

丰县首羡镇学生接送车侧翻致15死悲剧背后:

洪旭的“爱心学生公寓” 如今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卷闸门紧闭,墙上贴着的“爱心让孩XX,精心让家X心”对联也被撕去部分。而此前,这里却是极为热闹的场所,每到中午,都有几十甚至上百学生聚在这里吃午饭。

12日晚的“校车”侧翻事件,成了冷清和热闹的分界线。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洪旭的“校车”侧翻存在诸多偶然因素,如事发当日临时改路、事发路段正好路况极差,但“校车”出事似乎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此前“校车”超载的问题就屡被反映。而此背后,是政府实行“撤点并校”步伐过快过急,却缺乏相应的配套措施。

警方认定洪旭对事故负全责,但早报记者采访多名参与洪旭校车计划的家长,他们却对洪旭夫妇并无太多怨言,反称他们极负责极细致。15条幼小生命的失去,究竟是谁之过?

“撤点并校”

据村民介绍,去年可能是首羡镇“撤点并校”力度最大的一次,至少有张后屯、沙河店、茌李庄村的3所学校被撤,学生、老师都被分散安置到首羡镇剩余的9所中学。

茌李庄村的邵大姐说,去年暑假放假前,学校发给女儿小洁一张告知单,说要砍掉茌李庄村的小学,需在告知单上所列9所中学中勾选就近的一所学校入学,然后在告知单上签字后上交。

“说房子是危房,还说村里小学生少,砍掉是为节省财政开支。”茌李庄村的村民七嘴八舌地告诉记者撤销学校的官方理由。

但邵大姐在上交的告知单上仍然写上了茌李庄小学。包括她在内的大部分村民都对撤校举措“头疼”,因为让小孩子去15里外的首羡镇中心小学上学,必须有人接送才行。早上上学,中午回家吃饭后再去上学,下午放学接送,“家长一天就得在村和镇里跑8趟,一个劳力就没了。”这在农村显然无法做到。

茌李庄村的村民们不满学校被撤,纷纷到县里、镇里上访,但得到的答复是如果建成教学楼,就可以不用撤销。但盖教学楼谈何容易,“就是立马盖教学楼,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盖起来,所以去年暑假后学生们没办法都得去首羡镇的小学念书。”

家长们对官方撤销学校的说法很不满意,尤其是指认学校是危房的结论。“大队能住、敬老院能住、幼儿园能住,为啥小学生就不能住?”早报记者在村里看到,茌李庄小学里,有几幢房子分别是村委会机构,一个幼儿园,一个敬老院,一个卫生室,另外还有很多房屋空着。敬老院就是被茌李庄小学被撤销后,从镇里搬过来的。

“商人”洪旭

撤点并校后,学生都必须到首羡镇中心小学上学,如何上下学和中午在哪吃饭的问题摆在了面前。

家长们只得自己接送孩子,“起初是各家送各家,后来是几家合起来轮流送。”据镇里人们的描述,中午的时候,很多学生都在首羡镇大街上买饭吃,“饭店都得排队。”

根据邻居的讲述,洪旭的妻子在大街上摆摊卖冷面,看到这种情况后,在自家搞起了“学生爱心公寓”,在家里做饭卖,吸引了大批外村学生。

洪旭的房子是一座临街的两层三间小楼,房屋两侧各有一个摄像头对着院子。“怕学生乱跑。”曾在这里吃饭的学生说。

在邻居的眼里,洪旭夫妇是个极为负责的人,“到中午饭时,两人到学校带学生过来,一个人走在前头一个在后头。”

为什么会从提供午饭,最后扩大为接送孩子呢?邻居的说法是,这是应学生家长的要求,“家长说都管饭了,也接送接送吧。”

而洪旭也正好有一个有利的条件,他会开车。邻居介绍说,洪旭此前跟着亲戚一直在外面给别人开车,似乎是大货车。根据丰县警方的通报,洪旭持有的是B2驾驶证,而B2驾驶证的准驾车型正包括大型货车。

洪旭去年便购置了一辆客车,邻居称其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买车是向各个亲戚都借了钱。据警方通报,洪旭的这辆接送车 “苏CR1836“为少林牌SLG6型客车,登记时间为2011年2月,车辆登记用途为小学生校车。

在邻居描述里,洪旭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实人。但这个老实人却在学生爱心公寓一事上,表现出很强的“商人”意识。在其“学生爱心公寓”楼上贴着一副对联,“爱心让孩XX,精心让家X心(因被撕去部分故缺字)”。而家长们反映,洪旭为了招揽学生参加自己的校车计划,曾在上学放学时间到学校门口,向接送的家长们发放名片,且还开车到村子里去“推销”。

爱恨校车

洪旭的校车受到了家长们的极大欢迎,因为家长们得以从频繁的接送中解脱出来。

洪旭夫妇每天开车接送四趟,上午上学时两趟,下午放学时两趟。一般是1-2年级第一趟,3-6年级第二趟。

在邻居的描述里,这辆学生接送车一直是由洪旭驾驶,并没有其他司机。这也得到了学生家长们的证实,家长们称从来只见洪旭夫妇开校车接送,没见过其他人。洪旭负责开车,被学生们尊称为“宋老师”的洪旭妻子则负责照看,“每次上下车都要点名,小一点的孩子还要抱上抱下。”

一开始,洪旭的校车及学生爱心公寓计划,收费是学生每人每月120元,后涨至每学期650元。

上个月,因为甘肃校车出事,洪旭的学生接送车受到压力被迫停了一个星期。但家长们纷纷到学校和教育部门反映,要求恢复洪旭的校车。在12月12日事发前,洪旭的校车刚刚恢复运营没多长时间。

但洪旭的校车让人既爱又恨。

丰县中学的学生小菲曾就读于首羡镇中心小学,也曾坐洪旭的接送车校车2个多星期,“我每次坐那班校车,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都挤得满满的,站着的比坐着的要多很多人,而且司机开得非常快,一遇到车前面有什么状况,司机就猛踩刹车,车上所有的学生就会全部向前扑倒在车上,一个压着一个。”

也有家长反映过校车的安全性,因为经常有在田里干活的家长看到校车开得很快,而且载满了学生,多次向庄里、县里反映,都没有把该问题解决。“每天车上起码有71个学生。”遇难学生茌群群的家长说。

并校之漏

但在官方语境里,去年的撤销学校,只不过是为了继续执行教育部布局调整,即“撤点并校”的政策而已。

“撤点并校”是2001年开始实施的农村教育改革的重要措施,旨在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提高教育投资效益和教育质量。2010年1月,教育部曾强调对条件尚不成熟的农村地区要暂缓实施布局调整。但首羡镇的“撤点并校”很彻底,比如张后屯小学和茌李庄小学是一竿子捅到底,1-6年级全部撤销,原先的校舍要么空置,要么挪作他用。比如,张后屯小学的校车就变成了村民的养鸡舍。

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研究员于海波曾表示,要解决撤并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需要建立相应的补偿制度,减轻农民的教育负担。补偿应主要包括寄宿费、伙食费、生活费、交通费等。

但首羡镇小学并没有提供寄宿条件,且也根本没有校车计划。对于当初撤点并校时,有无考虑到学生上学交通等问题,首羡镇中心校(即镇教育办公室)潘姓主任表示考虑过,但觉得距离不是很远,家长可以接送。

如今曾经唯一的校车已经侧翻,政府则忙于处理校车侧翻事故伤员救治和事故善后,但学校教学还在继续,家长们只好重新开始自己接送。

(东方早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