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大师访谈录 > 正文

钟沛璋:一辈子 两件事

2011年12月15日10:21大师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今天的中国,像钟沛璋先生这样,仍怀有着一颗理想主义之心,仍在为舆论自由之梦呐喊鼓呼的人,似乎已经不多了。

“利用国民党报纸来传播三大战役的真相。”

《大师》:之后你是去了东南日报的资料室当资料员?

钟沛璋:做这个电台的同时我就在上海办起了《学生报》,第一个发行的报头就是我写的“学生报”三个字。

但是组织上后来决定让我办杂志,《学生报》没有什么刊号,是半公开发行的,属于半公开半秘密的。《青年知识》杂志抗战期间在重庆申请以进步教授名义办的。

抗战胜利之后就把这个刊号转移到上海来了,可以放在报摊上卖了。党组织把刊号接过来,让我来主编《青年知识》杂志,我主要做这个杂志。《青年知识》杂志主要内容也是宣传学生运动,也讲一些国际国内的形势,是综合性的刊物,但主要是讲学生运动的。

当时解放战争正在进行,《青年知识》的影响和发行量越来越火。国民党就查封上海所有的进步报刊,我们发行主要通过报摊、书报社来推销和发行,先把刊物发给他到时候跟他结帐算钱。

电台停了以后,我弟弟一面仍在圣约翰大学念书,一面就帮杂志做发行。一次他就骑自行车到报摊上去结帐,国民党已经盯上这个摊位了,说他们来结帐的时候你要把他扣住。那个老板看我弟弟去了之后,就去打电话,我弟弟看苗头不对就跑了。但是那个老板就把自行车牌号记下来了,通过牌号就查到我家里来了。

查到我家里要搜查,我就转移出去了。陈敏的父亲就在开始在杭州边上笕桥的一个小学当校长,我在那里隐蔽了一段时间。后来组织上就把我转移到杭州搞地下工作,就成立了杭州工作委员会。主要是领导学生运动,领导杭州以及金华地区的大学,我就作为工作委员会的副书记管宣传。

那时候在杭州正好看到国民党办的《东南日报》招聘记者和资料室的工作人员。为了取得合法的社会身份,我就应聘到《东南日报》资料室工作。

在资料室当时做一周的情况介绍,其中要写一篇关于军事方面的。正好三大战役正在进行,我在报纸上就写了一周军事述评。利用国民党通信的电讯和外国电讯,尽量少用主观的语言,来透露解放战争的实况。因为刚才说了上海的一些进步报刊都停了,所以大家很想知道战局真相。

我就把这些情况通过外国电讯跟中央通讯社的电讯拼凑起来透露战局真相,当时的标题还是站在国民党立场上的。因为报纸还是国民党的报纸,所以叫“挥泪别东北”,意思是东北已经解放了,国民党也逃跑了。当时就用这样的标题来反映东北的情况,这样我连续写了许多篇这样的军事述评,很受读者欢迎。

“利用国民党的广播来做我们的革命宣传。”

《大师》:等于当时在《东南日报》那会儿是利用国民党报刊的平台,其实你在里面也是传达着你想要传达的信息是吗?

钟沛璋:对,利用国民党报纸来传播三大战役的真相,办法就是用外国电讯跟国民党电讯把它串起来透露信息,所以很受欢迎。

当时形势对我们也是非常有利,报社还有一个收音室。有比较高级的收音机,可以收听外国电台跟延安广播、新华社广播,我经常去看看。

当时有管收音室的人,就是后来写武侠小说的查良镛,查良镛当时就是管这个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走了,回家去了。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跟总编辑说我去收音室,因为我知道那里有很好的收音机。有一次就收到新华社广播的一个消息,我就告诉总编辑了,总编辑当时已经倾向于我们了,他说你发吧。

我每天合法地收听新华社的广播,很有利于指导我们党的宣传工作。但是每周军事述评,因担心暴露自己的党员身份,组织上决定我不要再写。

“为帮父亲做药厂我学了化工,最后却放弃了化工专业出去搞宣传。”

《大师》:那做电台也好,做报纸也好,其实一直都是做地下工作的一部分吗?您当时有立志于说以后就要做新闻宣传这一块?

钟沛璋:没有,后来因为我父亲从跑街做了洋行的中国经理,当买办了,后来就自己开了华行,开中国人自己的外贸商行了。当时他做西药生意做的比较多,后来自己就搞了一个小的药厂。我觉得父亲做这个工作,我该学化学、化工,当时想的是帮父亲做这个,所以才学了化工。化工主要是在中央大学上大学时念的,后来抗战胜利之后转到上海交通大学化工,念了三四年的化工。

党内让我做的工作是学生运动,学生工作主要是搞宣传,所以有关化工方面的工作一天都没做过。利用大学生身份在学校里做发展党员的工作,主要就是做党内宣传。所以我是放弃了化工这个专业,专门学的化工,却出去搞宣传,而且在解放前地下的时候又搞电台,又搞杂志、报纸,每天都做学生运动。

解放之后又办起了第一家青年报,在上海办的。所以自己要搞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是宣传,一方面是青年工作。

“报道应该是客观的,你们干嘛叫宣传呢?”

《大师》:您刚才也说了那时候都是做宣传,没有舆论监督这一块吧?

钟沛璋:解放前在国民党统治下做工作,我们是批评国民党、揭露国民党的。解放之后党内主要是宣传,所以把报纸作为宣传的工作来做。

所以后来我在上海办的第一个青年报,一方面宣传抗美援朝等工作,这是根据党的指示来做的,宣传一些青年劳模,搞建设等工作。

《大师》:那您是到什么时候意识到新闻和宣传,它们是有差别的?

钟沛璋:开始还不大明白,外国媒体专门采访我,问我为什么叫宣传。报道应该是客观的,你们干嘛叫宣传呢?我也觉得这是个矛盾。

过去都是根据党的意图来进行宣传的,到后来感觉到我们生活中有很多错误的东西应该揭露,应该批评。慢慢就感觉到新闻应该重视社会力量,应该有社会来监督和批评。它应该是客观的,是站在人民这边来批评社会的不良现象。

《大师》:是在不断地实践过程中慢慢觉得新闻跟宣传的区别?

钟沛璋:在实践当中会碰到这种情况。

欢迎点击进入《大师》访谈汇总页

版权声明:本实录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大师》访谈录。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baronxio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