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追溯江苏丰县校车侧翻15人死的惊魂瞬间

2011年12月15日10:38新京报[微博]刘一丁 朱柳笛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丰县警方13日表示,12日发生在丰县首羡镇的小学生校车侧翻事故中,当事车辆此前曾因未备案被要求停运,且当事司机准驾车型不符。警方初步认定,司机对此次事件负全责。目前司机已被拘留。

那时是5点29分43秒。

李开龙只感到猛烈刹车,车内惊叫声四起,孩子们向左侧倒去。

李开龙在孩子堆的最上面,他看见进水,很快,李开龙的裤子被水浸湿。

茌李庄村的一名女生率先从车里爬出,李开龙跟着爬出。他想到弟弟还在里面,便站在车上,和赶到的村民一起往外拉人。

先是同学李续臣,然后是李浩杰、宋斌、王刚。

李开龙终于找到浑身湿透的李宁。他用尽浑身气力,拉住李宁,一下撕破了他的棉衣。

司机救援,随后自首

“我的书包”,一名女孩被救出时,哭着要求把她的书包也救出来

校车翻进水渠时,张顺利距离其百米左右。他是张后屯村民,看到后,一边喊着“翻车了,救人啊”,一边冲向事故发生地。

事故发生地东侧,村民刘瑞云(音)在剥棉花,听到后,扔下手中的活儿,奔向住在村口的张化义家求援,张化义带着儿子跑向事发地。

录像显示,5点33分,数名村民跑到事故现场施救。

伟杰蔬菜脱水厂的负责人田胜伟,与张顺利等四名村民进入车里救援,村民们称校车司机洪旭与他随车的妻子也在车内一个个地向车外托举孩子。

张化义等村民站在车外接住,一个个往外拉。

“我的书包。”一名女孩被张化义拉出来时,哭着要求把自己的书包也救出来。

“别要了。”张化义说,救人还来不及,没时间找书包。

不同的村民数次拨打120,张化良称救人时,校车司机洪旭也借他的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很快,首羡镇仅有的一辆救护车赶到现场。伤重的孩子在地上摆着。

“有二十多个不怎么动了。”参与救人的张运河称。

随救护车来的三名医护人员投入救援,人手依旧紧张。救护车拉走了几个孩子,一名医生留下,给伤重的孩子做人工呼吸。

“有十几个看上去就不行了。”参与救援的村民张道鲜说,他与妻子开始给还有些气息的孩子做人工呼吸。

脱离险境的孩子冻得浑身哆嗦,村民在附近找来棉花秆点起火来取暖。

丰县调来4辆救护车,把受伤的孩子运走医治。

张运河看见,司机洪旭去派出所自首。

撤并小学,急需校车

去年9月,首羡镇辖区各村小学被撤并,镇中心小学学生增多,2个月后有了这辆校车

12月13日下午,在事发现场,还能看出一条长10多米的刹车痕,延伸到水渠里,有村民推断这应是紧急刹车。有村民称,当时司机可能正在打电话。

监控录像上显示,校车在靠近人力三轮车时,并没有明显的减速。

事发的乡间土路很狭窄,两辆轿车勉强能交错而过。靠近水沟的路边土质松软,人踩上去都能坍塌。路边水渠的水深不足1米,都是自然降水积存下的雨水。

当地政府介绍孩子伤亡的原因是,车子侧翻时,学生们在车内叠在一起相互挤压,加上水漫进车厢,造成了被挤压在下层的学生溺水、窒息。

据丰县官方发布的信息,事故车辆苏CR1836为少林牌SLG6型客车,登记时间为2011年2月,车主为洪旭,车辆登记用途为小学生校车。

30岁的洪旭已被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据村民介绍,丰县首羡镇中心小学是从去年11月份才有校车。这也源于教育布局的调整。

去年9月,首羡镇辖区各村的小学和幼儿班被撤并,西北片区的学生都要到首羡镇中心小学上学,带来了上学路途远的问题。

“原来家门口就能上学,现在好几公里。”村民张运河称,开始的两个月每天都要家长送过去。

“有的家长没有时间送。”张运河说,送了两个月后,就有了校车。

首羡镇一名教师说,洪旭居住在首羡镇上,离镇中心小学近,于是在去年买了这辆中巴来接送孩子以营利。

据介绍,校车是个人承包经营的,学生每月要缴纳120元的乘车费用,如果在司机家吃饭,每顿饭3元。

事发时刚恢复运营

甘肃校车事故后,丰县校车停运整治;事发那天,首羡镇中心小学的校车刚恢复运营

首羡镇中心小学共有两辆校车,出事的校车是负责接送西北片的学生。每天,校车从学校出来,沿着孔庄、张后屯、沙河店、茌李庄、丁楼、崔楼,一路绕一圈,回到学校。

甘肃正宁县校车事故后的11月18日,徐州市开始集中整治中小学、幼儿园的校车交通安全。

丰县政府网站有文章称,11月20日至年底,丰县交通运输局组织运政执法力量,在城乡同时开展校车暨重点车辆专项整治。

丰县针对校车早晨上学时间和下午放学时间,对接送学生车辆集中的路段和时间段展开检查,检查校车是否具备校车通行证、车况是否合格,有无超员现象。

首羡镇渠阁小学的一名老师说,有段时间,整个丰县的校车全部停运进行整改。在12月12日之前,大多数校车在整顿1个星期后恢复运营,只有首羡镇中心小学的校车依旧停运。

这位教师透露,不久前,该县教育局曾通报说,校车停运后,首羡镇中心小学曾明令要求学生们不要再乘坐该校车,但不久后,学生家长们聚集到首羡镇政府,要求恢复校车运营,称“距离太远,接送孩子不方便”。随后,首羡镇中心小学召开了一次家长会,在这次会上,学校与要求通车的家长们签订了协议。

“协议的大意是,家长要孩子坐校车,那你们自己去和司机交易,行为与学校无关。” 这名教师说。

12月12日,首羡镇中心小学的校车刚开始运营。上午,平安完成接送。下午,悲剧发生。

12月13日下午6点多,在丰县的一家宾馆,一对夫妇和一名年长女性痛哭着从一辆商务车上下来进入宾馆。年轻男子已经哭得不能行走,被数人搀扶着,年轻女子更是被抱起。一位陪同人员称,这是事故中孩子的家长,得到了自己孩子的死讯。

事故发生后,丰县接送学生车辆都已停运并进行安全检查。

首羡镇中心小学正常上课,家长又承担起送孩子的任务。

张运河7岁的侄子没有去上学,张运河说,侄子受到了惊吓,一天没怎么吃饭了,跟父母哭着说,再也不坐车上学了。

(新京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cherryle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