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国际新闻 > 德班气候大会 > 正文

德班之后路仍漫长 围绕《议定书》仍有博弈

2011年12月12日12:51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德班之后路仍漫长 围绕《议定书》仍有博弈


  当地时间12月11日凌晨,一名与会者在德班气候大会工作组全会上打哈欠。德班气候大会原定9日结束。由于分歧较大,各方代表9日通宵举行高级别会议,10日起进入“加时赛”阶段。新华社记者 李启华 摄

  经过30多小时的“加时冲刺”,德班气候变化大会终于在昨日越过终点线。大会通过4项决议,建立德班增强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决定实施《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启动绿色气候基金。然而,这份积极的成绩单并不意味着未来应对气候变化之路将一帆风顺。

  有限妥协打破悲观预期

  根据决议,大会要求《议定书》附件一缔约方从2013年起执行第二承诺期,并在明年5月1日前提交各自的量化减排承诺。对于绿色气候基金,大会确定其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框架下金融机制的操作实体,成立基金董事会,并要求董事会尽快使基金可操作化。这两项成果体现了发展中国家的根本诉求。

  同时,大会也照顾到欧盟的主张,即成立“德班增强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制定一个适用于所有 《公约》缔约方的法律工具或法律成果,2012年上半年着手,不晚于2015年完成,以负责2020年后减排温室气体的具体安排。

  中国人民大学气候变化与低碳经济研究所负责人杨志表示,在《议定书》第二承诺期遭遇加拿大、日本等国抵制、发达国家提出无理前提条件而命运未卜的情况下,此次会议成果能打破先前悲观预期实属不易,有赖于各方有限妥协。对美国而言,奥巴马政府原本刺激经济主打“绿色牌”,但迫于大选让它不敢轻易“锁定”减排承诺,此次只能在绿色气候基金上终于作出让步。欧盟作为气候谈判中有引领作用的一方,原本要求“德班增强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制定“有法律约束力的框架”,并将此强硬措辞写入最后决议,但最终接受了 “具有法律效力的成果”这一妥协说法。而以“基础四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在坚持原则底线的同时采取灵活开放的态度,适时考虑到欧盟对2020年以后减排的诉求,与欧盟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上找到共同点,助力大会取得平衡成果。

  围绕《议定书》仍有博弈

  虽然各方妥协使会议交出满意答卷,但展望未来应对气候变化之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海滨用“只能说松一口气”来形容。

  他指出,首先,《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期限问题仍然待定,决议没有明确说明5年或8年。此外,发达国家并未在此次德班会议期间签约许诺量化减排目标,而是在明年5月前提交量化减排承诺,届时不排除它们故意压低标准的可能。加拿大、日本的态度是另一个问题,根据《公约》官方网站于11日6时30分发布的最新新闻公报,此次德班大会,有35个工业化国家的政府同意《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但这一数字略低于缔约方数目,这意味着不排除包括加、日等国在内的一些缔约国在不远的将来硬性退出《议定书》的危险,发达国家的这种信用缺失将为未来气候谈判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尽管绿色气候基金已宣布启动,但基金数量、来源和管理机制上都存在问题,只能算是一个空壳。从数量上看,德国、丹麦虽已承诺出资4000万和1500万欧元,但离规模目标尚远,何时到位亦未可知,加上欧美面临“艰难度日”,掏钱可能更不情愿。在资金来源方面,发达国家希望借助私人资金来充实基金,而发展中国家认为应当由政府财政来负担,担心发达国家将气候基金引向市场运作以逃避责任。此外,据上文提及的新闻公报称,可能组成一个由20个成员方组成的常务委员会,负责气候基金的统筹和各方会议的支持工作。如果这一机制落实,可能成为填补管理机制空白的重要一步,它能否有利于基金管理的透明化和可操作性将有待观察。

  最后,关于“德班增强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张海滨认为它可以视作德班大会的一项授权,即通过建立新机制来开展后续行动。这让人联想到2007年的“巴厘路线图”,因为德班同样把一些具体的安排、需要细化的努力留交未来。然而应当看到,要对2015年乃至2020年后做出新的全球性的减排安排,难度大,耗时长,光在未来几年就有各国减排能力、适应性等问题。而2013年—2015年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五次评估报告的结果,也会对各国的减排规划产生影响。因此今后的任务只会愈加艰巨,充满变数。可见,“后德班”之路真是一点也不轻松。(解放日报)

相关专题:

德班气候大会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angelia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